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多1少,是命还是病?

木木木:

刚开始认识到自己的取向时。并没有觉得自己是攻还是受,只是想和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在一起呆着就好了。随着时间接触到的人和相关信息增多,才发现原来有很多人都会给自己分类划分界限,从0到0.123456789再到1。

感觉也是萌萌哒,其实更多的因素觉得跟心理状态有关系。“0"的内心会偏柔弱一些,但是现在也有公0这样的类型。“1”的内心会坚强一些,但是又有床1这样的跳出来打脸。

所以,这波回答等于没有答,希望各位都能跟自己的另一位生活开心。没有的话也不要强求,遇到对的人努力去追吧。没有遇上的话就先努力把自己的日子活好。

匿名用户:

首先,说一下个人对攻受的看法。

在我看来,攻受主要有两层含义:一是性爱角色上的,攻是主动方(1号),受是被动方(0号);二是心理层面上的,攻是照顾方,受是被照顾方。当然,心理层面上的划分也并不一定完全适用,因为任何人都有被需要和需要别人的时候,只是在程度上有差异。

其次,为什么那么多人不愿意做攻呢?

根据我所接触的信息,受多攻少是事实。但关于为什么不愿做攻,我想不出来。从反面来想,结合本人实际,我倒是可以讲讲为什么不愿做受。

愿不愿意代表着是一种选择。但实际上我认为做攻或做受并不是一个主动或刻意的选择(至少对我来说不是),而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行为表现或认同。就像在我不知道或不理解“同性恋”这个词的时候,我依然能感觉到自己喜欢的是同性,能从同性上获得生理和心理反应。并不会因为我知道“同性恋”的存在,我才开始是同性恋。我是“攻”,早于我知道我是“攻”。

那我为什么不愿做受呢?或者说我可不可以选择做受呢?答案是可以,但难度很大。生理层面上,有相应的器官,实现起来不难。但关键在于心理层面,会本能地反感、排斥,这样就无法在性爱中得到心理满足,心理的不满足进而促使生理也得不到满足,整个过程的体验会非常糟糕。

对我来说,在遇到非常非常非常喜欢的人,可以偶尔含泪做0,长期绝对不行。偶尔已是极限。

再次,做攻是不是更爽?

爽是一种既包含生理也包含心理的愉悦感受。实现爽,与做攻做受本身无关,与生理和心理的需求有关。只要能同时实现生理和心理的满足,就是爽。

因此,做攻也能爽,做受也能爽,没有谁比谁爽一说。对我而言,做攻能满足生理和心理的需要,当然爽,也当然比我(假如)做受爽。而且心理层面爽的程度也比生理层面更高。

其实,做攻和做受也不是像想象那样泾渭分明,攻也可以躺着,受也可以自己动嘛。

总之,与相爱的人,找到适合彼此的相处方式,各自都会爽。

野猫女王:

中国同性恋从近代以来一直都处于灰暗和边缘化的地带,不可以公开也不受重视,甚至可以说是视而不见,明明客观存在着同性恋,但很多人否认,这就是异性恋主导的社会状态,以异性恋为社会核心,并以此来磨灭其他性取向的存在。很多的同性恋在爱情中也陷入了被异性恋左右的状态,因为异性恋在爱情中有一男一女,所以同性恋也要如此才行。当然不只是同性恋自身这样认为,更多的是异性恋们会问:“你们谁当男的谁当女的?”如此,确确实实是否认了同性恋的存在,从而将此引入到一个和异性恋同质化的地步。

说起来,1/0这个概念最早是从床上分出来的,即谁使用阴茎进行肛交谁就是1(男性角色/主动方),谁使用肛门进行肛交谁就是0(女性角色/被动方)。这个角色不叫身份角色,叫性爱角色,这两者之间有没有联系呢?既然都是不可量化的东西,也就没有可视答案。在异性恋的性爱中,大多也都是由男性进行主动,女性被动接受,这恰好和大家说的男主外女主内相吻合,但是仔细想想并没有任何规则制定了性别上对于性爱和社会的分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异性恋也是被“操纵”的一部分。其实这一段的原因都可以归结于刻板印象。我们被教育的内容中总是不断地被强调男性应该怎么样(例如主动、深沉)和女性应该怎么样(例如被动、羞涩)。

然而性爱身份其实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同性恋中的“互攻”完全没问题,异性恋其实也是如此,如果你觉得将阴茎插进阴道才算是性交,那我也无言以对你的性单调(可以自行了解“第四爱”)所以由性爱身份来决定角色身份本来就没有任何依凭,何况性爱应该是平等的行为,两个人都会从中获得快感,没有谁单方面占据谁。

