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沃霍的性感男孩

​​乔·达里桑德罗Joe Dallesandro,原名Joseph Angelo D'Allesandro ,男,意大利血统,生于1948年12月31 日,美国佛罗里达州 ,摩羯座,双性恋。

美国演员,当然更为准确,也更重要的是作为一名安迪·沃霍明星。与安迪的相遇使他成为20世纪美国地下电影最有名的男性性感符号,同时也是同性恋亚文化的性感符号。

1971年的四月,滚石乐队发布了专辑Sticky Fingers(黏黏的小偷之手),专辑封面照片是一张胯部特写,穿着一条内容物饱满的蓝色牛仔裤。这张专辑,封面,内页,封底照片都很污,充满着性解放意味。据混过安迪·沃霍工厂圈的作家Glenn O'Brien的文字,封面的胯部属于达里桑德罗,内页穿白色内容的BQ照属于他。当然,其实这无法考证,据达里桑德罗本人讲述,照片不过是安迪从一堆垃圾照片中随手抽出来的。

像这样的裆部特写照,他有一堆,杂乱堆放一起,根本分不出谁是谁。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英国乐队史密斯乐队,在他们颇受争议的同名专辑中也使用了一张达里桑德罗的静态照片,是从电影《肉》当中截取出来的。

达里桑德罗右手上臂上有一道纹身,写着“Little Joe”,小小乔是达里桑德罗的小名,这个名字也成为粉丝们的亲热称呼。小小乔这个名字被地下丝绒乐队的成员之一卢·里德使用,在歌曲《Walk on the Wild Side》当中,他唱到

Little Joe never once gave it away
Everybody had to pay and pay
A hustle here and a hustle there
New York City's the place where they said, Hey babe
Take a walk on the wild side
I said, Hey Joe
Take a walk on the wild side

歌词中的小小乔是一名街头男妓,而街头男妓正是乔在安迪沃霍一系列电影中的形象。卢·里德与乔认识于安迪·沃霍的工作室——“工厂”。那里充斥着一堆有些酷儿调调的男男女女、不男不女,他们嗑药,酗酒……

视频里出现的便是最有名的那些安迪·沃霍Super Stars。

1948年,小小乔生在美国一个意大利裔家庭,生下他时母亲只有16岁。

他生在佛罗里达的彭萨科拉,母亲Thelma Testman。他5岁的时候,母亲因为在洲际公路上偷车而被关进联邦监狱,被判五年。之后他和兄弟鲍比被父亲带到纽约,父亲是个电气工程师。兄弟俩后来都被扔进了哈姆莱区的“天使守护之家”,然后被布鲁克林的一对夫妇收养。后来,收养家庭搬到了长岛的北巴比伦。他们的亲生父亲每月可以到养父母家探访一次。起初小小乔对于和养父母们生活在一起很满意,但之后,他宣称开始憎恨他们,觉得是他们阻止了他和亲生父亲住在一起。

乔开始开始宣泄这些负面情绪,并且变得具有攻击性。他数次逃离寄养家庭直到他的生父最终松口准许他一同生活。在14岁的时候,乔和他的兄弟搬到皇后区,与爷爷奶奶和父亲生活在一起。

15岁的时候,他被学校退学,因为冲撞一个据说羞辱过他父亲的校领导(或者是校董事)。之后,他和街头混混们在一起,偷车。

有一次偷车,他在惊慌之中撞上了荷兰隧道的大门。很快,他被警方的路障拦住,腿上还挨了一枪。警察误以为他持枪。被警方抓获之后,他试图逃跑,但是警方在他爸爸带他去医院治疗枪伤的时候再次将他抓获。1964年,他被判进入卡茨基尔的男童少管所。1965年,他从少管所逃走,此后以当裸体模特为生,大部分出现在小成本短片和Bob Mizer的男体杂志上。

18岁时他已经吸引了安迪·沃霍尔和保罗·莫里西的注意,拍摄了《欧丹的情人》、《肉》、《渣》、《热》、《行尸走肉》以及《魔鬼之血》等片。其中《肉》是他的第三部安迪·沃霍电影,乔在其中扮演一名男妓,有多场裸露戏,这部片子受到了主流观众的喜爱,乔借此变为最受欢迎的安迪·沃霍明星。纽约时报的电影评论家Vincent Canby写到:“他的身体如此具有魔力,无论男女,一眼见到他,便会神魂颠倒。

