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掰弯了一个“变态”直男

​​“坐到我的脸上!快!”那个男人通过电话对我说,他的呼吸急促颤抖着。我迟疑了一下,还是配合着说“好”,然后发出一些他想要的声音,我的心也跟着他的呼吸颤抖起来。

我的声音虽然比一般的男人更尖锐,但比一般的女生更低沉。其实只要仔细分辨,并不难发现我不是一个女生。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发现。

他说,“能遇到你这样的女生,我真开心!”我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反而有点担心,如果他知道了我是男生,会作何反应?

“我是个变态” 

他是一个直男。在我加他的微信时,反复和我确认了三次,“男的女的?”

我有一个非常小的公众号,订阅的人数还不到二百。我会无病呻吟地发一些自言自语般的感悟,所以当看到那条后台留言时,我直接加了留在上面的微信号。留言说,“我有一个秘密,不知道跟谁讲。”

加之前,我看了一下,微信显示是男生。这让我有些兴奋。毕竟直男总让GAY感觉很有挑战。或许这就是征服感。

“是男是女有区别吗?”我回。

“男的就算了吧,我不想聊。”完全是直男的回答。

“好吧,那我是女的。”我说了谎,心想,先加到再说。

微信好友通过后,足足有四天没说话。我不敢和他说话,害怕露馅。直到第五天晚上,我忍不住发了一个问号给他。第二天一早,他给我发了一个问号,我回复了他一个问号。直到晚上快十点,他才发了第一句话,“你发一句语音我听听。”

看到他发过来的这句话,我心里没有底。我知道自己说话声音虽然有一点像女生,但是很多人都能听出来,我是一个男生,而且他们会很快地意识到,我是一个喜欢男生的男生。直男会毫不犹豫地把我删掉。

所以我尽量捏细了嗓子,说了一句话。这竟然让他很激动,“那我们语音通话吧!”

语音通话一接通,他开门见山,“你单身多久了?”我说,“大概快一年了吧!”他说他也是,“我和女生感觉不到那种刺激了。”

就在我觉得他是想尝试和男生在一起的时候,他忽然说,“你知道吗?其实我是一个变态,我现在完全不敢找女朋友,因为我觉得没有人会喜欢我这样的变态。”

“你多大?”我好奇地问他。“94年的。”听到这个数字,我在内心悄悄欢呼,这也太刺激了,我比他大快十岁,他完全就是一个直男弟弟呀!

稳了稳心神,我才开口,“那你怎么变态?”他沉默了。过了好半天,才开口,“你真的能接受吗?我是一个虐待狂。”听他这么一说,我的脑子里闪过的都是扇耳光、抽皮鞭……他话锋一转,说他只是特别迷恋女生的脚,他一定要一边舔女生的脚一边做A,才会觉得刺激,“都怪我之前的女朋友,她真的太有钱了,要是没那么有钱,我也不会变成这样。”

他之前的女朋友特别疯狂。一开始只是让他亲腿,后来让他帮着把脚洗干净,然后含住。“她虽然跟我在一起只有半年多,但是从和她在一起之后,如果不玩脚,我会觉得不够刺激。”他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我忍不住笑出了声,“这算什么变态。”“可她们都接受不了。”说完,他发了一张照片给我。虽然他在照片里看起来很远,但不难看出是一个身材修长、衣品不错的年轻男生。

和女友分手后,他和朋友在饭店吃饭,朋友去洗手间的空档,隔壁桌的女孩走过来,“加个微信?”当天晚上,两个人就去了酒店。

当他把女生的腿架起来,将一根脚趾含在嘴里时,“她就差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了”,他很无奈,“她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我,还嘟囔着很脏之类的。不肯让我再碰她。接下来我觉得太没劲了,一点快感都没有。”

他再也没有和这个女生见过面,接下来,他在酒吧和迪吧分别认识了不同的女生。“认识女生并不难,觉得不错,买一杯鸡尾酒,过去聊几句,就可以加微信了。”或许因为他长得不错,几乎当天或者第二天就可以去开房。

可在床上所有的女生都不断地抗拒。有的很激烈地抗拒,有的则是动作轻微地挣扎。但无论如何,都让他失去了兴致,“我真的是个变态。”

“我是男生”

我们联系了一周,他终于有些不满了,“你问我的我都回答了,你怎么不说说你自己?”“我有什么好说的。”“你喜欢怎么做?”“这也太直白了!”我仿佛被人步步逼近,不断后退着。

但他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仿佛魔咒,缠绕着我,碾压着我。现代人真是奇怪,在夜里、关着灯、躺在床上,就可以借着一部手机,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说着在阳光下绝对说不出口的话。甚至发出令人耳红心跳的声音。每一次结束,他都说,“怎么会有你这样野的女生!”

