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我们去开房吧

认识Joe是很自然的事,初到宁波的时候我们分属一个集团,不过一个城市,两个办公点。我和他们公司L&D的负责人Cathy因为工作的关系,时有交集。第一次看到他,就是在Cathy的朋友圈。他们部门的合照,几个女孩子在后面,他坐在前面的地上,摆出创世纪的Pose。

我一下子记住了他。

后来去他们那边去拜访,Cathy引荐我们认识,他从工位上站起来和我握手。185的个子,几乎和我一样高。眼睛不大,脸型偏长,最具特色的,是他双颊细碎的褐色小雀斑,一下子就让这张脸可爱了起来。那个时候,我就在想,这个男孩子看着真舒服,什么时候能transfer去那边工作就好了。

中间我们联合组织过一次集团的CSR活动,在鄞州公园组织义跑和寻宝活动,顺便收拾公园里的垃圾。因为需要两个办公室的HR一起合作,所以我们中间接洽了很多次。印象很深的是和公园管理方的沟通环节,一开始并不顺利。一个星期里,我反复从城市的东边向南边跑,两人带着电脑一起前往街道展示活动细节。同意活动举办的那个下午,我们从大楼里出来,四月底的甬城阳光正好。我们扔下车,一人买了一支雪糕,沿着公园的小道往里走。

工作日的上午,整个公园都没什么人,人造沙滩的小路上,风从湖面吹过来......他脸上的雀斑在阳光下变得更加清晰,就像被迎面撒了一把胡椒,眼里立即泛起微微的辣意。

对我来说,世上再没有如此安静美好的时刻了。

后来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们都离开了公司,却机缘巧合的在另一公司相遇了。同在HR,同一个办公室,现在我们中间只隔了一面玻璃。因为之前在同一个集团,我们的话题格外多些。有时候我透过玻璃看他,故意的,直直迎上他询问的目光,冲他一笑。

他也回报我以笑意。

事实上我从一开始就向所有人坦白过我是gay这件事。我没有坦白的,只是喜欢的人,就在离我最近,或许也最远的位置。

熟了之后,我们一起开车去台州,去国清寺看那几棵隋梅。2月初的冷冽空气中,园中的梅花开得好似云霞。他站在一角给花拍照,他知道吗?眼前的花用尽了力气,穿过了1400多年的暗香萦绕着眼前的人,而这一秒,我却不敢和他说一句话。

我们一起去浙东大峡谷,一路往上,直到在月亮洞前的水潭失去了道路。我们脱掉上衣,往上游游去。两侧的山崖越来越窄,逼得我们越靠越近。碧绿的湖水好似翡翠,我翻过身,仰泳着看着头顶一线的天空,害怕我的情绪无处可藏。

我们一起去无人村徒步,那个小小村落散落着十几户人家,不过全都空无一人。正是暮春,脚边全是覆盆子红色的小小果实。我们边走边摘,很快就有了一小堆。两人去小溪里洗干净,用新长的桐叶包住,小心地捧回车里。山中的烟岚突如其来。

我们也开无伤大雅的玩笑,我时常在办公室抱着他,他对我毫不设防,坦诚得让我想要误会他的善意。

有一天他突然在快下班的时候问我,要不要去住酒店,我很高兴地答应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为了积分帮朋友订了Hilton,不过朋友有事,又不能退房,只能自己去Check in了。但我很快得知他还约了办公室另一个男孩子,尽管坐在隔壁,我还是发微信推说当晚有事,不能去了。他转过头敲着玻璃,无声的口型对我说“怎么了?”。我只说有事,他愣了一下,我很快把头转开了。

等到了那周周五,他偷偷发微信给我,约了晚上吃饭。车上,他一边开车一边对我说,我们先吃饭,然后再去开房吧。我哈哈哈哈地大笑,他说因为上次我没去,所以他Delay了入住。

明明知道我们不可能发生什么事,还是觉得格外开心。

吃完饭,办完入住,我们约了去附近的Bar喝酒。他一直在喝精酿啤酒,我一直在喝白葡萄酒,喝了六轮就过了十二点。两人一前一后地出来,感觉彼此都异常的清醒。凌晨两点的明州里空无一人,对面的汉堡店里机器透出一些闪烁的光亮。我一边说着些难以自持的傻话,一边挽着他的手。

他没有像往常一样笑着躲开我。天空中,二十六夜的月亮好似蹙起的眉间。

睡觉前他和远在上海的女朋友视频,坐在窗帘前面,假装自己在家。他说自己要睡觉了,也让她好好休息。我并不难过,反而因为他撒谎暗暗高兴。他是在意什么的,不然为什么不说实话呢?

睡觉前,我对他说,明天早上八点之前不醒的话,我会用我的Special way to wake you up。他听了哈哈大笑,说好的,我很期待哟。关了灯,我一直保持着清醒,张着耳朵捕捉着隔壁最细微的动静。他翻了身,房间里悉悉索索的声音很快地安静了。

第二天我七点就醒了,转过头看着另一张床上的他。他面朝我半趴着,左腿小腿和脚露在被子外面,不算帅却让人温暖的脸上,那些雀斑让人忍不住想要捉住它。两张床是那么的近,我只要抬手,就能摸到他的脸,他的嘴唇。

就差一点点,就这一点点......

有那么一刻,我很想开玩笑似的钻进他的被子里,抱着他,摇着他说,醒来啦,天都亮了啦。等他醒来,一定也是以为玩笑的,把我踢下床去。

最后,我只是小心翼翼的伸出脚,用边缘轻轻蹭了蹭他的腿,他发出均匀的、轻微的鼾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