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仰泳的海星

前不久,一位名为@仰泳的海星 的父亲与儿子的故事意想不到地刷屏了。事情是这样的——

因为「漂亮」和「凉快」,一个小男孩希望穿着裙子去上学。父母知道后,并没有因此生气,反而认真对待了他的心愿,带他去商场挑了一条自己喜欢的蓝色裙子。

在学校虽然遭到了围观,但同学们大多是善意的,还有同学对他说,「你穿裙子就像大树长了尾巴」。也有男同学掀了他的裙子,但在父母双方沟通过后,对方也立即表示了歉意,「道理说明白了,还是好朋友」。

图|仰泳的海星 图|仰泳的海星 / 知乎

真正让孩子伤心的话语来自老师。「男孩就要有个男孩的样子」,一位老师用整整一节课的时间批评了穿裙子的行为。有几位女生举手表示反对,她们认为男孩也有穿裙子的自由,就像女生也可以做一些男生做的事情一样。

还好,父母对孩子及时进行了安慰和鼓励。他们把100多位朋友支持的话念给孩子听,许多人都觉得这很酷、有勇气,还有人夸孩子的「眼光不错」。

在这篇贴子的评论区,许多人都被孩子们的童真,以及父母对孩子意见的充分尊重打动了,他们也对孩子表示了鼓励。

但与此同时,也有人批评这位父亲是为了「挣题材」「骗流量」。

帖子截图

甚至还有人担心「这会不会改变他的性取向」,让他的「性别意识模糊」。

帖子截图

负向的评论并不在少数。鉴于该发帖平台的用户常常被贴上「well-educated」的标签,这些发言就很值得玩味。

01.穿裙子会改变一个人的性取向吗?

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很荒谬的问题真的成为了很多人争论的焦点。

许多男性在小时候都有过想穿裙子,或者对其他「女孩」的东西产生好奇的想法。2012年,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兼职教授Ruth Padawer就在为『纽约时报』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披露了一组研究数据——12岁以下的青少年儿童中,有2%至7%经常出现「跨性别行为」,但他们到10岁左右大多会回归「本性性别特征」。

其实很多男孩想要穿裙子纯粹源于他们对新事物的好奇心。面对一个与自己存在差异的性别,产生好奇心再正常不过了。

虽然性别认知和性取向的成因众说纷纭,但也绝不是靠一条裙子就能改变的。

2013年,华盛顿大学心理学教授奥尔森开展了一项「跨性别青少年项目(Trans Youth Project)」。研究指出,即使是在非常小(3岁)的孩子身上,跨性别认知就已经根深蒂固。而在传统心理学概念中,3岁正是性别意识产生之时。

而且「性别认同障碍」本来就是一种对跨性别群体的污名化。2019年,世卫组织正式将「性别认同障碍」从精神障碍的分类中移除,并更名为「性别不一致」。

既然问题不存在,我们又何必将责任归咎于一条裙子上?更何况,你以为「男人穿裤子,女人穿裙子」是亘古不变的绝对真理吗?

02.谁在规定我们应该穿什么?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说:「我们必须认识到,所谓男性气质和女性气质完全是由文化和社会建构起来的。而不是由男女两性的解剖生理差异造成的。」

而作为一种符号化表征,穿着就轻易地成为了视觉化的性别构建工具。最经典的例子就是蓝色和粉色分别蕴含不同的性别意涵。

18世纪中期,淡粉色是奢华和阶级的象征,受到了欧洲上流社会的欢迎。当时,粉色被视为饱和度较低的红色,也承载了红色所代表的的血液、勇气和牺牲等意象,因此也被看作是更有「男子气概」的颜色。

真正将蓝色和粉色趋向两极的是一种商业行为。二战之后,美国的经销商发现如果将同样的产品进行男女区分后,销量会大大增加。因此,在他们的灌输下,「粉色属于女孩,蓝色属于男孩」的观念逐渐根深蒂固,直至今天才慢慢有所好转。

那么裙子呢?自史前时代以来,裙子一直是覆盖下半身的最简单的方法。在西方服装的近代史上,裙子也是贵族男性常见的服装款式。而在中国,自商朝就有男性穿着裙子的风俗。

直到现在,世界上的许多国家仍然保持着男性穿裙子的传统。比如斐济,裙子被称作「solo」,无论男女,他们都会穿着裙子,戴着鲜花,就连指挥交通的警察也不例外。

事实上,很多我们今天看来是女性物品的东西最初都是为男性发明的。16世纪,因为手工编织,还能凸显腿部线条,丝袜成为了欧洲贵族的挚爱单品;高跟鞋在由波斯传入欧洲王室时,也是表达刚健男子气概的不二象征。