到了第三次的时候,他发了一张自拍过来,“我也想看看你。”我慌了,毕竟我是男生,如果发了照片过去,他一定会不愿意跟我联系了。我推脱着,“我丑得要命,不想让你看。”

“那你多高、多重、多大罩杯?”直男的问题总是透着这样的傻气。但这些问题,让我回答,又真的有些难度。“你是不是在骗我?”他忍不住了。而我第一次发现承认自己是男生居然这么难。

我还是硬着头皮打了四个字“我是男生”发了过去。果然,他沉默了。

我在极度忐忑中过了几分钟,他发了消息,“我不信。那你的声音是怎么回事?你把照片发过来。”

其实我也说不清到底在犹豫什么、到底在怕什么。我和他之间不过就是电话X爱,对生活真的有那么大的影响和改变吗?但人却会因为每天这种断断续续的聊天,心里产生强烈的依赖感,甚至开始害怕失去他,觉得只要不暴露自己的真实情况,就可以持续下去。

我坚持不肯把自己的照片发过去。他的直男逻辑开始上线,“你是不是在测试我?要么你把照片发给我,要么我们就互相删掉。”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他删掉了。

第二天早上,我发现在添加好友列表里,他发来了好几句“招呼”,间隔的时间长短不一,有的只有几分钟,有的长达半小时,最后一个是在凌晨1:34发来的。他说,“我想见你,就算你是男生。”

我们俩并不在一个城市。坐火车的话,大概有三个多小时,并不是说见面就可以见面。在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又重新聊天。我明显感觉到他回避着我的性别。

差不多一周之后,他终于忍不住了。他说他喝了一点酒,但在电话里听不出来他是不是真的喝酒了。那天晚上他继续在电话里把我当成女生,唯一不同的是,之前结束后他会跟我聊一聊,那天他说他有点不舒服,直接把语音通话切断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给他发消息、他都不回,又隔了两三天,他给我发消息,“为什么你们同性恋做爱能做得那么好?而女生就不能?为什么你明明是男生,但是却给了我那些女生都给不了我的刺激?我现在害怕了,我究竟是不是同性恋?”

发完这段话,他又消失了好几天,但这期间他给我发了好几张照片,都是他在酒吧里。我知道他应该又去找女孩子了,所以也没有回。有趣的是,我越不回,他越愿意给我发他的照片,还说,“你要是女生就好了。”

“我希望被你踩在脚下” 

“你真的是男生吗?”他每次都以这句话为开头。我一直拒绝着他视频通话的请求。而在电话X爱中,我依旧扮演着“女王”的角色。

大概有四五次左右,他居然没有再在一切结束后立刻挂断电话,而是等呼吸慢慢平稳后,忽然说,“我还挺羡慕你的。”

“羡慕我?我有什么好羡慕的?”我有点摸不到头脑。

原来,他在初二的时候,因为长得太瘦小白嫩,所以常被同一个班里的几个男生欺负。“他们看起来就不是好学生。平时推我一把、打我一下,都是常事。一次,因为考试的时候,其中一个男生正好坐在我后面,一直踹我的凳子,让我把试卷给他看。老师看到了,过来敲了敲他的桌子。他安静了几分钟,之后继续踹我的椅子。我看向老师,老师却坐在讲台上开始望着窗外。那天我说啥也没有让那个男生看我的试卷。”

“到了放学的时候,那个男生和另外三个人把我堵在厕所里,把我踹倒在地上,用脚踢我。看到我抱着头蜷缩在地上一声不吭,其中一个男生按着我的头,让我去舔他们的鞋。”

听到这里,我也忍不住屏住了呼吸,“他们真的太欺负人了!”

“是啊!”他继续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在心里腾起了一股快感。我觉得舔他们的鞋子也没问题,至少不觉得恶心。但的确很脏。有土的味道,还有腥味,还有塑胶涩涩的感觉,这些混杂在一起,让我恶心。于是我吐了。”

呕吐之后,他被那几个男生嫌弃地抛在地上,还吐了几下口水。“我从那天开始,就决定也做个坏学生。我本来学习也不是很好,也许努努力,还能考上本科。但我不想再被人欺负了。所以,我就学着抽烟,也不好好学习了,每天逃课。还认识了几个高中的学生,整天混在一起。”

“你是怕被欺负吗?”我忍不住问他。

他想了好久,“我不喜欢被男生欺负,但我喜欢被女生欺负。我希望被你踩在脚下。”

接下来几周里,他和我又恢复了那种“奇怪”的关系,但每次结束之后,他都不会再和我联系。

直到周末,我正在家里收拾房间,忽然接到他发来的微信,“你在哪里?”我并没有当回事,随手回复,“在家呢!”他的消息很快又过来了,“我来了,见见吗?”“别闹。”“在火车站。你来接我吗?”他发来的文字透出一种斩钉截铁的意味。

在那一瞬间,我吓到了。如果见面,他要是接受不了我,还算是在意料之中。如果他当众骂我是变态,那我该怎么办?还有如果我去把他带我家里来,他要是在我家里打我,我又该怎么办?

