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有望自然痊愈

科学家在刚果发现大量艾滋病精英控制者(Elite controlller),他们为艾滋自愈带来新希望。

被诊断出感染艾滋病八年后,一名阿根廷埃斯佩兰萨市(Esperanza)的三十多岁妇女在检测中发现,她身体当中的艾滋病毒消失了。

这一发现由哈佛大学科学家在2021年3月10日的国际艾滋病专家会议(Conference on Retroviruses and OpportunisticInfections)上宣布。

这名30多岁患者的前男友死于艾滋病,她本人也在2013年被诊断出艾滋病,然而她身体当中的病毒却消失不见了,不但如此,她刚刚出生的儿子也没有感染艾滋病病毒。

此前的艾滋病治愈案例是通过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方式,通过人工筛选出带有ccr5基因缺陷的捐献者进行手术。术后患者不但健康地生活了数年,根据检测发现他身体当中的病毒同样自行消失了。

全球首例艾滋被治愈者去世,他留下了曙光

和手术效果一样显著的是成本,这也是无法大规模推广的原因,所幸艾滋病治愈的研究不会就此停止。2020年8月,是1名住在旧金山66岁的妇女威伦伯格(Loreen Willenberg)被发现,在感染艾滋病25年并且没有使用抗病毒治疗的情况下,她的身体自行战胜了体内的艾滋病病毒。

由此,世界上第一例艾滋病自然痊愈案例出现。

通常,当一个人感染艾滋病毒时,病毒会侵入人体免疫细胞的DNA上,并开始疯狂复制。病毒会逐渐损害人们抵抗其他感染的能力,最终使得感染者免疫系统崩溃。

而这种自然治愈艾滋病毒的携带者被称为精英控制者(Elite controlller),他们从未接受过抗病毒疗法来对抗这种病毒,并且在他们的血液中没有显示出感染的迹象。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艾滋病研究人员Natalia Laufer博士说:“找到一例具有这种自然治愈能力的患者(没有可以复制的病毒)是件好事,但是找到第二例的意义就更大了。”她解释说:“这意味着有更多这样的人。这是艾滋病治疗研究领域的重大飞跃。”

艾滋病全球流行分布量表

就在3月初,美国医疗巨头雅培宣布,研究人员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发现了异常多的能自体抑制艾滋病病毒的精英控制者,他们在没有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情况下,HIV抗体检测呈阳性,但是病毒载量很低,甚至是检测不到。

在这些人的细胞中,整合到他们基因组中的艾滋病病毒处于深度休眠状态。在“精英控制者”的细胞中,完整的前病毒序列被整合到人类DNA的非编码区或19号染色体上的KRAB-ZNF 基因中,这些区域由紧密包装的DNA(即异染色质)组成,通常不利于HIV-1整合。

研究人员筛查了刚果民主共和国的10457人,发现了429名精英控制者,这是一个超乎寻常的数字。排除了收集地点偏差、样本完整性、病毒遗传多样性和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等可能导致无法检测病毒载量的原因后,估计刚果民主共和国存在2.7-4.3%的HIV-1感染者是潜在的精英控制者。

精英控制者在不同的地区,所占的比例也不尽相同。在瑞典、意大利和法国报告的比例均不到1%,加拿大跨国流动性较大的群体中占1.4%,美国、英国和印度的报告研究则为0。

研究团队还对比了1987年2001-03年从刚果(金)收集的样本,当时还没有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结果表明,“精英控制者”比例呈上升趋势。

研究人员推测,刚果(金)的“精英控制者”的比例之所以这么高,很可能是因为缺少药物治疗,考虑到11%的艾滋病感染率,在这种自然选择的压力下,“精英控制者”的比例随之增加。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全球健康中心主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国际人类免疫缺陷病毒/艾滋病研究科负责人、该研究的作者之一Tom Quinn博士表示:“艾滋病感染是一种影响终身的慢性疾病,病情会随着时间而进一步发展。”

因此,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发现大量的艾滋病精英控制者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此前,患者感染后病情不再进一步发展情况非常罕见,像这次这样高频率发生的情况并不常见。这表明刚果人群在生理学方面发生了一些有趣的现象,而且这并非随机事件。

雅培传染病研究员、该研究的主要作者 Michael Berg博士表示:“全球范围的病毒监测工作使我们领先一步应对新出现的传染病。此次的新发现很有可能成为治疗HIV感染的全新突破点。全球研究界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利用我们从这项研究中学到的知识,并与其他研究人员分享交流,将使我们向找到治愈HIV感染的新疗法更近一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