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和王国祥:如果喜马拉雅山顶有神医,我也会去乞求

白先勇(左)和王国祥(右)

中国同志文学开山之作《孽子》作者白先勇与其同性恋人王国祥共度39年,二人有一段感人凄美的感情故事。

1954年,17岁的白先勇与王国祥相识,二人一见如故。之后他们报考了同一所大学,自此开始了同居生活。1973年,经历多次家庭变故的白先勇搬入美国的住所“隐谷”,王国祥为了帮他打理花园,经常从美国东海岸到白先勇教书的圣巴巴拉市。彼时二人前途一片大好,有空就在院子里修修剪剪,还买了三颗意大利柏树的幼苗。往后的10多年间,白先勇完成了人生中唯一一部长篇小说《孽子》,幼苗也长成了大树。

1989年,白先勇发现意大利柏树中有一颗叶尖露出点点焦黄,几天后这棵树就枯焦而亡。同年夏天,王国祥咳嗽不止,在医院检查时发现是“再生不良性贫血”,自愈率只有5%。往后4年,白先勇一直陪在王国祥身边照顾。

1992年1月,是白先勇陪王国祥度过的最后一个生日,他们本决定去餐厅吃饭,可20多级的台阶让王国祥吃力万分。最终,他们选择回家煮长寿面。那天,白先勇背着王国祥驶上高速公路,独自大哭不止。

次年夏天,王国祥离世,白先勇陪伴他直至最后一刻。

1999年,白先勇写下悼文《树犹如此》,记录了他和王国祥之间的故事。文中写道,“我们之间不完全是恋人之情或者手足之情,他是我一生的生死之交”,“如果喜马拉雅山顶上有神医,我也会攀爬上去祈求。在那时,抢救王国祥的生命,对我重于一切”。

那天之后,无论媒体怎么问,白先勇也不再说起这段往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