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老年同志的「凄惨」生活

因为意外受伤,鼠年春节我并没有返乡。又因为疫情,自己差点饿「死」在出租屋。幸好有好基友的细心照顾,才算顺利度过难关。

这些天发生的种种,也让我真正开始思考晚年的同志生活。

01

2020年1月18号农历腊月二十四,晚上11点多,一壶刚刚烧开的热水被我不小心踢倒了,伴随着一声惨叫,我疼得倒在了床上。

虽然我用最快的速度脱下被热水泼到的袜子、挽起裤脚,但来不及了,左腿脚腕处半个手掌大小的皮肤都已经被烫「熟」了,一阵阵钻心的灼痛从烫伤处传来。

我疼得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后,才急忙瘸着腿挪进卫生间,打开淋浴的开关,用冷水冲洗伤口。

淋着冷水,烫伤处的痛感降低了很多,但没有被烫到的地方,却冰冷刺骨,这也算是另外一种冰火两重天了吧。因为烫伤面积太大,我决定立马去医院挂个急诊处理一下。

我强忍着疼痛,换掉被浸湿的裤子,打了个车,就趿拉着拖鞋下楼了。

目的地是离我最近的五院,但当我强忍着疼痛走到急诊室时,却被告知这里处理不了烫伤,让我去三院,说三院是专门治疗烧烫伤的…… 这个时候烫伤处已经开始鼓起了水泡。没办法,我只好去了三院。

我先是挂了号,然后在急诊室敲了半天医生才开了门。或许烧烫伤这类的急诊没有其他的疾病那么着急吧。

医生在给我做检查的时候,水泡更厉害了。医生用剪刀把水泡剪破,消了毒,然后做了包扎,叮嘱隔天来换药后,就让我回去了。

回到我租的单身公寓,时间已经接近半夜两点了。

伤口的疼痛让我一直无法入睡,好不容易眯到天亮,索性我就直接起床了。

02

年前那几天,「新型肺炎」的疫情还没那么严重,外卖什么的都还能送的。医生叮嘱了不让活动,所以我就窝在家里,要么点外卖,要么用手机上的生鲜APP下单买点菜送过来。

就这样,我除了隔一天去三院换一次药,其余的时间都在公寓里躺尸。

我老家在山东,因为春运期间票不好买,只买到了1月24日,也就是除夕的高铁票。

但现在因为脚腕被烫伤的原因,一走路就疼,行动不便,再加上最近还需要去医院换药,所以在腊月二十九那天晚上,我跟母亲视频通话时说明了情况,说不回家过年了。

当时母亲听了很伤心,还一个劲儿的责怪我为什么自己不小心等等,言辞之间的意思是我「烫伤」和「过年不回家」这两件事,似乎造了多大的孽一样。

当然这也没别的意思,可就是能每个家庭的父母表达爱的方式方法不一样吧,而我的母亲,总是会用这种悲情的方式来表达.......

挂断视频后,我赶紧在网上把高铁票退了,由于退票的时间晚,扣了我将近100块的费用。

当时唯一能想到的不回家的好处,可能就是不需要再被家里的亲戚长辈什么的催婚了吧,只是要用受伤作为代价,损失未免大了些。

03

因为受伤,不怎么吃外卖的我,连续吃了好几天,后来实在咽不下去了,只好上网买菜,忍着痛自己做饭。 

万幸的是我在除夕从网上订了一大袋菜放进了冰箱。

大概跟疫情有关,初二那天我打开生鲜APP一看,蔬菜基本都被抢光了,只有一些价格比较贵的水果还挂在上面。再看看其他的外卖平台,尤其是商超基本都停止了配送。网友都在讨论「天价大白菜」,还有各种超市货架卖空的画面。

当时我看了有点心慌,感觉按照这种情况进行下去,行动不便的我可能过几天就要被活活饿「死」。

我坐在床上开始想着当下所有能够吃的东西:两袋饼干、四个苹果、两盒芦柑、一包挂面、一颗西蓝花、一袋青菜、三小盒土鸡蛋……哦对了,冰箱冷冻室里还有几个过期的饭团。

这些饭团我没有扔,本来是想着以后把它们当做冰袋来用的,现在想想,幸亏是没有扔。如果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过期饭团可能就是我最后的口粮了,还能再让我多苟延残喘几天。

04

幸好上天待我不薄,在我如此凄惨潦倒之际,天降好基友——小胖,过来拯救了我。

小胖是我自媒体账号的读者,也曾给我投过稿。之前并没见过面,都是在网上聊。逐渐熟悉了以后才知道原来两个人的位置很近,就隔着一两公里。

小胖老家是云南的,因为某些事情没有回去。看我可怜,除夕那天晚上他就来我家探望我。还带了点他老家寄过来的香肠和腊肉,给我做了一顿年夜饭。 虽然不怎么丰盛,甚至小胖的厨艺也有些不是太好,却是我吃过的最暖心的一顿年夜饭了。

