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足联不再干预 诺伊尔可继续佩戴彩虹袖标

仅仅就视觉感受而言,这个袖标确实很显眼: 德国队队长诺伊尔的五彩袖标同他的队服很搭配。当然诺伊尔佩戴这个袖标是要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无论你是同性恋、变性人还是双性人,你都是我们大伙的一部分。我们也是为了你们在踢球。至于右翼群体对此持异议,这里暂时不予讨论。

欧洲足协不应指手画脚

不过,这条五彩缤纷的袖标确实曾一度引起争议。周日晚间,德国足协证实了欧洲足协正在就此事展开调查。不过,正如德新社报道的那样,欧洲足协完全没理由对此事指手画脚。德国足协也通过推特表示,彩虹袖标是德国队支持“多元化”的姿态,是件“好事”。

德国足协此前曾表示,“按照相关规则,球员必须佩戴由欧洲足协提供的官方版袖标。”但德国足协同时也表示,每年六月都是体育界支持多元化,声援“同志骄傲”的时期。德国足协发言人格雷特内( Jens Grittner)表示,诺伊尔佩戴彩虹袖标,是整个德国足球队认同多元化、开放、容忍,以及反对仇恨和歧视的象征。”

右翼群体对此事做出的激烈回应,也恰恰能够说明德国队发出这样的信号确有必要。就像当年德国选项党联邦议院党团代表团主席高兰德(Alexander Gauland)对德国国家队黑人球员博阿滕 (Jerome Boateng)进行的人身侮辱一样,(高兰德曾表示,‘作为足球运动员,人们会觉得他很好,但人们不会愿意和他做邻居。’)现在又有一名选项党成员发表了类似的言论。以至于该党议院党团代表团主席威德尔不得不出面发表声明,试图息事宁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曾常年担任莱法州议院选项党主席的荣格( Uwe Junge)曾发推文称,诺伊尔的彩虹袖章是条“基佬 ”袖标。后来他虽然删除了这条推文,并表示:“对于使用‘基佬’这个词汇,我表示道歉,但我的观点不会变,那就是这种袖标不应出现在国家队队服上。”威德尔发推称:“荣格今后只能以党外人士身份讨论选项党了。” 看来,在发挥团队精神方面,选项党还有很多需要向国家队学习的方面。

欧洲杯刚刚进行一周,就已经因其浓重的政治色彩引发了一系列争论。英格兰队每次开赛前,都会单膝跪地,表达对种族歧视的抗议。至于此举是否会被本国球迷喝倒彩,主教练盖雷斯·索斯盖特( Gareth Southgate )并不在乎。他甚至还向本国同胞们发出公开信,向他们解释跪地行动的意义所在。欧洲足协显得左右为难,不知所措。总体而言,欧洲足协反对任何将体育政治化的信号。根据欧洲足联章程,任何利用体育活动表示非体育性主张的行为,都有悖足联的行为准则。不过,欧洲杯期间反对种族歧视的行动则受到了欧洲足联的明确认可和赞赏,就连裁判员也参与了跪地行动。

英格兰队员单膝跪地抗议种族主义。

慕尼黑不是布达佩斯

下周三,这场有关彩虹袖标的争论将有可能进入一个新的高度。目前在德国国家队的主场慕尼黑,人们正在热烈讨论是否届时应在慕尼黑安联体育场用灯光打出彩虹效果。慕尼黑市长莱特(Dieter Reiter)已于本周一向欧洲足联提交了相关的申请。莱特对德新社表示: “ 这将是为宽容和平等发出的重要信号。” 与此同时,匈牙利议会刚刚通过一项法律,对青少年在同性恋和变性人方面的知情权做出了限制。这是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的一项重要诉求。这一背景更增加了慕尼黑球场彩虹灯光的象征意义。

慕尼黑的安全部门届时还会有其他的顾虑。匈牙利队迄今为止在布达佩斯进行的两场比赛中,观众席上都曾出现所谓“喀尔巴阡旅”成员的身影。安全问题专家认为,这是一支由新纳粹分子组成的准民兵组织。他们反对同性恋,宣扬种族主义思想,并行纳粹军礼。将他们简单定义为“问题球迷”显然有些轻描淡写。

相关推荐:

  1. 日本顶级女足运动员在骄傲月以跨性别男性身份出柜
  2. 美国男、女足球国家队身穿骄傲月球衣上场比赛
  3. 德国:800多名足球运动员签名支持同性恋球员
  4. 跨性别球员上场了
  5. 为了抵制恐同,挪威顶级足球裁判出柜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