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让人非常讨厌的1

资料图

周末,跟基友Z约在咖啡店。我们准备各自面基,等人来了就分开坐。我们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这么多年,基友认识不少,但他还不离不弃,随叫随到。

那天我们提前到。来之前我们在微信上就互换了面基对象的照片,确保不是彼此见过,不然会很尴尬。

Z总能找到好看的,这次又找了一个有肌肉的。他自己也有健身,人长得属于可爱型。我约的这个其貌不扬,但顺眼。快到约定时间我们就分开坐。当时只有旁边桌有空位,中间有一颗绿植叶子能挡到些。

我约的这位先来,穿着橙色短袖,黑色牛仔裤,戴着眼镜。板寸,M字发际线很明显。瘦,还有点黑。看着很客气。Z私下在微信上跟我说人比照片好看些。

今天这个我觉得可以约,他也有这个意思,微信里说半个月没做了。我知道大家做这种事,就像吃顿饭一样,可能再也不见,见到新鲜的,就想吃吃看。

Z约的那个晚到很久,微信里一直跟我骂,说再不来就走了。结果骂着骂着那人来了。穿着白色背心,背着Gucci小包,身材挺不错,肩膀上有个圆圈形状的纹身。侧面能看到胸的轮廓。然后我就看到Z的脸色马上就好起来,问他要喝什么。

那个肌肉男往我们这边看了眼,我就发现M字发际线很不对劲,时不时往那边看,一会小声跟我说跟这个肌肉男约过。我问他有没有搞过,他说搞过一次。

我当时有点不自在,但也想听八卦。我问M字发际线确定么,他说自己干过的怎么会忘。我问其它的事情,他不大想说的意思。但他时不时说着说着看去那边,好像想跟那个人相认,但肌肉男一直低头玩手机。

我不知道要不要跟Z说,他约的这个跟我这个搞过,后来想想还是先不说。他这人经常说话口无遮拦,让人很尴尬。

从Z端东西过来到他们喝完差不多十多分钟左右,他们就走了。Z在微信里说跟他先走了。我问他们干吗去,他说跟他先去逛逛。我问他是肌肉男提的么,他说是的。

他们走后,我们坐了会,就聊骚,离不开性这个话题。大家就是直奔主题去的。

后来我就带着M字发际线回家了。他自己带了东西,他说用习惯了。而且他用的是大号的。

过程怎么说呢,他就是把我当工具,非常用力。我说疼,他就会更使劲,还会说这样“你就会记住我”。之前有个大叔也这么说过。我心里翻了一千次白眼。后来我实在受不了想结束,他就把我压在那猛怼,跟强奸一样。

我就一直挡着他的身体,但他每次都顶到底。忍了好久,他终于结束了。到后面只有疼。我上厕所看到流出来的润滑液都是红色的,就很怕会不会血止不住。当时想要是血止不住去医院怎么跟医生说啊...

我在厕所坐了很久,后来看看没事就出去了。他问我一会要不要再来一次,我说我出血了。他有点沾沾自喜的感觉,说像我这样的小0基本撑不过5分钟。跟他在咖啡店里刚见的感觉有差别。

我们躺着刷手机。我问Z那边情况,过了好久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说肌肉男不太行。我说可以一起吃饭。

然后,M字发际线就发现了Z的大头像,一眼就看出说是不是下午坐旁边的那个。我说不是,他不依不饶要看。结果被他知道了。

后来他问我能不能把那个肌肉男的微信推给他。他说当时软件约没加微信,以为肌肉男会主动加他。

他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嘴里聊着肌肉男,就看着很烦。我心里一千个白眼,这么低情商的人,刚他妈跟我约完,现在就着急跟我要另一个人的微信。我还不好意思跟Z说。

左说右说我答应他一会跟Z吃饭的时候跟他要,他到出门还在说这件事。

后来我一五一十就跟Z说了,他就直接微信问肌肉男是不是约过M字发际线,肌肉男也没否认,说下午尴尬到头皮发麻,后来不联系是因为他听朋友说M字发际线有男友,还说他在吃抗艾药,谁知他是为了预防还是真有病。又说他软件好几个小号,一直换着号找他。我听完立马自闭了。

肌肉男那边说不要把微信推给M字发际线,而我就一直在回想下午那个套子有没有破。没忍住就问了M字发际线是不是在吃抗艾药,他说他恐艾,吃是为了预防。然后还在追问肌肉男的下落。

我没有回他,一气之下把他拉黑了。结果呢,他在软件上发信息给说我为什么删他,还说我姐妹,Z在上面勾搭他。

相关推荐:

  1. 那个离开我的“大”直男
  2. 疫情下的老年同志:我可以和恐惧做斗争
  3. 一位男同性恋与梅毒的同居史
  4. 工业区打工同志的“渔场”生活
  5. 一个北漂同志之死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