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强与男友回老家

资料图

谷雨前后,志强和男友回了一趟男友老家。

一路火车客车,最后连船都换了,终于到了那个山里的村子。男友一早和父母打过招呼,有个朋友同行。见完面吃完晚饭,上楼才发现两人住同一个房间。志强回头,用眼神问询着,毕竟外人看来,他们是两个快30岁的大男人。男友说放心,村里人不想这么多,男同学什么的来了,也是这样睡。

两人脱了衣服上床,山里到底和城里不一样,晚上还是有点凉。男友搂着志强,说着说着话,突然来了性致。男友的爸妈就在楼下,志强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男友把他搂过来,在他耳边呵着气,让他小声一点。半推半就,志强趴下去了。安静的夜晚,俗气又沉重的欧式木床响起轻微的吱吱声。结束后,就听到楼梯间的脚步声,接着是楼下厕所冲水的声音。志强一边擦拭干净,一边问男友没事吧。男友让他放心,父母睡觉很死的,应该听不到的。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男友带去四周散步。两山之间是一片延伸开去的水田。这个时候,育苗的田里,秧苗已经指长,看上去好似三块长长的绿毯子。两人一前一后,走过窄窄的田埂。风从山上吹下来,路过时带上些湿润的水汽,落到脸上就是温柔一击。走到靠山的这边,林子里一棵树上,长出一大丛垂下的绿色灌木从,上面开满了白色的花。志强忍不住用手去拉了拉那花,随即“哎呀”一声抽了回来。

那个上面是有刺的,并不大,就藏在白花绿叶之下。

“那是荼蘼呢,结出来的果子就是覆盆子,我们叫刺藨。”

男友回头看了眼,并没有当回事。志强看着手指,上面有两道细细长长的伤口,好像刚刚抓他的是一只猫,用力一挤便渗出血珠来,看上去竟和刺藨上攒成一团的红色小果相似。他张口吮了吮手指,男友正蹲在前方的路上,扒拉着地上的折耳根叶子。志强半气恼半促狭的用脚轻踹他的屁股,男友一声大叫,惊起田里的一只白鹭,簌簌飞到旁边的松树林里。真的摔下去了。还好下方是个水沟,不过男友整个手臂插进泥中,上半身全脏了。这下两人都挂了彩。志强赶紧拉他起来,男友却乘机将泥水全粘在志强的身上。步是散不成了,他们一路推推搡搡地回去了。

回到家,两人分开在楼上楼下洗澡。二楼的浴室楼下正好是房子的后院,上方是一片别家的农田。浴室一片蒸腾,志强正在洗头,外面隐约传来说话的人声。

“勇子回家喽?”
“嗯,和朋友一起回来哩。”是男友的妈妈。
“是女朋友吗?”
“说什么哩,是同事,男的。”
“女朋友什么时候带回来噢,他幺妈家的儿子比勇子还小哩。”
“你不晓得,催不动,说起来就烦人。”
“勇子三十有了吧,是可以谈朋友了。”
“早就让他谈,没人拦他。他自己没得想法,只带男同事回来,别人看到,还不是要说...…”

不知是不是洗发水问题,头上的泡沫沾上,手上的伤口开始疼起来。志强打开花洒,冲了好几遍,手指始终刺痛。吹完头发穿好衣服,男友上楼问伤口怎么样,志强解释道除了有点痛,没什么。男友让志强下楼,说去四周逛一逛。志强推说要打几个工作电话,要在楼上待一下。男友自顾自下楼了,说要去后院,妈妈在后院摘菜。

志强想了想,去了洗手间,坐在马桶上刷手机。

午饭男友说带志强去镇上吃,车站旁边的那个牛肚锅味道好极,顺便还可以稍微逛一逛。男友骑上电动车,载着志强一路去了。村子里的路重新修整过,很平整,两边全是茂密的树林。太阳从树枝间照下来,被割成细碎的光。不是节假日,路上一辆车都没有。男友身上传来刚洗澡时留下的洗发露气味,一个劲儿地往志强鼻子里钻。他转过头。右侧地上两人的影子裹挟在一起,连续不断地往前滚动着。

太安静哩,可惜没有一首《Danny Boy》做背景音。志强想。

等到冲过一个上坡,下来后就看见远方一条闪着光的河。阳光一下子照到脸上,风也大了起来。志强把头靠在男友的肩上,两手环着他的腰,暗暗地碰那个地方。男友笑着回过头说,小心翻车。一把抓过去,一下子抓到刚刚的伤口,志强呀的一声抽回手来。两人的笑声顺着下坡路一路下滑,最终跌进波光粼粼的河里。