尽管沃霍尔和莫里西一手捧红了他,但达里桑德罗对所出演的前卫艺术影片的评价是“傻瓜式的”。之后一段时间他前往欧洲,试图进入主流市场,出演了意大利的犯罪警匪片《野蛮三人组》、《屠杀假期》、《不择手段》、《刺杀季节》等,还与简·伯金一起主演了塞吉·甘斯布执导的《爱欲情歌》。80年代他回到美国,参与过《教父》导演科波拉的《棉花俱乐部》,但,他至始至终都没有真正进入主流电影界。

乔·达里桑德罗走红之前,还并不存在什么超级男模,但是二十世纪末开始出现直到当今最走红的男模身上你都能找他的印记,即使本身不像达里桑德罗,也有迷恋达里桑德罗的摄影师们把他们拍得像达里桑德罗。保罗·莫里西称赞他是一位伟大的演员,而安迪·沃霍尔直接就说“在我的电影里,所有人都在和乔·达里桑德罗恋爱”。

2009年的《小小的乔Little Joe》是一部关于Joe的纪录片,由他收养的女儿Vedra Mehagian Dallesandro出品,描绘了他的一生,从少年时的流氓习气到沃霍时期的工厂明星,从意大利动作片猛男到毒瘾者到好莱坞性格演员再到成为居住在好莱坞的一位迷人老爷爷。在电影的最后,他说道:“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在年轻的时候对于展露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困扰,我对于裸体出镜表现得很自然,以至于人们被表面的东西所吸引。我知道这意味着被人以外表来评价,我比我表现出来的要聪明得多,人们可能会说我曾经很美,但我从来都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些说法,这又没有经过正式注册。”

小小乔是个肌肉男,但从脸孔上却透露出源自性格的一种更深刻的冷酷,模棱两可,忧郁或单纯,苍白与健壮,甜美又厌世。他不在乎谁爱过他,年轻还是衰老,男或女,他不去评判人们。小小乔结过三次婚,有三个小孩。

“我从不真正认为我是一个好看的人,我个子矮,又矮又壮——我不知道这哪里好看。当我看见美的时候,我知道什么是美。美很有趣,有其意义。但不要将美认作自我价值。如果你觉得自己必须美丽,那就去为自己之外的人们做一些美好的事情。”

我丝毫不怀疑小小乔的聪明,他明白安迪·沃霍的那些小把戏,虚假的名声,矫揉造作,那些电影也确实足够烂。但是谁都不会说出口,因为没人是皇帝新衣中坦诚的小孩。因为小小乔看得明白,所以,他可以安然活到如今,儿女在侧,子孙满堂(当然,未见得这就是好的结局)。他没有像潦倒落魄的富家女Edie Sedgwick服用过量药物自杀,像美艳的Gino Piserchio死于艾滋病,像变性人Jackie Curtis死于过量的海洛因,像雌雄同体的Candy Darling死于隆胸并发的白血病(也许下次也许应该谈谈Candy Darling)。那些安迪·沃霍明星们都拥有了与自身相匹配的奇绝死法,但小小乔却过着安生日子。

要不就逃离安迪沃霍,要不就和他一同毁灭。艺术家是不朽的,明星却必将陨落。很悲哀的一句话。不管当初因为什么原因将stars作为演艺圈人士的一种称谓,都预示着它未来的结局,只看到星辰的光芒,却忘记它也会消逝暗淡。星的光芒辰被榨干时,它会退却历史的舞台,最好的结局是被后人封存在记忆,被冠以昔日经典等褒奖。明星虽是生物链最顶端的消费者,亦是最顶端的消费品。(来自对《日落大道》电影的某个影评)

对于小小乔来说,听起来稍显平庸的结局还真是适合摩羯座的他。至少,他现在终于拥有了家,很多很多的家庭成员。谈起这些上个世界的陈年往事,随便找一些不靠谱的记录,对大家来说真的有意义吗?也许对大部分读者来说还真没有。最大的意义,我想恐怕是:嘿,你知道在淘宝曾经卖得很凶的那个某姓男子的同款红色方巾么?看了这篇文章你至少应该知道,上世纪的某位美男子已经玩过了,但现在连某姓男子都已经没人知道了。

相关推荐

  1. 50岁的GAY为找「有缘人」踩过多少坑?
  2. 性与爱咨询师」给男同的5条快乐建议
  3. 每位男同做了都会变快乐的7件事
  4. 同性恋的100种孤独
  5. 情绪低落时怎样让自己振作起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