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胜选,对美国乃至世界的LGBT+平权之路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当布莱恩·莫斯特勒(Brian Mosteller)和乔·马西(Joe Mahshie)开始筹划2016年8月的婚礼时,他们有了一个主意:如果副总统拜登能为他们证婚,会怎么样?布莱恩是奥巴马总统的特别助理兼椭圆形办公室运营总监,自2008年以来就认识拜登,而马西在2015年成为总统夫人米歇尔的旅行协调员后就认识了副总统。

拜登欣然接受了他们的计划,他受命打开自己在华盛顿美国海军天文台的官邸的大门,为两人及其家人举办了一场私密、低调的婚礼。拜登当时说:“这全都因为一个简单的理念:爱就是爱。” “我的父亲曾这样教诲我:每个人都有资格受到有尊严的对待。”

外媒认为,乔·拜登在总统大选中击败了唐纳德·特朗普,成为新当选的美国总统,这意味着LGBT社群的美国人很快就会有一个盟友在白宫支持他们的权利和自由。

上任100天内推动《平等法案》

上个月28日,拜登在接受《费城同志新闻》(Philadelphia Gay News)的采访时,承诺如果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将在上任的100天内通过《平等法案》(Equality Act)。

拜登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在担任副总统期间,一直是LGBT+权利的倡导者,如果这次当选总统,将在上任100天内以最优先立法顺位使《平等法案》通关,而这正是现任总统特朗普所反对的。

《平等法案》被认为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立法,保证LGBT+社群在就业、住房、教育、联邦资金、信贷和陪审团制度等方面免受歧视。法案2019年5月17日已经在美国联邦众议院获得通过,不过在参议院共和党握有多数席次的情况下,被搁置。特朗普过去也曾指出,政府反对任何一切形式的歧视,但《平等法案》与宗教自由的价值观有冲突,是“损害伦理的毒药”,若参议院通过也势必会动用总统的否决权。

据政治顾问、长期的LGBT+权利倡导者领袖查德·格里芬(Chad Griffin)称,这与广泛的LGBT+议程一起,将使拜登成为“我们有史以来最支持平权的总统”。

在描述他对平等权利的支持时,拜登回忆起他年轻时看到两个男人接吻的故事。“乔,很简单。他们彼此相爱,”他说,他的父亲这样告诉他。

这是拜登在被问及LGBT+议题时反复提到的记忆,成为他整个总统竞选期间的一个触点。

尽管拜登现在肯定是LGBT+社群的权利的有力倡导者,但他成为性少数族群的盟友的意识,是他在漫长而不平衡的职业生涯中学到的。

拜登对LGBT+权利认识的演变

拜登于1979年进入参议院,也就是美国政坛中第一位公开同性恋身份的政治人物哈维·米尔克(Harvey Milk)遇刺的一年。同性恋在很多州仍然被定为犯罪,免受歧视保护措施也很少。

像这个时代的很多人一样,拜登坚决反对同性恋权利,在他担任参议员的第一年,他就宣称同性恋者不应该获得安全许可,因为这将是一种“安全风险”。

据《晨报》(The Morning News)的报道,他曾对争取同性恋权利的活动人士罗伯特·瓦内(Robert Vane)说:“我的直觉反应是,他们(同性恋者)存在安全风险”。“但我必须承认,我没有考虑太多……我会被诅咒的!”

在那之后,直到上世纪90年代,拜登的投票记录一直明显表现出对同性恋的仇视,LGBT+的权利似乎一直是在他关注的焦点之外。

1992年,他投票否决了一项修正案,这项修正案允许实施同性伴侣的同居制度,将为传统婚姻保留的权利和福利扩大到LGBT+社群。

第二年,他投票反对艾滋病毒阳性的人入境美国。在这段时间里,他还投票支持“不问不说”,认为同性恋与军队生活“格格不入”。

这项毁灭性的政策将14,500名LGBT+服役人员踢出了军队,只是因为他们的性取向。若干年后,时任副总统的拜登支持废除这项法案,但在最初,他也是坚决支持这项动议的。

1994年,他还投票通过了一项修正案,切断了对那些教授“接受同性恋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学校的联邦资助。

1996年,他是众多民主党人中的一员,他们投票支持《捍卫婚姻法案》(Defense of Marriage Act, DOMA),该法案将婚姻定义为一男一女之间的婚姻,这在当时对LGBT+平等权利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挫折。

1978年,乔·拜登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Bettmann Archive/Getty)

曾经反对婚姻平权

尽管在2012年拜登对同性婚姻的支持力度很大,但这对他来说是立场上的一个巨大转变,因为他在整个21世纪的00年代都反复支持歧视性的《捍卫婚姻法案》的立法。

他在2004年说:“长期以来,这一直是国家的议题,应该保持这种状态”。在2006年下半年,他声称自己实际上并没有反对婚姻平权,只是反对提出的时机。

“我反对这个时候(提出婚姻平权)。听着,婚姻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告诉我,有什么理由现在就要把它写进宪法?”他在《安德森库珀360° (Anderson Cooper 360°)》节目中这样说。

