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健身房里迎男而上

下午四点的健身房,不到十人。这是我第四次见到他,穿着暗红色压缩衣,黑色短裤,正在龙门架下。他看见我背着包进来,眼神交接,1、2、3,眼神脱离。我瞬间好像发生了一次高潮,一股热血从胸口升起,蔓延到头皮,接着心跳加快。

在这四天时间里,不知道第几次发生这样的场景,但谁也没踏前一步。

我找个角落放下包,拿出弹力绳开始拉伸。镜子里他的臂部曲线正在收紧,细数7次绳索夹胸过后,他放下把手,揉了揉肩膀,开始在寻找什么,1、2、3...对了,我在这。

他瞬时把目光移开,对着空气笑了一下。透着被看穿的尴尬。

我绕过坐姿下拉器械,眼睛一直没离开他的脸,就像一只野兽对着他即将到嘴的肉,虎视眈眈。但我要让他瞅见,瞅见我眼里对他的欲望。心想今天是不是该出手,或出嘴,出diao,干脆出精好了...

喝一口BCAA,我们熟门熟路地进行第三次眼神接触,这次是我先脱离。放下杯子,坐在明黄色的坐姿推胸器上开始第一个动作。柔软的坐垫上,大腿打开向着他。我奋力一推,艹,上面挂着的4片20KG还没卸下,起身把杠铃片卸下,换上两片10KG。

调整呼吸,继续。

看他收缩肌肉时龇出一口白牙,像一排皎洁的月亮。额头上渗出一片迷人湖水,在射灯映照下波光粼粼。紧锁的眉宇,眼皮微颤,眉毛自然稀疏得坦荡。在他收缩最后一次夹胸时,停住一秒,再猛然释放,皱着的脸很快恢复平坦。想他射J的样子,大概也是这个表情。

想起那个词——视奸,坏男孩的字眼。是我先开始的么?不知,就好像在人群中自然而然搭上,他不退却却,我亦勇敢,大家礼尚往来。但如何兑现这场暧昧,扎破这层纸呢?

不妨练背,练胸的计划搁一边,需要的拉背把手正好躺在他脚边。我深吸一口勇气,慢慢走进他磁场里,心跳随着距离越近越快,蹲下去捡的时候发现他穿了双yeezy,我讨厌yeezy,却也发现那层织布把他的脚裹得分外有力,好似里面藏着粗壮的JB。

“你好,这个你用么?”我看着他。

“不用,你拿走吧。”他看着我。

操,这太正经,之前的“欲”被这种欲盖弥彰的礼貌碾碎,近身时大家都变回乖孩子的模样,不敢显露。

我拿着把手,像个路人一样离开。那我今天就乖乖去做下拉吧,就像真的要刻苦健身一样。

有个经常用的多功能拉背器被装在了女士健身专用区域,通体粉色。这个空间相对私密,一般男生不敢轻易踏入。四周空无一人,我坐在凳上嚼着刚才的表现,脸上泛起一阵红,好怂。拉吧,不想了,拉完三个动作再出去过招。

待拉完最后一个动作的末组,掏出手机翻看。这时,瞥见镜子里他出现了,往我这个方向走来。他换了件灰色背心,中间有一道粉色装饰;胸部已经充分充血,颇具视觉侵略性。背心应该是刚换不久,但胸口已经被汗打湿。你来这里干嘛?我心想,思绪还没静下,这就又要进入备战状态。

“请问还有几组?”他站在我后面。

“还有两组,你要用么?”已经做完的我张口就来。

“呃,我想要用这个V把再推几组中缝。”他看着镜子里的我。

“好的,我马上就好。”啊,好一个不请自来。

但他站在旁边,我就开始别扭,不喜欢被人盯着做动作...

“你应该身体再靠后,对,向下拉。”他突然开口,说着说着开始上手把我的肩打开往后压,我整个后背贴在他突然出现的大腿上。“对,后背贴在我腿上,后背主动收紧,对,主动收紧。”我向后倾斜的时候瞄了一眼他的脸,即使这种角度看他的脸都是紧致俊逸。而我因为行将力竭,强撑着不让脸因为吃力而狰狞。

“休息30秒,帮你再来一组。”他抖了抖手臂,身上闻着像是一条擦过牛奶的毛巾被开水烫开的气息,一种被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宠爱着的洁净奶气,汗淋淋却清淡。不似我,细闻还带点昨晚吃的一打蒜蓉生蚝被消化后钻出毛孔的味道。