再回到最开始关于同性恋的问题,当一个男同性恋者标榜自己的1/0标签时,他当然就对别人的1/0角色有所期待,他当然希望对方是自己想要的那个样子。然后又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很多男同性恋们都会提到的一个现象:“0多1少”,至于数量上出现多少的原因,在下还没有得到一些可推敲的答案,可是这个现象就给男同性恋者们的情感交往带来一些阻碍,有的人会将性别角色当作唯一的择偶标准,有的时候两个人明明觉得对方合自己的心意却因为性别角色相同而相互拒绝。

在男同性恋的性别角色中有一个很矛盾的点,像0这个性别角色已经是被默认为在爱情中扮演女性角色,但是社会的性别刻板印象又要求男同性恋中的0要“像个男人”,这就很如同社会和家庭都希望同性恋者走入异性婚姻,但反过来我们又指责同性恋者骗婚。我觉得两者一样无可理喻。而造成社会性别刻板印象的根本原因我现在得到的答案是性别建构,意在根据我们的生理性别(sex)来构建我们的身份性别(gender),生理性别和身份性别应该没有任何联系,而男性和女性所表现出来的社会/情感/性爱身份都是被社会构建出来的,而男同性恋者中的1/0分类也来自于此。剩下的就看女权主义了。

所说,性别角色的区分来自于对恋人的三重期待:即性爱中的角色、情感中的角色、社会上的角色,在下觉得非常中肯。

匿名用户:

1、根深蒂固的异性恋思想。

在恋爱中,总要有一个人承担男性角色,一个人承担女性角色。

一个强壮,一个漂亮。

不论在床上、生活中、性格上,这样大众才能接受。

les圈中总爱讲tp也是如此。

2、贴标签惯性。

1就是男子汉气概,霸道总裁,会撩,肌肉,硬气,有安全感……

0则要牺牲掉某些男性特征,变得柔软、体贴、娇小……

我们总是习惯这样接受新事物。

3、“腐女”的影响。

对同性恋影响很大的群体之一,也是占据最多的群体之一是腐女们。

耽美文学作品中,总要有“腹黑攻”“软萌受”等“xx攻”“xx受”的形象,

对腐女来说,明确地分清0和1,是一切意淫的开始。

那么,cp炒作,卖腐营销等等,更要有明确的0.1之分,才能圈人咯。

对腐女们来说,不分0和1,和哥们儿好兄弟有什么区别?!

王大湿

在搞清楚这个问题之前,首先要明确一个概念,即:性爱中的角色、情感中的角色、社会上的角色。

这个可以转述为:我怎样被自我对待,我怎样被伴侣对待以及我怎样对他人看待。

自我对待的问题,可以再进一步演化成爽不爽的问题。有无数资料可以证明,受的体验是比攻好的。举一个例子,如果把攻的快感做一个生动的描述,就是用了半天力气打开香槟酒然后嘭的一瞬间带来的感觉。而受呢,则是把一瓶酒从头喝到底的感觉。人类在对待自我的问题上,首先是自我愉悦的状态优先,既然能爽到,为什么不更爽?

被伴侣对待问题,紧接上一点,在一段亲密关系里,我们总是渴望能够“占有”或者“得到”对方的全部。对于攻的一方而言,并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而受的一方则颇为简单——”我都给你好了”,两腿一张,就完成了交换。

被他人看待的问题,更多的是和男权社会有关。这一点又要分成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在男权社会里,男性被构建为壮硕、粗大、威猛的刻板映像,甚至极端到丁丁的尺寸、硬度、打桩的时常等等。假设“我是一个刚踏入同性恋圈子”的萌新,肯定也会受到男权社会的影响,既然我喜欢的是男人,那他就“必须要”具备以上的东西,而我怎么得到呢?回到第二个问题,就是交换。按照异性恋社会模式下的分工,女性(也就是受的一方)在付出身体上的就能够……引出第二部分,因为男权社会下男性所“应该”具备的角色,因此攻的一方也会不自觉的去扮演异性恋社会当中男性的角色,例如提供物质/精神上的照顾,在和对方发生冲突时要主动让步等等。相应的,受的一方则可以“理所当然”的要求攻为自己提供上述的东西,毕竟身体都给了对方,又能爽到,对不对?

既然如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受比攻多了。

毕竟像我这样开房都AA的人,确实不多了。

相关推荐:

  1. 同性恋的十三句鬼话
  2. 泛性恋是什么
  3. 玻尿酸套套
  4. “GAY”一词不仅仅指男同性恋
  5. LGBT+历史上5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