资料图

尽管因为阶级和性别问题,这些物品逐渐流转为女性化的象征,但它们恰恰是对批评男孩穿裙子「违背公序良俗」的人最好的反击——

所谓的穿着得体,不过是一种社会权力制定的规则,而这种规则随着权力的交接也一直在改变。今天的「得体」,放到明天也不一定「得体」。既然这样的得体是一种伪命题,又何来反对或支持呢?

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明星、名人来通过穿裙子来表达自己对这种规则的不屑一顾。从张国荣、David Bowie,到Harry Styles,他们有着不同的性取向,而那并不能由穿着来定义。

就连普通人也加入了这个行列。去年,一位德国小镇上的机器工程师钢铁直男Mark Bryan就因为穿裙子和高跟鞋在社交媒体上走红,还登上了不少时尚杂志。「我想要通过自己的穿搭去告诉更多人,在现有规则中改变自己看待事物的传统方式。」Bryan说。

钢铁直男Mark Bryan就因为穿裙子和高跟鞋在社交媒体上走红。

03.反对穿裙子的GAY究竟在反对什么?

其实不光大众会对穿裙子的男性会抛去异样的眼光,在性少数群体内部,好像也存在着这样的鄙视链。

尤其一部分男同,会难以忍受跟展露出女性气质的男性相处,甚至拒绝与他们共处同一个社群,希望与之割席。

于是在同志软件上,我们看到一些人把「直男类型」「straight-acting」当作一个增加吸引力的标签,而把「拒娘」「拒C」设定为自己的交友门槛。

2012年,美国密苏里大学心理学教授Francisco J. Sánchez对「男同群体对于男性气质的追捧」进行了研究。调查表明,大多数男同志不仅要求自己,也希望他们的伴侣表现出男性气质。

在异性恋男性掌握权力的情况下,即使作为性少数群体,我们的喜好也势必会受到影响。我们从小被教育阴柔是一种弱势群体的气质,甚至也因为在小时候表现出女性化的一面而受到欺负,成长过程中,我们不可避免地希望与「娘」划清界限。

可能有人想说,喜欢有「男人味」的男性,纯粹是一种个人喜好,这难道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这并不是某个个体的错。但我们要意识到,当社群中的大多数都形成了对阳刚气质的绝对推崇,而贬低阴柔气质时,每个人都会受到伤害,无一例外。

作为一个具有女性化特征的男同志,人们在寻找伴侣时常常会将你排除在外,甚至觉得你加深了外界对同志群体的刻板印象。久而久之,你或许会更容易产生自卑和自我怀疑感。

而作为一个排斥女性化特征的阳刚男同志,你依然会受到影响。美国心理学会曾指出,严格遵守这种传统的男性意识形态会损害男性的身心健康,尤其是会阻止他们在需要时表达情感和寻求治疗。

被「直男GAY」吸引并没有错,但是当你完全拒绝任何其他可能性的时候,问题就来了。

00.最后

还好,我们看到整个社会对于不同性别气质的表达,呈现出越来越包容的态度。人们不再拘泥于传统的二元性别表达,开始尊重与他们不一样的人。

回到开头的故事。在那篇贴子的最后,父亲写道,「儿子只不过是穿了裙子,裙子很容易就脱下来了,但还有很多孩子他们的声音不好听,长得不好看,个子矮小,他们会受到嘲笑,蔑视,甚至是欺凌。这些可是无法脱去的啊!!他们怎么办?」

帖子截图

是啊,作为性少数群体,就算你隐藏了一切女性化的小动作,把自己打扮成普通直男的样子,但说到底,你的身份是「无法脱去」的。

2000年4月20日,屏东县国中三年级学生叶永鋕因为不同的性别气质被同学霸凌,而后被发现重伤倒在血泊中。

「玫瑰少年」的故事已经过去了二十余年,但关于性别气质和性取向的污名依然在作祟,让人们受到心理和身体上的伤害。

如果同志圈内部还要分个三六九等,是否会让「少数」中的「少数」更容易被霸凌、被代表而无法发声呢?🌈


延伸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