“你是教练么?”我眼神闪躲。

“不是,我就自己练练。”他盯着我。

“哦,你身材看着很棒。”我上下打量他,他上肢暗地里发力,撑起一道好看的门面。

紧接着一阵安静,空气凝滞,只有健身房喇叭里传来的音乐声。

他看着我,我索性放弃寻找词汇继续对话的念头,转而也看着他,我们从对视变成了凝视,暧昧溢出,他眼神似发电,又似怕我发现他正在发电,微微一闪,电断开了...那勇敢的,刻意的,拉长的凝视。

我伸手捏了一下他厚实且湿润的肩膀,作为回应。他很快升起右手盖在了我放在他肩膀的手背上。我却触电般地缩回,怕被人看见。

依我性格,作了吧唧,好奇的时候会千方百计一探究竟,待真相揭发之后就哑火,开始装扮端庄。

吹皱的池水又恢复平静。

练完最后一组,他把把手卸走,说先去练了。我站在原地,看着他背影,视线滑向了他肉肉的臀跟雪白但粗壮的小腿,上面覆盖着细密的毛发。心想,难不成今日再次佯装错过,空手而归?hell no!

知道他可能在做最后一个动作,我一鼓作气,砍掉了自己原先要做的其他动作,盘算着配合他沐浴更衣的时间,在浴室里碰头。

那就继续这场表演。过了一会,我便拿着瑜伽垫走进他的视线,躺在那里做拉伸收尾,然后去提包去浴室洗澡。俗吗?俗不可耐,但戏份演变到这,没有更清新脱俗的狗尾。除非他被杠铃压断肋骨,吓得大家兴致全无,踉跄着抬去医院。

拉伸完毕,我拎着水杯去捞起我的包,适时向他投递目光,他正叉腰看着我。是的,我要去洗澡了,你看着办。我不知道我的这段表演有没有精确传递,拿着包我就奔赴浴室准备脱光光。

走进空无一人的更衣室,我妈此时打来电话说电视又不联网了,我贴着窗口,说着说着就听到后面有动静。没错,是他,拿着水杯跟毛巾走进来...靠,来得也太快。我就跟我妈说一会去她那,把电话挂了。

狭小的更衣室里,柜子与柜子中间的过道放了个长凳,各边只有能通行一人的空间,他从凳子的那边过去,绕到他的柜子那。我故意低头看手机,但余光能看见他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东西,摇了摇,两口就喝完了。“啪”一下盖上盖子,把杯子放进衣柜,然后开始脱衣服。先是背心,然后是短裤跟着内裤一起卸下,哗啦,干脆得很...

然后他又从凳子那边出去,经过跟前的时候我们差不多地四目相对,他挤出一丝笑容,含骚量80%。我视线下移,搂了一眼整体形势,不过我没有直勾勾盯着下面,但感觉垂坠感不错。

他走到后面的便池,然后听见清脆有力的尿声。

我放好手机,快速脱去衣服,盯着右边镜子里的自己,脸上怎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迷茫感。

一阵安静,他从我的视线里出现,却没走到我前面,而是从我后面挤过去,那没法容下两个人的空间...

二话不说,他下面蹭过我的屁股蛋,连带那团充满生命力的毛,像是触手伸进我的皮肤,柔软地划过去。一阵酥麻,些许惊慌,感觉右边屁股蛋上有水分带走体温的清凉。我伸手过去一摸,手指上是晶莹的液体。应该是他刚才尿完没抖干净,滞留在尖上的尿液。

我凑在鼻前闻了闻,把它点在了舌尖上。

侧脸,迎上他的目光。我双腿不由控制,当抬出第一步的时候,我知道已经没法收场,只能坚定地走过去,靠近那双眼睛,越来越近,直至我把手放在他的肩上。

手指划过他的脖颈,他不动;抵达他的下巴,拇指叩开他的嘴唇,他不动;我凑近他的嘴唇,舌头探进了那如月光做的牙齿,谢天谢地,迎来了一条好客的舌头倾巢出动。

“嗯,蜜桃薄荷味的。”我把脸抬离。

“哈哈,你好厉害,我刚吃了薄荷糖。”他满脸通红。

正当我们嘴唇想擅自再凑近的时候,听到了脚步和谈笑风生即将进来。为了避免尴尬,他转过身,整理柜子里的东西,我也顺势坐在了凳角上,拿起浴巾盖在跨上...

哗,傍晚橘红色的阳光把更衣室映得跟个火炉似的,妙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