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用过的最大size

资料图

基佬桌游局,最精华的环节莫过于真心话大冒险。合法的侵犯、试探、暴露,受害者和加害者都乐在其中。

这次的真心话题目是“你用过的最大的size”,回答者稍作犹豫,答出了19厘米这个数字。

“U slut !“席间有人不忿喊道。作答的人笑笑,睥睨的谦逊,一副处女的气派。

我坐在一旁设想,若是换了自己,这个答案该如何作答。

“书上说,日本人在30岁之后每隔5年都要做一次肠镜。”几天前的某个下午,我妈突然开腔:“你们宋家人肠胃都不好。”宋这个姓本就自带孱弱感,我爸这边又有肠胃癌症的家族病史。我妈在提起婆家的时候总有优越感。

“更何况,你这个情况 。”她转过头来,目光如炬,最后几个字压得极重,深怕我get不到她的潜台词。和所有的基佬母亲一样,她坚信自己的儿子是误入歧途的小白兔,行走在肉食动物的丛林中被所有野兽觊觎,而且永远在做0。

“好的!我这周就去,你可以不用说了。”

作为资深基佬,怕的不是爆菊而是验血,个中甘苦诸君都懂。尽管每月一次的试纸检测从不漏做,但当手上拿到一张清白无暇的验血报告时,我还是真诚地感谢了上帝,简直有把它po上小软件做头像的冲动。

做肠镜之前,需要灌肠。这和我们日常理解的“灌肠”完全是两回事:不用任何工具,毫无科技含量,只是要求你喝下超大量的水,排空肠胃,大道至简。预防水中毒的电解质粉说明书上,提醒使用者“提前24小时不得食用蔬菜等带纤维的食物,以及水果,西红柿等带皮的食物,以免残渣留在肠内影响观察”。虽是掏心掏肺的关怀,却难免让人觉得毫无尊严。检查当天早上五点就要开始像轮胎打气一样给自己灌水+排水,具体过程自不堪言。

再英俊的肉身,里面装的也 都 是 屎。以后对谁爱而不得的时候,女孩,请你默念这句话。

“拉出来的是什么!?”胃肠镜检查科走廊门口的圆脸小护士声若惊雷,旁边行人纷纷侧目

“水!”我吼回去。

“给你喝!!”心中喊。

医生递来裤子叫我换上,打开才发现是条开裆裤,关键部位虚掩着一片门帘似的布聊以慰藉。换裤子的隔间墙上贴着记号笔手写的告示:“1.病员裤下面不要穿内裤。2.请患者把裤子开洞的地方对着臀部,不要穿反!!!!”张牙舞爪的字迹和三个感叹号透露了某位护士的职业倦怠。

一次性裤子的材质是医院做垫子的那种纸,我换毕出来,下身前后通风仿佛住在杜甫的茅屋。

“小伙子自己来做检查啊?”走廊边一个大姐拿着一叠报告单,大概是陪老公来。

“是啊,家里人都忙。”

“现在肠胃病确实多哈,你这么年轻也得了?”

“没有,就是做个检查,按理说这个隔几年就得做一次的。”我边和她寒暄边恨自己social癌入骨,半裸着下体还要和路人客套。

打麻醉针时我正准备弯腰把书包放在旁边的矮沙发上,想起屁股后面是空的,只好丢上去。如同西游记里孙悟空带着观世音过流沙河时“唯恐掀露身体,对菩萨不敬”。

想象中肠镜检查是要像产检一样仰卧,双腿打成M型,其实并没有。医生让我侧卧在床上,两条腿交错放置。身后是位女医生,按理说应该礼貌性地羞涩一下,但是武装上帽子袍子口罩眼镜,对方就简略成了一个符号化的人,一个工具或一个劳动对象。大概她看我蓝色布帘下的屁股也是同感。她凑过来轻声说,“现在没事儿了,闭上眼睛睡一下吧”。

电视剧里演到男女主角要发生关系时,画面总是定格在床头,然后屏幕一黑,再亮起来已是“一夜过后”,我也是这样。再睁开眼睛,对面的医生像七点半的新闻联播主持人一样收拾东西,显示屏上面是第一人称视角的镜头在一段粉红色的甬道里滑行。望着自己的肠道,有点过年时见远房亲戚的亲切与尴尬。

一阵沉闷的痛感传来,类似小时候吃东西不消化时顶着肚子的感觉。医生一边说着快好了,一边往外取出设备。只有一点异物感,并不算痛苦。

当然也没有快感。

检测的结果,轻度胃炎+轻度十二指肠溃疡。我从未感到胃痛,只因为胃部的神经很大条,难过也说不出口。我也是这样的性格,物伤其类,又觉得对不起它。立志回去要好好吃药,过几个月再来复查。

此亦破除了我的一个迷思:色情小说里经常鼓吹18厘米20厘米,又有都市怪谈“二道门”之类,这次亲身体验一把,完全不觉得有何异处。当然,也有可能是我自己比较高洁的缘故。

回到桌游局,待到有人问我上过最长的尺寸。

“一米五”。我会闲闲地讲出来。

而且,受益匪浅。

相关推荐:

  1. 一位男同性恋与梅毒的同居史
  2. 工业区打工同志的“渔场”生活
  3. 儿子的情趣道具
  4. 一个北漂同志之死
  5. 钟点房男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