正月初三, 冰箱里的蔬菜都已经吃完。一直在家里睡懒觉的小胖说晚上去超市看看,帮我买点「口粮」送过来。

但如网上所传,好多货架都已经空了。

最后他帮我买了两袋汤圆、一颗大南瓜、我要的保鲜膜,甚至还从自己家里拿了两个土豆和一根莴笋带给我,算是解了燃眉之急。

要不是我的腿不方便,可能真的要从床上跳起来去拥抱他。有这样堪比亲人又心细的好基友,也是值了。

第二天得知,那家超市每天的生鲜蔬菜还是会供应的,只是限量,尽量上午去买就可以了。后来小胖又过去帮我买了点物资,亲自送货上门。

这场短暂的「哄抢」闹剧算是过去了,但它带给我的惶恐和惴惴不安,依旧萦绕在心头没有散去。

05

自从被烫伤后,我想得最多的就是我以后的老年生活。

正月初四下午,我去三院换了药后,医生给开了换药用的纱布、绷带之类的,说现在外面疫情比较严重,让我先在家里自己处理。

第二天,连续的阴雨天后终于放晴,天气也稍微暖和了些。随着伤口渐渐愈合,疼痛感也稍稍降低了些。

之前因为怕伤口感染的原因,我一直没有机会洗澡,那天晚上我终于忍不住了。由于担心水淋到伤口,我把左腿膝盖以下到脚指头都用保鲜膜包好。

家里没有塑料凳,我就拖了一个木凳进了淋浴间,用保鲜膜把木凳包好后,坐在凳子上好歹冲了个澡。

直到擦干身体,里里外外全都换上了新的衣服,我才感觉像重生了一般。

想想现在还年轻,还能够在受伤的时候支撑着自己去洗个澡,但等到我年迈之时,可能就不一定有这个力气了吧。

想想以后年迈的我,单身老龄,无依无靠,父母早已故去,没有下一代陪伴,卧病在床,行动不便……那时候,我可能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潇洒飘逸了。

2020年的我,生病受伤去看医生,还能用自嘲的方式化解尴尬,但等真到了一定的年纪,动弹不得的时候,又何以自处呢?所以要最大限度的保证身体健康,主动锻炼,最最起码的,作息要规律。

越和圈子里的朋友交流,就越了解到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同志选择了独自生活,可这真的不一定适合每一个人。当你也像此时的我一样,饱受伤痛折磨,困顿潦倒时,是否会重新思考下自己的生活呢?

有个人在身边陪伴,总好过自己默默承受很多事情要好。当然,也不要因此就饥不择食。如果暂时还找不到和你共度余生的人,最好在圈子里能交几个聊得来的朋友,算是另外一种形式的互相慰藉和依靠,就像小胖。

但不能因此迷失自我,任何年纪、任何时候,充实和丰富自己,才是自己永远的依靠。

或许,当我痊愈后再次生龙活虎的时候,我也就不会像现在这么伤春悲秋的了。但最最起码,我想明白了有两件事情是我以后必须要做的:

一是好好照顾父母的晚年,二是更加努力奋斗,只为以后的自己不至于太过凄凉。

努力的最大好处,就在于你可以选择你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只能被迫随遇而安。

06

前几天继续在网上买菜,但外卖人员已经不允许上楼了,我只得自己瘸着腿去一楼大厅里拿。

正月十三,物业的管理人员挨家挨户的敲门,一是登记身份信息,办理公寓出入许可证,并严查外来人员;二是叮嘱我们进出都需要登记,而且回来时都需要先在一楼测过体温。 

本来还想着能在元宵节之前回老家呢,但看这状况,也只能再做打算了。在这种非常时期回家,说不定会被老家的邻居们一通乱棍给打出去吧……

正月十七,趁着天气晴朗,阳光大好,我把屯了好多天的脏衣服和床单被罩全部洗掉,晾满了整整一个阳台。灿烂的阳光照得我有些刺眼。恍惚间我才发现,原来我都已经好几个星期没有晒过太阳了。

但第二天早晨起床,发现窗外又是阴雨绵绵。按照江南的气候,可能又得好几天见不到太阳了吧。

不过想想也是,人生也挺像这天气的,阴过,晴过,变换无常,但总归还是要微笑着继续过下去。

相关推荐:

  1. 如果你要到同志浴室去
  2. 香港的老年同志有多难,「叔叔」告诉你
  3. 40岁同性恋被甩,是种怎样的体验
  4. 当GAY老到蹦不动迪的时候
  5. 陷入穷困与养老的中年同志:我不想找男友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