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国家同性婚姻合法二十周年啦

GertKasteel与DolfPasker两人最近刚刚度过了他们结婚二十周年的纪念日,他们还记得二十年前,与他们一道,有四男一女五对伴侣从阿姆斯特丹市长手上拿到崭新的结婚证书。

这一张薄薄的纸,其实是沉甸甸的一面,作为可能是第一批拿到同性婚姻登记证书的伴侣,他们见证了荷兰作为世界上第一个立法通过同性婚姻的国家。

因为COVID-19疫情的影响,他们在家中举办了纪念日派对,并邀请了各自的家人。

“对别人说‘他是我的丈夫比他是我的男人’更好,”Dolf 说,他坐在Gert旁边,翻阅起一张张婚礼照片和剪报,这些照片和剪报成为全球的头条新闻。“它帮助我接受自己。”

一说到荷兰,美丽与诱惑总是共生在她身上,除了郁金香和风车,更有令人迷醉的大麻、夜夜笙歌的红灯区,以及过去令人艳羡、如今却已贯彻全地的同性婚姻制度。

二十年前的2001年4月1日,是荷兰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日子。在一年前,荷兰众议院以109票赞成、33票反对通过了这项法案。

荷兰杂志《GayKrant》的前编辑亨克·克罗尔本周将同性婚姻称为该国“最美丽的无形出口”。

社会上下在LGBT+议题上的包容与开放,与荷兰过去的历史有着密切的联系。

作为曾经的神圣罗马帝国地区,荷兰孕育了高度发达的商业文明,这里诞生了世界上第一家国有银行和第一家股票交易所,在17世纪更是成为了“海上马车夫”,控制了全球最大的贸易船队,因此荷兰人对自由与平等的向往早已刻在了这个民族的骨子里。

1948年,正是二战结束百废待兴的光景,当时的阿姆斯特丹成立了一家“莎士比亚俱乐部”。后来它更名为阿姆斯特丹文化休闲中心(Cultuur-en Ontspannings Centrum,简称COC),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存在历史最悠久的LGBT+宣传组织。

随后几十年里,COC致力于为LGBT+群体提供必要的保护和帮助。此类活动在组织上的相对自由性使得阿姆斯特丹的LGBT+群体异常活跃。不久,阿姆斯特丹就赢得了欧洲“同性恋之都”的称号。

20世纪60年代是个充满变革的年代,除了COC的主席身先士卒在电视上出柜以外,部分对LGBT+友好人士也开始行动。一名叫做阿列·克莱默(Alje Klamer)的牧师在一起广播上声称“作为一个同性恋,你也可以得到上帝的爱。”

他的言论随后引起了巨大的舆论风波,但牧师仍觉得自己可以再大胆一点,他跟自己的男朋友在一次弥散仪式后交换了戒指,人们的热烈讨论再一次把教会推向风口浪尖,也再一次引起了国际社会对同性恋话题的关注。

1969年1月,荷兰一名同性恋学生组织发起了第一次同志游行,尽管游行只有百人规模,但时间上比美国的“石墙运动”还早了半年。

到了80年代,艾滋危机的出现让荷兰乃至欧洲的LGBT+群体比以往更加团结紧密,1988年,一些人向婚姻登记部门提交申请,在被拒绝后随即把政府告上法庭,理由是“法律上没有规定婚姻只为一男一女而设”。

尽管他们败诉了,但同性婚姻的概念始为人所知。经过不断努力,1995年荷兰开始给同性伴侣发放“登记”,直到2001年通过立法,一切可以说是水到渠成。

为了纪念这鼓舞人心的日子,首都阿姆斯特丹树立起了一个巨大的粉色充气蛋糕,上面点着蜡烛,还喷着彩虹的火焰。

同性婚姻合法二十周年,对荷兰社会的改变无疑是巨大且潜移默化的。在过去五年中,荷兰平均有一千四百对同性婚姻,到2021年初,荷兰已经有两万对同性恋夫妇结婚。超过1.9万名男性和近2.1万名女性与同性结婚。

阿姆斯特丹现已成为拥有最多已婚同性恋夫妇的地方,每千对夫妇中有45对是同性夫妻,而荷兰平均每千对夫妇中有17对是同性。

在2017年,随着难民危机的爆发,荷兰也出现了问题。一对男同志伴侣在街上牵手遭人殴打,警方抓到6名嫌犯,他们都是不满20岁的青少年,根据受害情侣叙述,攻击者似乎全是“(北非穆斯林国家)摩洛哥裔少年”。

于是荷兰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手拉手活动,从首相到市民,随处可见两个男人手牵手。以此来反击对LGBT+群体的仇视和偏见。

如今全球范围内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和地区达到37个。4月1日当天,荷兰大使馆在自己的微博上写到: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要向所有主张普遍权利的人表示感谢和支持。无论国籍、性别、种族、肤色、宗教、语言或任何其他身份,我们所有人都应该享有普遍权利。

相关推荐:

  1. 阿姆斯特丹政府庆祝荷兰同性婚姻合法化20周年
  2. 荷兰女学生发明“无性别扑克牌”
  3. 荷兰政府向被强制绝育的跨性别者道歉,每人赔偿3.9万元
  4. 欧歌赛冠军小哥与男友订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