我越想越多,也越想越怕。他不断地发来信息,“你什么意思?”“到底见不见?”最后,他干脆不断地发来“?”。那种压力让我不敢回应。而同时,他的直男身份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强烈的吸引力。

在他安静了半个小时没有再给我发消息后,我又被激发起了兴致,小心地发了一条信息给他,“你在哪里?”他很快发了一个位置给我,那是火车站旁边的一个酒店。“你过来吗?”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吐出了一个“好”。

快到的时候,我发了信息给他,“你下来接我?”我想,在公共场合见面,终归要安全一些。

我站在酒店外的台阶下,已经快是下午五点了,那天是休息日,加上距离火车站不远就是商业街,所以人来人往特别热闹。我不敢面向酒店的大门,于是看着街道出神。

手机一震,“你在哪里?”我下意识地回头,就看到一个个子很高的男生,穿着淡驼色的风衣,正四处张望。

当我们的目光对上,我们都愣了一下。我是因为他长得是帅的,而且他的脸看起来就有些需要被人虐待的痕迹。而我估计他之所以会愣了一下,应该是没想到,我的个子也超过了一米八。

我主动走过去,因为我想如果我不主动一点,他可能会转身就走吧。“嗨!”我对他说。他回应之后,空了几秒钟,然后好像是问我又好像是自言自语,“我们去哪里呢?”我看到他的迟疑,反而放心了,看起来他不是那种会对我又打又骂的人,而且应该也比较好“控制”,于是我不想给他留太多思考的时间,“去你的房间吧?毕竟都聊了这么久了。”

听我这么说,他还是迟疑了一下,又说,“去可以,但是也不会发生什么。”我心想,“先到房间再说。”

进了房间,我不好意思直接坐在床上,就走到房间最里面的茶几旁边坐下来。他则坐在床旁边。两个人沉默着。

我主动问他,“你坐了多久的车?”闲聊了几句。我又问他,“要不要比一比谁的手大?”他愣了一下,“不好吧?”我主动走过去,拉住他的手,谁真的要比大小。

不一会,他的手心开始出汗。我低声对他说,“好热!”他轻微地点点头。我继续说,“帮我把鞋脱了。”

来之前,我做了一些功课,买来足膜,还用磨脚器去了死皮。今天还特意在脚上摸了一些手霜、穿了新袜子。为了照顾他的感受,还选了白色的袜子。

果然,他虽然迟疑,但还是听话地蹲了下去,帮我脱掉鞋子。我主动伸出脚去触碰他的下巴、嘴唇、鼻子。最初的几秒钟,他轻微躲开了。但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他非常主动地贴上来,用力地亲着。

“把袜子脱下来。”我对喘着粗气的他说。他一边点头一边手忙脚乱地脱着袜子。就在我把光着的脚贴到他的脸上时,他忽然呻吟了一下,然后动作停止了。

他坐在地毯上喘了几口气,很坚决地推开我的脚,沉默着走进洗手间。我听见他打开水龙头,开始哗哗地放着水。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他才走出来,看到我还赤着脚,他似乎有点不高兴,“你走吧,我不送你了。”

“那个曾经被我拉黑的人,还愿意和我聊天吗?”

奇怪的是,从那天我尴尬地离开后,本以为他会彻底和我不联系了。没想到,他忽然开始关心我。每天都问我,吃饭了没有、在干什么。这样的关心让我有种错觉,类似于恋爱,但又不完全是。

“吃饭了吗?你瘦了不好看,要按时吃。”

“我昨晚失眠了。”

“今天外面冷,有没有多穿?”

与和他见面相比,现在的状态才让我感觉害怕。这是喜欢上我了?我虽然感觉刺激,但也心知肚明,他毕竟也喜欢女生。可让我拒绝他,又有些舍不得。在这样的情绪下,我决定暂时不理他

没想到的是,一周之后,他发来一段话,“你现在应该下班了吧?抱歉我没能让你闲暇之余放松一下。说到这我都想对我自己说一句,这人有病。没意思,所以再见。”我急忙回了信息,发现他已经把我拉黑了。

然后就在我以为这一切都结束时,他忽然换了一个微信加我。一开始我并不知道是他。但他很快就漏出了破绽。我们两个人之间通话的时候,我喜欢叫他“小公狗”。而在这个微信上,忽然也开始自称“小公狗”。

就在我准备揭穿他的时候,他忽然说,“先不聊了,我老婆要起来了。”就在那一瞬间,我忽然明白了什么。他已经结婚了,所以才会不定时地和我在深夜聊天。于是我没再和他说话。

果然,过了不到两天,他用那个曾经拉黑我的微信号码,重新发了朋友圈,“那个曾经被我拉黑的人,还愿意和我聊天吗?”而我一直都没有删掉他。于是,当聊天重新天开始时,我开门见山地问他,“你是不是已经结婚了?”他短暂沉默之后,回复了一个字“是”。

那一瞬间,我忽然有点难过。作为一个同性恋,我教会了一个异性恋,让他知道,他的一切需求都是正常的、可以被接受的。但他也让我感觉到,原来一个人的感情也可以没有底线。

想来想去,我们似乎都是一种另类。但似乎又都不是。唯一遗憾的是,我终于决定,在他的生活里消失。

参考:

  1. GaySpot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