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1时戴套了,也没给对方口,但还是感染了HIV

我叫小金,型号1,今年33岁进入同志这个圈子十年,我进入这个圈子以来每三个月都会进行HIV检测,也知道HIV是怎么样的一种传染病和传播途径,按照正规医学的角度说,是否全面了解HIV我还不敢确定,但是我知道每次都使用安全套,事后我也会检查安全套有没有破损,我知道口也有风险,从来不给0口。

2021年的元旦,新年伊始,窗外的阳光十分明媚,即便是寒冷的冬天,大街小巷还是那么得热闹,虽说疫情但是还是有不少人享受这跨年的喜悦。 对于我来说,今天是我服用艾滋病抗病毒药物的第一天。

事情发生在2020年11月22日,原本想着去西单逛街,但是毕竟好久没有做检测了,想先去做一个,然后在去逛街,于是就来到了北京疾控中心,我当时心情非常轻松,很自信自己不会有问题,先做了一个静脉取血,同时又进行了一个快检,大概十三四分钟的样子,疾控的工作人员把我叫到一个房间里,问我近期是否有高危性行为,我当时诧异,我都戴套怎么会有高危性行为?我就肯定的回答了对方,这时当工作人员把刚刚我检测的试剂拿过来,上面是两条线,虽说第二条线不是很明显,但是能看出浅浅的一条粉红色的线。

我当时两腿马上发抖,感觉要摔倒,于是我便问工作人员,这个快检会不会不准确,或者假阳一类的,工作人员肯定的告诉我说,那种情况非常非常的小,基本很难碰到,这只能说明我已经被传染了,当时工作人员安慰我,说还是不要太伤心难过,还是等待实验室结果为准吧! 

我走出疾控中心的大门,还是不相信这个结果的事实,认为这个试纸有问题,便去了另外一个做HIV检测机构,也有快速检测,于是飞快的乘出租车过去,甚至我想马上飞过去,一刻时间都不要浪费,此时心理真的说不出来的恐惧和害怕,原本检测之后去逛街,现在的心脏似乎就在喉咙的的外面,一张开嘴就要蹦出来的感觉。

车到了检测机构门口,我下车飞快走进检测机构的房间,进行第二次检测,大概过了几分钟,工作人员却告诉我结果没事,可以走了,我一开始便不相信,跑过去亲眼看了一下,确定是一条线还拍下结果照片,就飞快离开了。

此时心情就放松不少,这时还把刚刚做的检测照片发给疾控工作人员来证明我结果没问题,但是疾控的工作人员回复我,等待实验室的最终确认,以实验室结果为准。问了疾控的出结果的时间,告诉我11月26日出实验室结果。

等待结果期间,没有任何食欲,这时我在网上搜到一家医院专门治疗皮肤病和生殖疾病的医院可以做HIV检测,可以一小时之内出结果,我便打车赶到这家医院,到了医院马上采血进行检测,我始终没有离开那个取结果的自助机,每三分钟去看一下结果是否出来,直到一个小时过去也没有查到结果,我等的实在不耐烦了,去采血室问了护士怎么回事,护士让我去找当时接待我的医生,我去了诊室寻问结果,医生说我的结果目前有问题,需要送到上级疾控中心进行最终结果确定,这时我又一次感觉天快塌下来了,我当时都不知道是怎么走出诊室的。 

11月26日,疾控打来电话告诉我的结果是HIV抗体不确定。

我当时不理解这个不确定是属于什么结果,最终通过工作人员的讲解,我这个不确定结果很可能是我已经被感染了,只是感染的时间太短,HIV还不能够产生更多的抗体,达不到诊断标准,所以需要继续等待时间,几周之后在进行检测,又让我通知近期接触的人去检测。过了两天又去皮肤病医院拿到送检回来的结果,也是HIV抗体不确定。

看到两次不确定结果,我很着急想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感染。又跑到佑安医院做了检测,12月8日接到佑安医院电话告诉结果还是不确定,建议我做HIV核酸检测。我当时很焦虑又很恐惧,三次不确定结果,我才相信自己是真的感染了,只不过感染时间不长。

