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离开我的“大”直男

我跟他在一起八个月,他老家有女朋友。

2006年那时候我们都才24岁。可现在他在哪,过得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可能已经结婚生孩子。

或跟另一个男人在一起。

那时候,关系断了就断了,没多在意。现在老了,开始喜欢回忆过去。可能现在情感上过得不如意吧,我也不知道。

我们在一个厂里认识,那个厂在当时效益不好,我们每天的工作比较清闲。那时候是2006年的冬天,他跟他的发小一起来厂里应聘。是我接待他们,他发小话比较多,他,我就叫他李吧,坐在一边低着头,也不说话。

李当过兵,老家没地方赚钱,他自己也没什么技能,做过几个月的保安。样子很普通的,跟他一起来的朋友是双眼皮,皮肤白,人也高,帅气。李年纪轻轻但头发有点稀疏,皮肤还有点黑,显得岁数比实际年龄大。

厂里本来要一个,他们工资要得不多,就都留下来了。当时经理要一个的话不会要李。

后来干活最好得是李,闷不吭声但很认真负责,他朋友很能偷懒。

总觉得有时候李跟我说话的时候眼睛是盯着我,时不时还会笑,像个叔叔那种长辈的眼神。不过那时候我秀气,不像现在这么胖。那时候我早知道自己是同志了。

有时候,李会跟我另一个要好的同事在下班后来找我玩,是他带着李干活。同事会翻看我买的书报,李就坐在床上,两只手压在大腿下面,闷不吭声看电视。我住在厂旁边的小间,很小,推门就是床。我不喜欢跟别人一起住,这本来是看门大爷住的。我跟主管申请了这间,他还说我二百五,宿舍有电视有空调不住。

这间房正对着田野,不远处还有条小河,景色可以,尤其有时候早上起来,外面有点水雾,又舒畅又清新。

后来,我跟李的关系变得不错,很长一段时间都同班。下班我们会出去吃点小吃,然后走走,逛逛超市买点零碎,然后回到他们宿舍吃零食看电视。我会躺在他的床上,因为最干净。部队里的生活习惯保持得很好,床铺收拾得很利落。

那时候,我感觉我们就像在学校里的同学一样,很单纯的友谊。

李的爸爸有残疾,他妈不能干活,家里就靠他哥跟他。他每个月的工资基本都打回去,自己留几百块钱。我很佩服他这点,我根本做不到,我妈跟我要钱我还会说没有。那时候总是花钱,月光族,买护肤品跟衣服就要花去一大半钱,也很爱逛街吃东西。但李就什么也不买,没有物质欲望。他女朋友有时候也会帮他,听说她在老家学做面包。

有次,李在换衣服的时候,我看到他的那个,就很大包。他穿着又旧又薄的内裤。肚子上的毛毛也很性感。就是那次看了之后心里面就翻江倒海了。我觉得我有那方面的崇拜,感觉一个男的不管长什么样子,那个大我就喜欢。

有次,我晚饭后躺在床上看电视。李敲门进来了,还拿了菜包子给我,说给我当早餐。当时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晚上会有事发生,我感觉很准的,可能就是自己发骚了。我让他躺在旁边一起看。但是他一躺下,我电视也不想看了,我当时就想要不要去灌肠,万一有机会呢是不是。我肯定不会错过晚上独处一室想调戏他的机会。我看了一会就爬起来出去。然后在外面拿个盆去打点热水去了卫生间,搞了半天,好了之后去厂门口的小卖部买了点啤酒跟花生米。那时候行动力真的很强。

回来他问我干嘛去了,我说家里打电话。然后把啤酒递给他。我脱了鞋迈到床里边躺下,喝着啤酒。我们安安静静的看了很久。说实话我怂了,毕竟要准备干坏事,大气不敢喘,害怕失败。但觉得他人不错,就算失败他也不会说出去吧。

然后时不时聊几句,就聊到“你怎么不找个女朋友。”,他问我的。我说不想找,女生太麻烦,再等等这些场面话。我就问他跟他女朋友怎么样了,以后会不会结婚。他说应该会。我问他跟女朋友异地,不会想她么?他说不想,就没话了。

“你不会憋得慌么?没女人在身边。”我故意问。“啊,嗯。”他看了我一下。“她不喜欢那个。”他动了动身体,想松快一点,90厘米宽的床躺两个人有点挤。我就问为什么,他说:“她怕疼,说我的那个太大。”

啊!我心想。

停了会,我还是没憋住,“有多大啊,会疼不跟你做?”。他说不知道,她不喜欢,自己也就忍着很少做。“我能看看有多大么,哈哈哈,很好奇。”。我说完就把手凑过去,他惊了一下赶紧用手护着,我就跟闹着玩一样还是手很用力钻进去想掏,两个人嘻嘻哈哈差点滚下床。最后还是被我钻进去,钻进去他就不反抗了...

