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老年同志有多难,「叔叔」告诉你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部香港同志电影——『叔·叔』。

这部影片在近日被全球首本国际性中文时事周刊『亚洲周刊』评为「2019年度十大中文电影」之一。

影片中没有年轻帅气的小鲜肉,而是讲述了香港「深柜」老年同志的故事。影片细致的描绘了两位老年男同志的晚春情事,两位主人公和各自的家人住在一起,都是没有向家人出柜的父亲。他们在公园邂逅,背着家人,展开了一段面对爱情、自我与家庭的拉锯战。

这是华语电影首次涉足老年同志议题,影片获得了包括最佳剧情长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原著剧本及最佳女配角等5项金马奖提名。

香港是华语文化圈的一部分,通过对香港老年同志生活境况的了解,我们能够更好的去思考老年同志生活及同志养老等话题。

华语影坛突破,让老年同志被看到

影片中,柏(70岁)与海(65岁)是躲在柜里多年的男同志。从过去那个年代走来,他们已经努力建立各自的家庭,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秘密——都是同志。

柏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年轻时由大陆移居到香港,他与65岁的妻子清已经结婚超过40年,养育了一双儿女,堪称老一辈香港人勤奋向上的传统幸福家庭典范。但他却一直以来都借着出租车之便,四处寻找「一夜情」。

海则是一名已经退休的单亲爸爸,太太早年离他而去,与儿子永相依为命。虽然与儿子一家同住,因为他的性取向,父子之间之间有一条看不见的鸿沟,没有家的感觉。

两个在外人看起来「正常」、幸福的老人,他们的孤独和内心的困惑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而影片讲述的故事,则是他们在人生最后这段路上,遇到了彼此。

影片中不乏两位老人肌肤相亲的画面。从海边的相互依偎、甜蜜亲吻,到情欲爆棚的肉搏交缠,影片用细腻的笔触描绘了年过六旬的老年同志,内心的压抑与情欲。

黄昏爱情的背后,除了与自我的对话,故事更是将老年同志面对家庭、面对历史、面对社会责任的矛盾与挣扎刻画的淋漓尽致。两位主人公面临的困境背后,更是一个由观念、人性与伦理三方拉扯出的一个结。

导演并未对影片中的故事作出道义上的态度表达,但他却将「做自己」与「伤害家人」之间的那种不可调和的矛盾赤裸裸的平凡朴实的呈现在观众面前。孰对孰错,影片将评判权交给了观众。

影片最后,提及了有关同志养老院的立法倡导,让这部影片不仅具备了思辨性也具备了社会性。

『叔·叔』在韩国釜山影展首映后就引起广泛好评,之后更一举入围金马奖最佳剧情长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原著剧本等五项大奖。

这部影片在近日被全球首本国际性中文时事周刊『亚洲周刊』评为「2019年度十大中文电影」之一。

『亚洲周刊』力赞本片,「可谓是富于勇气、勇于突破之作,以两个年过六旬男主角的谈情说爱、油盐酱醋为内容,揭示他们内心的压抑与情欲。年近耄耋才遇上真爱,这样的黄昏浪漫映照在传统社会观念中所处的两难。」

在香港,「老同志」出柜后没有彩虹

「我们一辈子受到社会的规范,有的生儿育女。老年想做回自己,可不可以?」正如主人公在影片中所发问的那样,本片最大的意义便是让「老年同志」议题得到同志社群乃至主流社会的关注,并引发人们的思考。

「当同志老去,所有人都全当他们是垃圾扔在一旁,等他们完(死去),」影片导演杨曜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老一辈香港人从五六十年代走来,往往为了家庭的生计打数份工,十分辛苦,为香港的发展献出了青春岁月。

而他们当中的同志,则在华人社会的传统观念裹挟下,结婚生子,维持着社会所认同的「正常人」的身份。如今,他们不仅背负着历史压在他们身上的「羞耻感」、「负罪感」,还同时面对着对自我认同的挣扎,以及来自社会以及家庭的不认同。

杨曜恺称,香港有很多诸如酒吧、桑拿之类的同志场所,但这些场所都会排斥老人。他曾听一位70岁的老人讲述去一家同志桑拿的经历。

这位老人讲述,在他来到这家桑拿后,工作人员告诉他,「只有会员才能进。」他就问,「怎么才能成为会员呢?」工作人员答,「满额了。」可就在他们对话的功夫,一位年轻人就这么径直走进了大门。

在如今的同志社群中,似乎所有人都爱青春帅气、满身肌肉的年轻人,男同志三十岁就会被称为「老GAY」,40岁的女同志就会被被称为「欧蕾」(OLD LADY)。

因此,就算老同志在晚年卸下了了背负一生的自我羞耻感,实现了自我认同,他们也往往没有出柜的环境。因为出柜后的老年同志,不仅将很难得到家庭的认同,也同样得不到同志社群的接纳。

「没有一个地方能容纳他们,」杨曜恺说,这个社会没有给他们发声、聚集乃至娱乐的环境。他认为,我们的社会应当对老年同志多一些关心,应该有更多声音告诉他们,作为同志不是一个耻辱,也不是他们的错,可以认同自己的性取向,对自己有所谅解。

当同志老了,究竟该去往哪里?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依赖于家族的相互支援体系是个体生存的核心形式。也正因如此,「要不要向家人出柜?」、「如何出柜?」这些令年轻一代同志辗转反侧的问题,对于老一辈同志而言,思考就已经堪称奢侈,更没有真正的选择。

当今的同志场所里充斥着对老年同志、底层同志的歧视,香港大学教授、『男男正传:香港年长男同志口述史』作者江绍祺在文章中指出,虽然有些年轻男同志确实对年长男同志有好感,但忘年之爱往往被视为可疑的掠夺与欺骗。

因此,江绍祺认为,如果真的要面对老年同志生活的现实,开发跨代恋的议题空间将是同志运动不可回避的路径。

「老者安之」是『论语』中孔子对理想社会的期望之一,但愿老者能享受安乐。然而在快速变化的社会里,这句还可读出另一层意义——老者要「往哪里去」?或许通过这部影片,会让我们开始好好想想——当同志老了,究竟该去往哪里?

相关推荐:

  1. 《叔·叔》:老年同志,被看见
  2. 40岁同性恋被甩,是种怎样的体验
  3. 当GAY老到蹦不动迪的时候
  4. 陷入穷困与养老的中年同志:我不想找男友了
  5. 疫情下的老年同志:我可以和恐惧做斗争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