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那群窗外的裸男

2020年11月27日,刺耳的警笛划破了布鲁塞尔沉闷的空气,根据热心群众报案,警方在Rue des Pierres街上抓获了一名违反防疫规定参加聚会的男子,该男子被捕时赤裸着明亮的身体。

二次疫情高峰到来的欧洲于10月开始了新一轮封锁,要求同一室内最多聚集三人,然而总是有人不把警告当回事,布鲁塞尔一间酒吧里,“奇怪的声音”引起了邻居的报警,警方很快赶来并破门闯入,这才有了先前赤裸男子为逃避追捕而破窗逃跑的桥段。

据派对的组织者大卫·曼兹利(David Manzheley)说,此次性派对只是他曾经组织过的派对中的一场,这要是在过去,每次参与人数能达到百人以上,11月27日的这一次因为疫情原因,已经减少到只有二十五人。

派对没有吃喝聊天等礼仪环节,更不是什么社交平台,唯一的内容是直接“提枪上岗”,组织者更是贴心地为每个参与者提供HIV检测,一切看起来没什么不对劲,毕竟这场派对的参与者全部都是男人。但这些还不足以吸引见惯了大世面的欧洲人,真正使媒体尖叫连连的,是因为被捕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约瑟夫·扎伊尔(József Szájer)

扎伊尔何许人也?看看他的头衔:欧洲议会议员、Petőfi Prize得主,2000得到英国女王颁发的骑士勋章(KCMG),同时他也是匈牙利执政党青民盟(Fidesz)的元老级人物,早在1988年就成为创始成员之一。他和所在的青民盟以“保守”而出名,青民盟一贯宣称自己以“维护家庭核心价值观和基督文化”为己任,在宗教宽容、移民和同性恋议题上,扎伊尔的态度无一例外都是NO!NO!NO!

半年前,在他的授意下,匈牙利政府通过一项法律,认定一个人的性别只能由出生时的染色体来决定,这意味着跨性别者将不能改变自己的身份。

一个月前,匈牙利政府还和波兰一起,联合反对欧盟外交政策中的性别平等计划。该计划通过“支持女人、女童和LGBTQ群体的权利,来挑战性别规范和成见”,这当然是扎伊尔与波兰议员联手的成果。

波兰和匈牙利,正因为这两个天主教国家在极端保守主义的道路上走得越来越远,前段时间才有波兰官员宣布建立”无LGBT区“。

今年3月国内征集外国人永久居留条例草案时,曾有声音叫嚣“中国男孩要保护中国女孩”、“中国女性有义务延续中华文明”……可早在2019年,匈牙利政府就出台法令,不仅拒绝移民,而且给予生育四胎以上的妇女终身免除个人所得税。

青民盟的政策被其他欧洲政党批评为“把女性视作生育机器”,不过青民盟并不在意,自2010年取得政权以来,匈牙利在保守主义的道路上越久越远,外界的批评声让青民盟的支持者确信,包括扎伊尔在内的政客,正是捍卫匈牙利“国家价值”的体现。

为了能够让倒车开得更顺利,身为执政党的青民盟更是拿出了最为趁手的工具——修改宪法。2011年,青民盟主导了匈牙利新宪法修订,规定“婚姻只限定于一男一女的结合”,从而从宪法上杜绝了同性婚姻。

事后扎伊尔曾对外吹嘘说,禁止同性婚姻的宪法修正案条款“是在从斯特拉斯堡回布达佩斯的火车上用iPad完成的。”不知道他的iPad里面有没有一些精彩的视频。

就在事发前一个月,扎伊尔还提议修改宪法,以确保只有异性恋夫妇才能收养孩子。

讽刺扎伊尔的漫画

作为现匈牙利总理奥尔班的政治盟友,扎伊尔可谓是一路坐着大火箭颠摇上升。自2004年至今,扎伊尔四次当选欧洲议会议员,被青民盟称为“欧洲议会中最知名、最受认可的匈牙利议员”。即便2015年,左翼政党成员Klára Ungár爆料扎伊尔是同性恋,也因为其早已结婚多年而无法把他从火箭上拉下来。

但事发两天后的11月29日,扎伊尔宣布辞去欧洲议会议员职务,理由是“精神压力太大”,三天后他又宣布退出青民盟。从布鲁塞尔到布达佩斯,半个欧洲甚至包括匈牙利总理都被他拉下他自己流淌出的那摊欲水,现任总理奥尔班紧急发声明与扎伊尔切割,称“他的道歉辞职是唯一正确的决定”。

出了这样的猪队友,除了前政治盟友迅速切割,也仍然有死硬分子善学善用,企图把锅扣到“境外势力”上。匈牙利情报局前运营总监拉兹洛·佛迪(László Földi)声称,扎伊尔可能是情报行动的受害者;极右翼政党Jobbik的前主席加博尔·沃纳(Gábor Vona)指责事件系“德国情报部门所为”;匈牙利国家电视台称布鲁塞尔“是世界上最大的间谍中心之一”。

一面是裸体满天飞,一面是国家电视台忙着指责“境外势力”因热衷于情色活动而导致其领导人遭受损失,以至于扎伊尔的辞职声明显得像是某种英雄断“臂”。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副研究员祖萨娜·维格(ZsuzsannaVégh)对扎伊尔事件评论道:显然,这里的问题……不是性派对,也不是扎伊尔的性取向。问题是匈牙利政府和青民盟的伪善。

但这还不算完,聚会的组织者曼兹利透露道,派对上“来得最多的客人是波兰人和匈牙利人”,九名匈牙利人都来自青民盟,有四名波兰常客的身份是“法律与公正党(PiS)的政治家,看来窗外的裸男不少,相关人员还是跑得不够快,不然怎么就只拍到扎伊尔一个呢?

参考:

  1. Gayspo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