手里肉乎乎,热乎乎的。然后从那开始,到脱他裤子,到他想推开我的脑袋,到最后我失控坐上去。放在现在,我应该算强奸犯了吧。

结束后整个房间都是雾气,很闷。我把门开开一点,让空气进来。我趴在他的胸前,什么话也不说,他也一句话没有。我们就这么静静地躺着,电视在放着,直到听到他的打鼾声,我才慢慢挪开。后来也睡着了。

接下来我们每天,一下班我就准备好,等他过来疯狂输出,再一起出去吃夜宵,逛街。我们就像工厂里的临时夫妻,搞起了小日子,那时候每天过得很充实。

但时间久了,我们除了性,也没有什么共同点。我能感觉他喜欢我,但就是木讷,我喜欢的东西他一点不感兴趣,他自己又没什么兴趣爱好——除了那件事,只有这件事上我们是天衣无缝的。

我觉得我回到原先的位置,又开始刷那些网页,去网吧看各种G*V,沉溺在里面。但是我们还是会有那个。可就是内心总觉得差点,但又说不上来,习以为常了就想要新刺激。

那时候我理想中的男朋友要很帅,像《孽子》里的张孝全,但不是那种角色的性格,一定是有点霸道但又很疼我的类型...

不过李在厂里就待了不到一年,跟他一起来的发小比他早走两个月,他当时也是因为我的关系,没有跟他一起走。他自己说的,说舍不得我。后来他哥在老家准备跟人做汽修,找他一起干。那时候他哥嫂三天两头打电话劝他回去,后来他就走了。

我痛苦么?好像当时是没感觉,那时候想要买一台笔记本电脑看GV,最烦恼的是那个。

我记得送他去车站那天天气很好,我打了辆车,送他到车站。路上他一直看着外面,我们都没说话。但我能感觉他失落。

他之前说过,他不是同性恋,后来我们也没再聊起这件事。

送他上车之前,我就抱了抱他,他一下就把我抱得特别紧。然后就走了,我看见他血红的眼睛,我从来没见过那种样子,就很红,眼睛下面。但也没看他哭出来。我也没哭。我一直觉得我会去找他,或他也会来看我,我们肯定还会再见。

但没有,那次分开后,大家就都做自己的事情。我回到一个人上班的那种状态,我们会短信聊几句,他后来也忙起来了。然后那年厂里开始起色,我开始做主管了。

也不知道怎么的,我换了手机,换了号,我们就失去联系了。我那时候对未来还是充满憧憬,会找什么样的人,过什么样的生活,我觉得我会遇到自己喜欢的人。

一年一年过去,中间各种渣男神经病骗子我都遇到过。现在我马上快40,时间真的不经用。我还在这个厂里,工资翻了好几番,也已经有了自己的房子。但我把它租出去,自己住在厂里。

厂里那个小房间后来被拆了,我记得拆的那天,他们丢出来好多我的东西。里面还有一双他的鞋子,一双假阿迪,鞋底都磨出洞,下雨天会进水。他当初把它丢在了我这里,好像还舍不得的感觉,说还能穿。

我后来条件更好了之后一直在找他,还想买票去他老家找。但我没有留下他的住址信息,他之前旧手机号早停机了,厂里的人走的走,留下的都没有他的消息。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找到像他一样的人,哪怕几把跟他一样大的,床上一样和谐的。说句流行语,可能为了遇见他我花光了所有运气,但当时没能理解到。说句难听的,40岁以后更不可能了。

如果他能看见这篇该有多好,我想找回这段岁月,就算做朋友也好啊。我不知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会不会也会想起我,想起在车站抱我,红着眼睛欲哭无泪的样子。

参考:小老虎

相关推荐:

  1. 疫情下的老年同志:我可以和恐惧做斗争
  2. 一位男同性恋与梅毒的同居史
  3. 工业区打工同志的“渔场”生活
  4. 儿子的情趣道具
  5. 一个北漂同志之死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