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国家承认第三性别?

2021年10月27日,美国国务院宣布已颁发了第一份有X性别标记的美国护照。X性别又称第三性别,是指那些属于男女两性以外的社会群体,如双性人,也包括一些自始至终无法用两性框架进行充分解释的性别类型。

第三性别的表达存在多种可能性,譬如一个人既有睾丸,也有卵巢组织,又或者在染色体上呈现出不同于XY和XX的性状。

美国首本第三性别护照的持有者达纳·兹伊姆(Dana Zzyym)就有类似的情况,达纳出生后不久,他们的父母和医生决定把他们作为一个男孩抚养。因此达纳经历了好几次不可逆转的、痛苦的和无医疗必要的手术,试图在生理上塑造出一个男性性状。而这些手术非但没有效果,给达纳造成了心理创伤,并留下了严重的伤疤。

达纳·兹伊姆(Dana Zzyym)。(美联社)

由于情况“特殊”,兹伊姆经常会被要求出示证件以表明自己的身份,受到语言暴力和孤立排斥的情况更是家常便饭。

身为军人的兹伊姆一直在军中服役,直到退役后兹伊姆开始重视起第三性群体的处境,在准备申请护照前往墨西哥参加一次研讨会时,兹伊姆遭遇了难题,由于美国护照申请表上的性别选项只有男或女,当时已经63岁的兹伊姆在性别一栏没有勾选“男”或“女”,而是在旁边单独写了个“X”。

美国并没有身份证制度,而护照作为全国范围内唯一的有效性证件,有着非同小可的意义。但兹伊姆并没有申请到符合第三性别定义的护照,于是ta决定死磕,从2015年开始不断状告美国国务院违反美国宪法有关“正当程序”和“平等保护”的条款,要求美国政府承认第三性别群体的存在,并依法保障每个公民的合法权利。

阻碍兹伊姆的除了繁复的官僚系统,还有来自领导人的态度。依靠保守主义和右翼民粹主义上台的特朗普几乎推翻了奥巴马时代针对女性和性少数群体的平等政策,非但如此,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任内一度禁止美国驻外使馆悬挂彩虹旗。

中央政府的态度如此,处理兹伊姆案子的法院照例高高挂起拖字诀,一会说资料不齐,一会说案情影响重大,需召开听证会,这流程一走又是数年。直到2021年拜登当选总统,拜登承诺保护女性及性少数群体的权利会是他的政府首要优先事项。

随即,国务院在6月表示,该部门正准备向非二元性、双性和性别不一致的人发放第三种性别身份标志,但这需要时间,因为美国国务院的计算机系统需要更新。

这一拖又是三个多月,直到包裹着新护照的快递送到兹伊姆手上,“当我打开信封,拿出我的新护照,看到‘性别’下面大胆地印着‘X’时,我几乎哭了。”已经需要拐杖帮助才能站立的兹伊姆说,“我们不需要撒谎来获得护照,我们可以做自己。”

除了美国,目前,已有包括加拿大、德国、澳大利亚和印度在内的10多个国家允许在身份证件上填写除男和女外的第三种选项作为性别。

德国自2013年开始,就在出生证上新增了一个“空白”的选项。如果一个新出生的婴儿性别分辨不清楚,那么孩子的父母就可以选择“空白”。等孩子长大之后,自己再来决定自己的性别。

2014年,印度最高法院裁定承认“第三性别”存在,在向那些既不承认自己是男性、也不承认自己是女性的人授予合法权利时写道:“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性别的权利。”法院还命令政府部门向第三性人提供和其他少数族群一样的工作和学习配额,以及包括厕所在内的关键设施。

从2017年开始,巴基斯坦允许公民在护照性別一栏更改為第三性别“X”。随后巴基斯坦立法保护第三性别群体的基本权利,在工作、家庭或公共场所歧视和骚扰第三性别群体被视为犯罪。

在我国,针对第三性别群体的各项改革也在逐步推进中,比如在一些大城市中,已经出现了性别中立厕所,以提供给有需要的第三性别群体。

美国国务院性少数群体权利事务外交特使杰西卡·斯特恩(Jessica Stern)对美联社发表评论说,这项举措是“历史性的和值得庆祝的”,并提到这使政府的旅行文件符合“生活现实”,也就是人类的性特种有比之前的两种性别归类更为广泛的频谱。

斯特恩说:“当一个人获得反映其真实身份的身份文件时,其生活便更有体面和尊严。”

同时,也有性少数群体批评政府“反应迟缓”,特朗普更是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挖苦“我们国家还有这种事!?”

相关推荐:

  1. 友善LGBTQI族群 美国发行首本X性别护照
  2. 白宫网站联系表单的人称代词选择发生变化
  3. 今年以「非二元性别者」出柜的8位名人
  4. 部分迪士尼乐园用“所有梦想家”取代“男/女”称呼
  5. 南非将在国民身份证上提供第三性别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