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同性恋禁区沦为欧洲笑柄 颁布同志禁令后小镇面临财务危机

波兰东部的克拉斯尼克(Krasnik)小镇是该国第一个在 2019 年 5 月签署反对 LGBT+ 的地区之一。当时没什么人注意到这种政治噱头,而市长 Wojciech Wilk 似乎也没预料到这个「无论在象征意义还是法律意义上都毫无作用的行为」将会在未来造成毁灭性的伤害。

起初,对该市市长来说,反同宣言看起来成本低廉,又可以在这种乡下教区快速掳获保守派的支持,但他没想到的是,反同宣言造成的代价其实不容小觑。

他告诉《纽约时报》:「这项宣言让我们的小镇彻底变成『恐同小镇』」 ,但这样的称呼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我们已经沦为欧洲的笑柄,受苦最深的是居民们而不是当地的政客。」

市长说,因为这样偏狭固执的宣言导致丧失数百万的外国资金挹注,他现在正在努力进行灾害控制、降低损失。

克拉斯尼克曾经与其他法国小镇共享姊妹计划,获得了庞大的欧盟资金,但是当反同宣言发布后,其他姊妹计划内的小镇为了表示抗议,解除了姊妹关系,自然就丧失资金补助了。

市长也不得不喊停耗费 38,184,500 兹罗提(约 1,000 万美元)资金的开发项目,原先他希望从挪威那里获得资金,但挪威拒绝对任何「反同小镇」提供补助。

市长担心,如果不收回反同宣言,他恐怕无法获得外国资金来资助电动巴士和青年计划。他解释说,青年计划特别重要,因为年轻人不断外移,小镇人口正在逐渐老年化。

市长现在正在游说议员废除先前的这项宣言,但是这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因为甚至在去年 9 月,该镇仍然固执地投票贊成维持该宣言。

现年 73 岁的小镇居民简.查马拉说,他宁愿只吃马铃薯过活,也不愿受到外界的经济压力而废除宣言。

「我不想要他们的钱。」他说自己虽然从来没有在克拉斯尼克见过同性恋者,但仍然觉得有必要采取预防措施,「我们可以撑过去的。」

然而,市长对该镇的前景却没有这么乐观。他说:「我的立场很明确,我希望废除这项宣言,不是因为他实际上支持 LGBT+,而是因为这个宣言已经害到这个城镇和居民了。」

相关推荐:

  1. 将同性恋比作兽交的波兰议员晋升为教育部长
  2. 在波兰引发热议的话题:作曲家肖邦是同性恋者吗?
  3. 波兰反同行为再度升级,彩虹长椅遭恶意破坏
  4. 抓住那群窗外的裸男
  5. 因分享带有彩虹图案的圣母海报,波兰三名女性或将面临监禁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