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GAY:「新一线同志」的最佳代言人

谈起对杭州的印象,生活在北方的同志脑海里浮现的大概是西湖的美丽风光,以及白娘子和青儿的姐妹情深。但要说到杭州同志,似乎就无法构成成体系的认知了。

上一次给全国同志留下深刻印象的应该还是『1818黄金眼』在2014年报道的「天德池丢东西」事件。

视频里留着飘逸长发的男员工,边拍手边说话的模样深入人心。同时,也将杭州同志的气质死死地锁在了「80年代中年同志」和「天德池」上面。在这之后,杭州同志似乎再未出现更洗脑的形象来替代。

其实,杭州几家老牌同志浴室正随着街道的拆除重建等因素逐渐关张,或是无期限地装修中,慢慢消失在人们的视野当中。

但一些「同志化空间」正在杭州出现,成为年轻一代同志的宠儿。

GAY里中心

在哪里更容易碰到同志呢?几位受访者不约而同地回答,「嘉里中心」。

在上海静安嘉里中心成为长三角名媛周末打卡地之后,杭州嘉里中心成为当地同志的「集散地」也是顺其自然的事情。

它的「高级感」「精致感」直戳同志痛点,一传十,十传百,逐渐聚集起越来越多的同志。很多当地同志都亲切地称它为「GAY里中心」,用「十步一基」「姐妹圣地」来形容这里。在这里表露出同志气质,探讨GAY圈话题,完全不会引来路人的侧目。

「GAY里中心」之所以是「GAY里中心」,除了「精致感」「高级感」以外,还和它所处的地理位置密不可分,它位于城市中心点附近。

不同于北京同志多集中在东边,杭州同志分布在全市的各个区域,所以城市中心点更容易成为「城南城北姐妹们」相聚的折中地点。即使从城市边缘赶过来,地铁换乘也不过60分钟。

而在2016年底「GAY里中心」尚未营业前,杭州缺乏这样一个能够达成共识的「同志化空间」。

从小在杭州长大的麻辣牛肉悄悄对淡蓝说,「在利星名品广场一楼的星巴克常常会发现『妖气』;或是西湖天地里,也能见到一些文艺同志。」但同样是土著的潇潇则表示「没听过,不知道,你别问」。

杭州不像北京和上海一样,拥有三里屯、朝阳大悦城、淮海中路等众多「同志化空间」,但是「GAY里中心」的出现正在让杭州向一线城市靠拢,让同志拥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空间话语权。

还有一个地方不得不提,西湖台北纯K。

在北京和上海,如果把朋友圈定位在「工体纯K」或是「打浦桥纯K」,再喊上一句「纯K🙋‍♂️」,就会看到其他包间的好友前来串门打卡。在杭州,「西湖纯K」也渐渐形成这种默契。

在杭州生活多年的谁是伊说,「周末的时候,经常能在这里见到姐妹团进进出出,」但是和北京、上海不同的是,杭州的纯K局都是小团体的酒局,很难组成十几人的大局。

交友全凭爱好

同志的交友方式越来越多元了,在杭州更是如此。潇潇谈起杭州老牌GAY吧君度时说,「很久之前去过一次,但是里面中年大叔偏多,呆一会就走了。」

也因为杭州和上海仅隔40分钟高铁距离的原因,两地同志一直保持着深度联谊,这也让杭州的GAY吧略显黯淡。

在周末,喜欢夜生活的杭州同志可以去上海感受全中国最多样的GAY吧氛围,时令鲜肉去LG,突破自己的去SAO,心里住着一位变装皇后的去42,想练英语口语的去Studio。

但杭州同志不需要通过GAY吧来证明自己。灵隐、苏堤、孤山,以及周围如诗如画的众多民宿,都能供蹦迪到腻的上海同志去窥探短暂的曲径通幽。

但君度依然是杭州的一张「多元名片」,吸引着外地同志的到访。

而更多的杭州同志通过兴趣爱好寻找到了自己的圈中好友。

潇潇的微信里有很多狼人杀群,有专属同志的,也有和异性恋组成的大群。大家对同志的态度都比较友好。潇潇每次去狼人杀都是和一位女性朋友同去,他常常和对方打趣,「如果今天有好看的男生,直的给你,弯的给我。」

这样的爱好群还有很多。

有「薅羊毛群」,大家会在群内分享特价商品。有「旅行群」,有人会在群里发行程,等待其他小伙伴「上车」……

被艺术偏爱的同志,还常常混迹在各大摄影群。被冠以「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和「新一线」两个美名的杭州,拥有迷人的自然景观和前卫的建筑景观,再加上中国美术学院在当地的艺术熏陶能力,孕育出一批摄影爱好者也就不足为奇。

他们不用背井离乡,就能够在直人社交圈中找到话语权,感受多元氛围。这和杭州的经济水平和外向度密不可分。

有研究表明,本科生和研究生认为同志是「正常」的比例高于社会平均水平。

杭州作为人才大市,吸纳了众多高学历的海内外人士。来自BOSS直聘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8年,杭州的海归人数占全国的6.52%,仅次于北上深,排名第四,领先于其他城市。有壹说壹,「北上深杭」的赞誉并非空穴来风。

更多适合同志的就业机会

最能让杭州同志成为「新一线同志」代表的,就是杭州工作的多样性。

在一线城市,互联网、金融、传媒聚集了大量的同志。而在很多二三线城市,此类机会并不多。很多狠心从一线城市「返乡」的同志,只能沦为真正的「下岗女工」,转行再就业。

从温州前来杭州定居的Ivan说,「我身边就有很多从老家过来的朋友。在老家,大家要么在体制内工作,要么从事小商品制造业,有的同志还要依父母的意思,进行民营企业间的『联姻』。」

孕育了阿里巴巴的杭州互联网氛围浓厚,除了一批阿里系公司,还有网易、蘑菇街等人气公司,为同志群体提供了大量的适宜岗位。

潇潇说,「住在滨江区的大多是大厂的姐妹。有人因为在公司年会上大展舞技,在朋友间被称为『网易蔡依林』。」

杭州也是穿着体面、举止优雅的「柜姐」心中的圣地。这里颇受国际品牌青睐,杭州大厦、湖滨国际名品街都是鼎鼎有名的奢侈品集聚地,提供了大量的岗位。

最后

虽然杭州同志没能像北京的「熊」、上海的「名媛」以及成都的「受」一样活跃在社交网络,但是他们在默默地享受「新一线」「北上深杭」带给他们的福利。

众多的工作机会、比肩北京上海的收入、相对较低的房价、良好的友同氛围、较小的生活半径……这一切都使得他们比一线城市的同志更有归属感,比二线城市的同志生活更惬意。

他们正在成为「新一线同志」的代表,也在成为「幸福同志」的代表。

相关推荐:

  1. 你的套套原来是这样破的
  2. 你想对父母出柜,可连『奇葩说』最好的辩手都说服不了他们
  3. 异地恋的同性恋最怕这17件事
  4. 谁能惩罚这些同性恋啊
  5. 40岁同性恋被甩,是种怎样的体验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