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30岁还是处男》:日本BL剧的冬季暖心魔法术

近年日本流行文化对台湾的影响力看似不若以往,然而2020年10月至今,是少见日本电影和电视剧相关话题,爆炸性并广泛延烧超过两个月的日子。最显著的,无非是漫改动画电影《鬼灭之刃剧场版:无限列车篇》,在疫情下已于台湾院线上映超过八周、票房超过5亿台币,目前仍持续热映。

然而2020年圣诞节要做什么?对许多台湾网友来说,或许是否要跟情人朋友共度不是重点,这一天更重要的是,日本漫改BL深夜剧《到了30岁还是处男,似乎会变成魔法师》(30歳まで童贞だと魔法使いになれるらしい,下简称《到了30岁还是处男》)即将迎来大结局——

个性自卑、因30岁仍保有童真,而(被迫)拥有触碰他人便能读心魔法的主角安达清(赤楚卫二饰),究竟能不能顺利地和优秀完美的同事兼同性恋人黑泽优一(町田启太饰)顺利走下去?

让「男子爱」拯救世界?

这部名字超长的作品官方简称叫做《樱桃魔法》(チェリまほ,Cherry Magic),日文以「チェリーボーイ」(Cherry Boy)代称处男,是改编自漫画家丰田悠于2019获得日本全国书店店员票选最推荐BL漫画第一名的同名作品。

这部内容基于写实、佐以奇幻的Boy's Love(BL)的职场恋爱剧,让全台粉丝自称「姨母」,看剧时忍不住为两名主角的恋情发展痴笑;而在等候下一集的体感时间,都像戏中角色黑泽暗恋安达七年这么漫长。「同性爱」在疫情第二波袭来的寒冷年末,似乎成为许多人的求生慰藉。

电视剧开播以来的热度无疑超越了原作的话题性,近一个月来连续四周登上日本指标性网站Oricon的日剧满意度调查的第一名。此外,在Oricon网站的一则快讯也特别提到,本剧在台湾开播以来已超越了《半泽直树》、《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在台的高人气。在网路大数据分析网站「网路温度计」的日剧项目中,《到了30岁还是处男》更以26,967篇(统计至2020/12/21)的网路声量攻占影响力第一名。

「BL剧」是以描绘男子同性爱为题材的戏剧类型,自2018年朝日电视台推出《大叔的爱》剧集成功之后,逐渐发展成日本电视圈的热门剧种之一,BL剧更成为男演员翻红的关键作品类型。这样的BL剧潮流,似乎在这两年间,随着日本逐渐于各地区设立「同性伴侣条例」的社会风气中,在大众影视文化上发展起来。

有别于一般同志影视作品多是聚焦于社会压迫、现实处境等面向,BL剧更在乎如何在架空的故事中,体现男性之间爱情的美好面向。出柜与否的挣扎只是主角心境上的擦边球,有时或者是痛且快乐着的虐心题材,但总会跨越现实阻碍的藩篱。不仅角色的恋情能获得身旁众人的支持,这种建构于戏剧中的可能性,也让「同性爱」突破了现实困难的本质,反转被视为「禁忌之爱」的不幸色彩,成就一段鼓舞人心的罗曼史。

写实才是「魔法」所在

《到了30岁还是处男》的爆红,除了两位主演赤楚卫二、町田启太登对的高颜值以及演技,故事以东京的文具商社为舞台,不仅描绘两名「普通」的「工薪族」(サラリーマン)主角如何透过意外的魔法而开启一段恋情,更侧写了两人周遭友人们的生活故事。

一幕幕办公室及公司食堂的日常场景、下班后爱去的平价居酒屋、购买连载漫画的连锁书店;主角身边围绕着爱坑人的前辈、总是面带微笑其实不想谈恋爱的OL同事、看似莽撞本心却非常细腻的业务后辈、同是不擅与人群相处的处男恋爱小说家、拥有街舞梦以快递为业的时下青年等人……。若拿掉BL的感情戏元素,这部剧完全称得上是一部职场群像剧,写着30岁上下的迷惘与挣扎,也让广大上班族观众群,能够轻易地将自身带入角色的生活当中。

此外,拥有「触碰他人便能读心」的魔法设定,使观众听见角色的「心声」之后,更了解角色最鲜活细腻的一面(或者也有妄想与脑洞大开的一面)。而这个设定也凸显了角色性格的立体感,观众因深入了解角色的心境后,更能够随着故事情节的进展,一同感受剧中角色的成长与关系的转变,增加了剧情推进的层次感与观戏时的趣味性。

珍视人心的能力

日本杂志特别采访了《到了30岁还是处男》的制作人本间かなみ小姐,本间小姐表示一开始也有考虑制作其他类型的恋爱喜剧,但只有这个企划展现出以「人的心声」来深入探讨「人与人的接触」「为人着想的心」「人的多样性」等面向,以及展现出「不让心意与存在的事物化为乌有」的珍惜之心,因此希望这份企划能够通过并展开制作。

然而,剧情来到第11集有了重大转折,能够听见另一个人的心声,真的是件好事吗?主角安达因为这份被迫中奖的魔力,让他得以理解他人的内在,却也彰显了他的胆小。因为魔法,他了解了黑泽的心意,对他产生理解与认同,进而勇敢地接受与付出自己;但同时,他也害怕失去魔法之后的自己,是否仍然拥有与人交流往来的能力?如果没有魔法,他还有办法顺利理解一个人吗?

在《到了30岁还是处男》中,所谓听见一个人的心声,总让我想起日本社会人际交往的潜规则——「阅读空气」(空気を読む)——一个人的社交能力,被以「是否懂得察言观色进而妥善应对」来判定。这份如何在交谈互动时让他人感到舒服的能力,也成为了两位主角安达清、黑泽优一两者之间最大的区别。

没有自信不善应对的安达清,选择以各种退让的方式来维持自己在群体中的角色,总是维持低限度的社交生活,也不期待能够被他人理解;因姣好外表而容易受到能力轻视的黑泽优一,则选择敏锐地体察周遭人的需求,并优先为他人服务来获取肯定,但仍渴望有人能理解自己的内在。

剧中我们可以看到安达对魔法的依赖与抗拒,但更多的是害怕,害怕自己会出错,会失败,会无法在互动中给出「正解」,也是对自我价值的摇摆与不确定感。即便两人恋情的起始,也许可以说与魔法无关,但如果不是不擅言词的安达在更早之前,就发现了黑泽的真实与脆弱;如果黑泽从未壮士断腕般鼓起勇气向安达告白,而安达也愿意思考黑泽对于自己的意义……。

正是有这些前提,《到了30岁还是处男》才摆脱了许多恋爱作品中的命中注定与宿命论,让安达在11集末对黑泽的坦承与慌恐,以及黑泽的成全与放手显得真实,这都是体现在这部作品中,对于对方心意过于珍视的实在反应。

小结

《到了30岁还是处男,似乎会变成魔法师》的结尾将会怎么走?原作漫画仍在连载中,没有人能够预测到电视剧版的结局。然而我们可以相信的是,这部以发觉人心、珍视心意的话题BL剧集,将会在这个圣诞节凌晨一点半播出之时,如同制作人本间小姐在采访中说的,不会有人因为看了此剧而受伤,且能够意识到喜欢上一个人、想要跟谁走下去,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回事。期待日本的同志婚姻平权,能够于本剧的下一季或剧场版的推出,在不远的未来到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