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做了三次

周六下午,天空明净。最近受网上各种“简约生活”播主的影响,迷上了断舍离,隔三岔五收拾一些东西扔掉或送掉。此刻,我还在床上躺着,想着一会去孔令栋那要带点什么去。

想来想去,带瓶Aesop手部洁净露吧,名字都拗口。经常在朋友圈看到它入镜,复古的棕色瓶子带着某种“用起来会很特别”的调调。但又一次,打开快递,旋开闻了闻,快乐就在到手后消散。

开着车,喇叭里放着Maroon 5的《she will be loved》,清风穿过,心旷神怡,今天总算可以好好打个炮放松一下。他突然视频过来,我换成语音,他在电话那头带着撒娇的口吻问我为啥不让看,我说鼻毛没啥好看的。他说帅哥的鼻毛也是帅的……你看,他知道如何剔除边界感。虽刚认识,但给人感觉像个老炮友般亲昵。

“那个,你要不带盒套上来,我家里没有哦。”突如其来的一句,他说自己不敢往家里带这些东西。我说谁要跟你做了,他哦了一句。旋即,我说路过便利店买。他立马又来精神,说家楼下就有。

到了便利店,001摆在收银台最显眼处。从来没用过这个昂贵的套子。拿起来的时候,收银小妹妹一脸纯真地说了句“第二盒有优惠哦”。拿了两盒,再拿了管润滑液,一起塞进了口袋。手里抓着洗手液。

进了他家的电梯,隐约还是有点紧张,饥渴又紧张。

门开了,他穿着红白色的篮球服,雪白的袜子紧绷地裹住了半个小腿肚。他把我拽了进去,几乎是抱我双脚离地去了沙发上再重重地压了下来。亲一次,两次,三次,然后开始交织。我们相拥凝视,恍惚间真觉得像是许久未见的爱人。

嗯,可我始终不大信任这种热情。

我整个人由于性致高涨而肌肉紧绷。“你想吃了再做还是做了再吃?”他一边说一边在我身上亲吻,我闭着眼,不觉拉长这种想象。想象他就是男朋友,在一起两年,情感稳定,无话不谈……然后张开眼,这只是在健身房刚认识的人,唇红齿白只是借来消磨。脑子飞速旋转,脱离当下,不行,还是不想了,干了再说。

他把我拉起来走向卧室。里面是半面墙的白色塑料鞋盒,透明的窗口里全是运动鞋,以及卧室里混合着淡淡的香水味和干净棉质气息。我发现桌子上放着一瓶,快要见底的dirty english。好啊,渣男香。

没等我开口说话,我已经被推上床,秒速剥光,跟拆快递一样。“宝贝你洗了么?”他脸贴着我的肚皮,呼吸有点急促,两幅湿润的身体,如箭在弦,他鬼使神差地从我裤兜里拿出套子跟油。

我把被子拉上来埋在脸上,他脑袋也钻了进来。外面是肉体结合,里面是另一个世界。他直勾勾看着我,我说你别看我。

我们汗流浃背,终于在顶峰释放,我已经学会了如何熟练控制自己的身体去响应对方。忘了开空调,也顾不得粘腻。事后他把粗大的大腿压在我肚子上,拿起了手机,一脸欲望得到满足后的平静。

事情就是这样,得到,满足。之前堆积的幻想都像升空的气泡,一个个破掉,甚至有种欲望被满足后的厌倦感。

我问他会找男朋友么,他愣了一下说我是不是想和他做男朋友。我说不是。他坐起来很认真地看着我问为什么呀?我说还不想,他说会考虑他么?为了不让这个优质炮搭落跑,我伸手去摸他的脸说当然,他亲了一下我的手心。

他在玩手机,我在颓靡,偶有闲聊。但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又奔赴过来。年轻的身体不知疲惫,他已经挺起来,可我还在不应期。我说饿了你赶紧给我做吃的去吧,他在我身上腻歪了一会,起身去厨房。

我环顾他的房间,发现门旁边有张发白的照片,上面是他,一个咯咯笑的大胖小子,手里拿着玩具枪,圆润的脸盘跟现在一模一样。

我走去客厅,看见了放在电视柜上的全家福。一家四口,他旁边还有个跟他很像的女生,应该是姐姐。他们都像他妈。感觉赤身裸体看着他们好没礼貌,便去了另一个房间,是他爸妈的房间,床头挂着他们夫妻的照片。爸爸环抱着妈妈。感觉这是一个很有爱的家庭,整个家里也干净整洁。

他光着屁股,穿着围裙把自己关在厨房里忙碌。我想推门问要不要帮忙,但怕他真让我帮忙。去了客厅,像只猫到了个新地盘。然后听到外面走廊里有脚步的声音,怕是他家人回来,就又钻回他房间。

我穿好衣服,去客厅坐着看电视等吃。他带着一身油烟味端了两盘煎鸡胸出来,上面还有玉米跟紫薯。他去屋里换了条内裤,又拿了两瓶椰子水出来。会做饭的男生真性感我说,他说自己不做的时候更性感,一边笑一边往嘴里塞鸡胸肉咬了一大口。跟我一样,他吃东西也很快,几分钟就啃完了一盘子的东西。吃完瘫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看着,他又扑过来。

在沙发上啪啪,怕门外邻居听到,我们又去了卧室。这次他花样繁多,激烈却不如第一次会凝视,第二次是奔着秀技跟释放了。

第二只落地。他又拿起手机,大腿再一次压在我肚子上。我说你什么臭毛病啊老压人肚子。他说这样让他感觉踏实。我说我休息会,待会上你,他说洗过了哦。我开玩笑说你这样没有0会跟你的,他耸耸肩说大概率不会找纯0。

后来,我用掉第三个套子,就像他第一次上我那样去上他,可发现他老把眼珠子滚上去,像个封闭的世界,自己在里面忙于耕耘快乐。他的声音里会带着点点颤抖的声音,尤其幅度大的时候,有种反差萌,也喜欢咬人手臂。

完事,这次我把大腿压在了他的肚子上。我们没有看手机,聊起了那张照片,他说那是他爷爷拍的,但爷爷在他7岁的时候就走了。照片后面有一句他爷爷写给他的话,写的是一首诗,他呆板地念了几句,跟思念相关的诗句。只记得诗人姓徐。我这人记名很差,最爱问的三个问题是叫什么,哪里人,多大了,但扭头就忘。

腻歪够了,我说我要走。他拉着我的手说什么时候下一次,眼里疲倦又带着色欲。我说看心情吧,估计要好几天。他一把抓我过去,我失衡坐在了他大腿上,像个KTV小姐。一阵厮磨,他又开始蠢蠢欲动。Ah youth,真他妈youth。

我说我真要回去了,从穿衣到出门,从走廊亲到门口,他腻歪得不行。等门一关,我向电梯走去,一种熟悉的失落感袭来。嗯,我是不大相信这种靠肉欲燃起来的热情,来得快去得也快。

车开去一半,他发来信息,说晚上可以住外面,他去开房。我没回复。又开了一半,他发来说我是不是把洗发水忘在他那了……我说那是送给你的洗手液。他发来了三排爱心。

相关推荐:

  1. 一个让人非常讨厌的1
  2. 钟点房男人
  3. 陷在给同性送外卖里的美团小哥
  4. 日久生情的两个人
  5. 床品糟糕的肌肉男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