“我们已经有了一项不受质疑的联邦法律,没有人宣称这样违反宪法。这是国法,说的是婚姻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

在与奥巴马搭档的副总统竞选中,他仍然拒绝支持婚姻平权。在2007年7月的一次竞选活动中,当被问及未来五年是否会推动同性婚姻合法化,拜登的回答很简单:“我不会。”

当他在2008年与莎拉·佩林(Sarah Palin)的一次副总统竞选辩论中被问到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看法时,他给出的答案与他的共和党对手几乎没有区别。

路透社的报道当时说,拜登认为,“奥巴马和我都不支持从民事角度重新定义什么是婚姻。”

拜登的分水岭

拜登花了一段时间才赶上,直到政治生涯的后期,他才转而支持LGBT+平等权利。

他的分水岭时刻是在2012年5月,当时他成为支持同性婚姻的最高级别的民主党人,在一次电视采访中披露了自己的立场,这也有助于促使总统奥巴马在几天后表露了同样的立场。

拜登从未解释过促使他改变立场的原因,不少批评人士认为这不过是一种政治选择上的精明之举。

但公开的同性恋者、曾担任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长的民主党人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则认为,当时“没有政治晴雨表”能促使拜登改变观点。2019年1月,皮特·布蒂吉格宣布将角逐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民主党提名,在成为历史上首位公开出柜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同时,一度成为拜登的对手。但在拜登竞选期间,他称赞拜登支持LGBT+平等权利的态度。

皮特·布蒂吉格在2019年的竞选大巴上说:“其他领导人可能会更早想到。但是我们有理由认为,等待在白宫举办婚礼的时间因为他(拜登)而缩短了。我想我们不应该把这一功绩从他身上夺走。”

在这一关键性转变8年后,拜登现在是第一位入主白宫时即支持同性婚姻的新总统。

拜登现在在LGBT+平权方面有着“出色记录”

值得称道的是,拜登和奥巴马曾领导了历史上官员人口结构最多元化的美国政府,并充分利用这一权力在国内和国际上推动LGBT+平权。

拜登的支持者们注意到,他已经支持了十多项旨在预防仇恨犯罪的法案,其中一项是以1998年怀俄明州同性恋男子马修·谢泼德(Matthew Shepard)的名字命名的。

他还出人意料地在早期就支持跨性别者的权利,他在2012年大选前一周告诉一位跨性别者少年的母亲,跨性别者歧视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民权问题”。

与他同名的拜登基金会(Biden Foundation)将LGBT+平权作为其公共服务工作的支柱,为美国有史以来最进步的总统竞选活动之一提供信息。

人权运动主席阿尔方索·大卫(Alphonso David)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他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支持LGBTQ社群”。​

“是的,我们有投票给他。最终,当我们纵观他的从政生涯时,他在支持LGBTQ平等方面有着非常出色的记录。”

活动人士和政治顾问查德·格里芬(Chad Griffin)也同意:“乔·拜登在他为《捍卫婚姻法案》投赞成票之后已经25年,这25年来他在(重新)建立自己的记录和遗产”。

“我不认为任何人都能通过25年前的投票来定义乔·拜登,如今他已经花了十多年时间来支持LGBTQ的平等权利。”

第一位女性副总统支持同性婚姻

美国加州参议员贺锦丽(Kamala Harris)获拜登罗致,成为他的竞选拍挡,并于11月7日确认将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性副总统,以及第一位当选副总统的有色人种女性,被媒体评价为打破了美国政界的“玻璃天花板”。

外媒的报道说,如果说拜登是民主党的建制派,贺锦丽则介乎建制派和进步派之间。她支持部分进步派政策,但视自己较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温和。贺锦丽支持列明拥枪权利的第二修正案,但认为要制定枪械安全的法律。她也支持大麻合法化和保释改革,反对死刑,并赞成同性婚姻,甚至在2013年主持旧金山市的首场同性婚礼。​

胜选演讲:重拾美国之灵魂 做全球的灯塔

在11月7日首次登台发表的正式的胜选演讲中,拜登提到各种不同的群体对他的支持。

他说:“对所有支持我们的人,我为我们的这次竞选感到骄傲,我为我们组成的联盟感到骄傲。这是历史上最广泛、最多元化的联盟,民主党人、共和党人和无党派人士,进步派、温和派和保守派,老人、年轻人、城市、郊区和农村的美国人,同性恋、异性恋、跨性别者,白人、拉丁裔、亚裔、印第安人,我真心感谢你们。尤其是在竞选处于低谷的时候,非裔美国人社区再次为我挺身而出。他们一直支持我,我也会支持你们。”

对世界LGBT+社群的意义

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政治是世界政治的风向标。美国经历了世界上最具指标性的LGBT+社群平等权利的斗争之路,2015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化,被视为世界LGBT+平权和婚姻平权的里程碑事件,影响了包括我国台湾省实现同婚合法在内的一系列历史的发生。

一届作为LGBT+社群盟友的美国政府,必将对世界LGBT+平权之路产生历史性的深远影响。

参考:
  1. 青烟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