我仔细回忆近期接触过的人,因为疫情这一年我都没怎么接触过,有接触还是在10月底,去广州和南昌出差时通过交友软件见过俩个人,当时我和他们都戴套了,我做的1,也没给他们口,事后我还检查了套有没有破。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染上的。通过检测过程和结果,能确定就是这俩个人其中一个传染给我的。

过了几周我又来到了北京佑安医院,抽了一管血复查,大概过了一周的时间,医院就打来电话通知了我的确诊结果,当时我接到电话时已经有了心里准备,第二天去拿确诊报告,报告上面一个大大的HIV抗体阳性。

拿到报告单,当天就安排了我体检,第二天有一些结果出来了,由于感染了HIV,我身体的一些指标已经发生变化,尤其淋巴细胞高出正常值,这些变化只有体检之后才能知晓,刚感染HIV这段时间我没感觉到身有特殊的异常和变化,即使稍微有一点不同貌似不会察觉,由于我的肾功能也不是很好所以我要吃两次药,按照医生的吩咐每天按时按量服用。

2020年12月31日算是我三十几年来最难忘的一天,我最终确诊是HIV携带者并且免费领到抗病毒药,意味着从2021年元旦钟声敲起之际,就开始了我的服药的历程,以上就是我从检测开始到最终确诊的整个过程。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回想10月底接触这两个人的细节,也通知了这两个人去做检测。

先说广州和我同龄的人 :我和他见面前,他就在软件上问我有没有套,就有带过来,告诉必须戴套。我和他说感染HIV的事后,他很快去做了检测结果没事。

南昌学舞蹈的学生:我现在高度怀疑是他传染给我的,在微信里跟他说我的情况,让他去做检测,他支支吾吾的没有那种着急害怕的感觉,很淡定的说自己刚做过检测没事,又说自己没有无套过。下面是我能想到可能被他传染的几个风险因素,供大家参考:

  1. 他当时分泌了很多前列腺液,然后涂在我丁丁上面来回摸。这时就算我戴上套,含有HIV的前列腺液也在安全套里面了,HIV可能通过我的尿道口和包皮内侧进入体内;
  2. 当时安全套没有完全戴到根部,滑落一点也没在意,这样丁丁就接触到直肠液,即使后面把套戴到根部,套子里也沾到含有HIV的直肠液了;
  3. 当时他后面有出血,我用手弄安全套时可能沾到直肠液和血液,擦汗的时候又揉了眼睛;
  4. 他如果有口腔溃疡或者牙龈出血,这样给我口,我也不安全。

总结就是,首先如果能少约就尽量减少,尽量做到固定,即使固定也要检测,并且戴套,其次每次见人之前,最好多买些检测试剂能做到每次啪啪啪之前都检测,并且戴套。如果没有经济条件,尽量一起去疾控免费检测。

还有要注意,HIV快速检测试剂的准确度肯定没有在疾控和医院抽血的结果准确!就像我当时第二次做HIV快速检测为“阴性”后来又确诊阳性一样,做检测前先看一下使用说明书,按照说明书去操作,提高HIV快速试纸的准确度,同时还要考虑试纸的检测窗口期。 

最后希望国家能把这个事前、事后的艾滋病阻断药物给大家一个亲民的价格,毕竟这种药价格不便宜,尤其学生和中低收入群体还是很难承受的。在这个HIV疫苗没出来来的时候,大大减小传染的可能,但是也要戴套。

新年的钟声已经敲响了,希望还没有被传染HIV的小伙伴们,千万要注意了,吃药的滋味不是那么好受的,这类药要日日月月吃,不能有时间偏差,会给生活和学习带来不便。

2021年我会鼓起勇气来面对这一切,同时真心提醒在圈子里的小伙伴们一定要爱惜自己,远离高危行为,千万不要认为只有无套是高危性行为,我上面提到的几个可能存在感染风险的因素,希望大家注意。再一次提醒,不要像我一样被传染HIV之后才真真正正了解了所有,可是已经全晚了......

参考:

  1. 基本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