从母女到伴侣:她们的爱情

她叫菲利斯·欧文(Phyllis Irving),她叫莉莉安·费德曼(Lillian Faderman)。

1971年,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的教授莉莉安联系了该校中心之一的学术负责人菲利斯,商讨筹办一个研究项目的事宜。两人从此相识, 也开启了一段接近半个世纪、崎岖坎坷的浪漫故事。

地下恋情

1970年代初,包括加州在内,美国几乎所有州都有歧视同性恋团体(LGBTQ)的法律。1975年加州才通过法律使同性之间性行为合法化,该法律在1976年生效。

可想而知,那时的同性恋伴侣都是偷偷摸摸,不敢让别人知道的。

莉莉安对BBC表示,当时的美国,人们视同性恋为犯罪行为,因此,大多数同性恋都不敢公开身份。

菲利斯和莉莉安开始秘密约会,并没有公开自己的性取向。

但大学同事很快就意识到她们两人的关系非同寻常,因为她们总是在一起,几乎形影不离。

莉莉安说,当她开始出版关于女同历史的书籍时,周围的人对她们二人的关系都已经心知肚明。

成立家庭

莉莉安和菲利斯不但希望生活在一起,还梦想着能有自己的小孩,组成一个家庭。

1974年,两人决定生个小宝宝。34岁的莉莉安寻求生育诊所专家的帮助。

当时在美国使用人工受精方法怀孕的人本来就不常见,尤其是对一个单身女性来说。但莉莉安成功地说服了医生,同意帮助她。

莉莉安对医生说,自己有博士学位,又在大学担任要职,因此让许多男性望而却步。

幸运的是,医生相信了她的话,并成功地为她实施了人工受精。

莉莉安怀孕了。1975年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为阿夫拉姆。他们有了一个真正的三口之家。


但不久,他们就认识到,这种家庭缺少法律保护。现实生活中的一些小事就有可能给他们带来诸多不便和问题,比如,如果阿夫拉姆病了,菲利斯需要带他去看医生,但是菲利斯并不是阿夫拉姆的法定保护人。

莉莉安说,这还不算,万一自己遇到不测,菲利斯无法从法律上保护儿子,因为菲利斯不是阿夫拉姆的法定父母之一。这尤其让莉莉安感到不安。

此外,当时的法律也不允许同性恋伴侣领养孩子。

然而,当时加州的法律却允许两个成年人之间办领养手续,只要双方年龄相差10岁以上。

于是,她们毫不犹豫地抓住这一机会。菲利斯领养了比她小11岁的莉莉安为女儿。这样,菲利斯和莉莉安就成了母女,菲利斯也从法律上成了阿夫拉姆的外祖母。

莉莉安解释说,这样做可以绕开法律。

两个妈妈

2008年,加州开始允许同性婚姻,菲利斯和莉莉安很快就结了婚。她们的关系也由法律上的母女关系变成了真正伴侣。

那时很少有来自同性伴侣家庭背景的孩子,所以,儿子阿夫拉姆小时候总是对小朋友介绍说,菲利斯是他的外祖母。

但是在家中,阿夫拉姆还是把菲利斯当妈妈。他叫她菲利斯妈妈。

如今阿夫拉姆已经长大成人,并有了自己的儿子。但他依然叫她菲利斯妈妈。

一波多折

正如前面所说,当加州在2008年允许同性婚姻之后,菲利斯和莉莉安在法律通过的第二天就结了婚。

她们太神速,以至于在结婚前并没有解除两人之间的母女关系。

因此,从法律层面上来讲,她们既是母女又是婚姻伴侣。

虽然对她们二人来说,母女关系只是为了法律方便,是一纸空文而已,但问题并非如此简单。

她们后来才了解到,根据加州的法律,如果没有解除母女之间的领养关系就结婚,意味着她们的婚姻是无效的。

不仅如此,如果她们没有取消领养关系而前往美国一些其他州的话,还有可能被控乱伦罪。因为美国各个州的法律是不一样的。

2015年,美国所有州都开始承认同性婚姻。她们认识的一位律师建议她们废除领养关系,重新结婚。

就这样,她们解除了母女领养关系。

但阿夫拉姆认识到,这就意味着,菲利斯与他不再有法律关系。因此,阿夫拉姆又重新要求菲利斯领养自己。

领养仪式非常温馨,阿夫拉姆的妻子和儿子也出席了仪式。而对菲利斯来说,这一时刻更加特别--这位已经长大成人的男子汉也是她从小带大的。

在阿夫拉姆还在莉莉安腹中的时候,菲利斯每晚就会给他唱歌;他出生后,菲利斯帮着照顾,为他换尿布等等。

现在,阿夫拉姆正式要求菲利斯妈妈领养他,成为他合法的妈妈,这让她非常感动。

经过数十载的艰辛曲折,这个家庭终于获得了他们所追求的法律地位。

2003年,莉莉安出版了一本叫Naked in the Promised Land的自传体,讲述了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真实故事。

她们的故事也是美国女同争取平等权利、幸福婚姻家庭的真实见证和写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