镇子建在河边,一边临河,一边靠山,只有一条大路,直直通到另一头。男友说的车站,在离镇子入口不远的地方,外表破破的二层小楼,停车场里竟还停了不少的中巴车。饭店是停车场出口沿街一排小店中的一家,和车站一样不起眼。店里也就四张桌子,除了他们,一桌客人都没有。点好菜之后,老板捧出一份牛肚火锅,一盘萝卜和球心菜做的泡菜。男友狼吞虎咽,志强也吃了两碗饭。味道确实不错,就是真的辣,手指早上刺破的伤口碰上粘过汤汁的米粒有些疼了。

吃完,男友带志强去了医院斜对面的一家书店。小小的一间,只有三排书架,交错着侧身都很困难。男友说这是他从小逛到大的书店,是同学的父亲开的。小时候除了在这里买教学辅导书,也躲在这里看武侠小说、文艺周刊和连环画。走过去,书店还是老样子,里面坐着的,赫然是男友的初中同学。

老同学见面,自然亲热,两人站在街边聊着近况。志强一个人无聊,开始在小店里闲逛,耳边时不时传来断断续续的聊天声。

“我们和你不能比,大城市上班到底不一样的噢。”

“什么话,在家才好哩,我也想回家,就怕养不活自己...…书店你爸爸不管了...…”

“这个书店很早就给我了,又小又是实体书店,赚不到钱哩...…我开网店了,卖土特产,香肠柑子,还可以哩...…结婚了,有一个儿子,马上上小学了...…你爸妈还不催你?”

“急不来哩,结婚又不是说结就结...…”

“三班的这帮人,好像就是你还没结婚,不行哩,份子钱不想要噢你?哈哈哈哈……”

之后两人说的话,志强没太听进去。店里没什么新书,大多是给学生看的作家名著。他在角落里找到了《小团圆》。他一边哂笑,一边翻书,也不知看到第几章,男友过来拉他告辞,指尖又是一痛。他放下书,反复要记起来后面是什么样子的结尾。据张爱玲自己说,这本书要写的是“一个热情故事”,写“爱情的百转千回,到一切都幻灭了之后还有点什么在。”

怎么可能。

这小镇确实小得可以,一路走过来,男友老同学相见了三次,老熟人碰面两次,甚至还有之前的女友。当时坐在自行车后座的女生,现在拉着一个孩子,肚子微凸,看来积极响应了国家二胎的号召。男友笑说志强是来体验乡村生活的朋友,女人微笑着和志强打招呼,说让男友带他去江边走走,小镇只有那里的风景好些。大家只聊得几句,街对面就传来汽车的喇叭声,一个男人下了车,小心翼翼把女人接走了。

男友果然带志强去了江边,一排长长的仿汉白玉的走道,刻着随处可见的走兽飞禽。脚下就是湛绿的江水,来回排击岸边的石头。河对岸是接二连三的农家乐,大大的红字招牌,像是一排整齐的创可贴,把倾斜的岸堤修补了起来。往前走走,几个钓鱼的人,也有摆摊卖臭豆腐和炸火腿肠的。两人买了两串火腿肠,边吃边看人钓鱼,炸得焦焦的,有儿时的风味。那鱼漂在水中起起伏伏,就是没有绷直的时候。看了一会,两人失去了兴趣。

“我上学的时候在前面的桥下被人摸过。”男友突然讲起以前的故事。

“真的假的,光天化日的,这么大胆子吗?”

“高二的时候,晚上和同学上网,让我出来买吃的,就在现在这个位置。我在等的时候,有个中年男人过来。跟我聊些什么男男女女的事,然后就把我带到桥下面去了。”

“怎么现在不见你这么听话呀,让你去你就去?”

“当时青春期嘛,还挺兴奋的,去了之后那男的帮我打了一下飞机。就几下,后面有人过来了,我就拉上裤子出去了。那男的还给我他的电话,让我以后找他玩儿,但我回网吧的路上就扔掉了。”

“还好你没真的去,说不定现在就是你摸我了。”

志强笑着打趣男友。

男友一边笑,一边去揽志强的肩膀。回到家,刚好赶上晚饭,男友的爸妈做了一桌菜。志强确实没办法熟悉起来,只能重复回答着昨夜问过的问题。

“很习惯。”

“饭菜很好吃。”

“勇子在公司很优秀。”

“爸妈离婚了,之前跟妈妈住,现在自己住。”

“现在没有女朋友、没有合适的。”

“自己都没女朋友怎么帮勇子找呢,我还指望他帮我介绍呢。”

然后照例是笑。

吃完饭在客厅坐到九点半,实在坐不下去,志强借口逛了一天,有点累了,所以先上楼。上了楼还是没事,一个人关好灯躺着刷手机,不知不觉睡着了。男友什么时候上楼他竟然完全不知道。等到第二天醒过来,已经是早上六点多。他迷迷糊糊看着身后抱着他的男友,抬抬手,手指上的伤口已经不疼了。

相关推荐: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