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婚逼我出了柜

我妈妈是学医的,在我小学四年级时,她在修研究生,当时读的是心理学的学位,所以拿回家一堆心理学的书。我小时候爱看书,就挑了其中一本叫「变态心理学」的来看。书里就有同性恋一章。当时我还没有性发育,看完了就觉得挺有意思啊,原来还有这么一群人。

在六年级的时候,我就确定了我是同性恋,那个时候就很清醒了,没有像一般的孩子那样,一天恐慌也没有。因为我看过之前那个书,觉得啊,原来我不是最多的那一群人。当时书上,记得有一个地方讲到,动物界有同性之间交配的这个行为,然后人群里面从古罗马帝国记载以来,到咱们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都有过这样的事情。这个从性心理来讲,是很正常的,不是有病,也不算精神类疾病。

我们家是离异家庭,从小就几乎我跟我妈相依为命,茕茕孑立。我妈呢,一个单身女人带个孩子,又是医生,算是职场女强人,非常强势,如果她不强势的话,就没办法生存。然后一家子,我姥姥啊,我姥爷啊,包括我舅舅,全家实际上都是指望着我妈一个人,她是家里的精神支柱。这样,她的坚强就对我的教育形成一种很严厉的气氛。她严厉不是指在学业上对我的管束,而是说,你要做一个好人,你不能跟我撒谎,你不能去欺负别人。我妈对我三观教育特别正。

在我妈这样的教育之下,我很小就知道不能和她说这个事儿。她的世界里是不允许不一样的。小时候,比如说,看见班里谁谁谁有一个特别好的书包,我妈就要给我买。就是不能因为你是单亲家庭,就让人觉得你在别人面前矮一等。如果我去别的小朋友家做客,我妈一回来就问,你去人家干什么了,吃什么了,怎么玩的。问完以后,下回他们來我们家做客的时候,我妈会在那个基础上乘以二。我就发现,我妈特别害怕跟别人家不一样。

其实我大学的时候就基本出柜了。如果你是我朋友的话,你问我我就说。像我们宿舍,人接触得很近,我很早就说了,什么你给我介绍女朋友啊这种事情,挺耽误我精力的。工作以后呢,好的同事,甚至客户都知道。就是这种事情我觉得没必要隐瞒。这个时代了嘛,大家也都比较开明,因为也在北京,这个城市也很宽容,我基本上没任何压力。唯一不能出柜的地方是,始终我在跟我自己说,就是家里。其实我试着说过一两回,试探。比如,张国荣去世的时候,我就跟我妈说,你看多好的歌手啊什么的。然后我妈说,是啊,你看长得多漂亮。我说对,他是同性恋。然后我妈说哦。我说妈你对同性恋是什么看法呀。我妈说,没什么关系吧,反正也不是咱家的。后来我就觉得我妈是只要不是自家的,她是不太反对。说实话我也比较怕我妈,就真的是怕,怕她哭,怕她伤心。其实我没怕过谁,然后我就一直不敢说。年纪越来越大了,中间我也有过一段比较长,长达八年的恋爱。这个八年期间我就是,可以顶住所有的压力,给我介绍个女朋友什么的,因为我恋爱期间我高兴,你要给我介绍,那我就相亲去好了,相亲然后我搞砸就好了,我有这心理能力去承受这些。

后来呢,前年年底吧,我和前男友分手了。分手了之后,心情也不太好,我都30了,家里面呢,就对这个事情不能容忍了。我妈实在是压力太大了。我说那就来吧,那我就想办法,我就考虑到形婚这条路了。但我还是跟这个拉拉的圈子没什么交往,我就在一个形婚的网站上,注册了一下我的信息,发现还挺全……照片、职业、收入、甚至于角色,啊一堆。就好神奇,第二天就一堆人,你也可以选择他们,他们也可以选择你,就好像aloha配对似的。

然后就有一个人主动联系了我,这个人我觉得挺靠谱的,她还是个名人,是个体育冠军。然后就见了面,感觉都挺好。为什么,因为见面的时候,她就说,我就是想找一个挡箭牌,其它的也不太想。我说那太好了,我巴不得是这样的。就是咱俩,你有你的义务,我有我的义务。你家人需要时我出现,我家人需要时你出现,但是咱俩各有各的生活,多好啊。

就这样在去年年初吧,就冬天,新旧之交的时候,我们认识了。过年我就把她领回了我们家,过了年就回她们家。我的家人还都挺高兴。然后她呢,因为就是,虽然长得像个假小子吧,但是也还好,不是一说话就像个男人的那种。主要是这个女孩子也比较利索,我是这种感觉。然后平时一个月可能通一次电话,聊上几句微信,到了彼此要去对方家里的时候,就先互通有无一下。我在北京,她在老家,我就会把我在北京的住所,拍照片给她看,我的位置啊我家的情况啊都让她知道。然后这个女孩再去我们家的时候,我妈问起来她就方便应答,就是“我去过北京,我们俩同居了”。

去年年底的时候,她提出来说我们结婚吧。我就答应了。然后这个事儿就有三个重点的问题:第一个,要不要领结婚证;第二个,要不要孩子;第三个,如果要孩子,怎么要?后来我们初步达成了意见,我也特别高兴。第一呢,不领结婚证。形婚嘛,你一领结婚证,涉及到财产问题。我有我的财产,她有她的财产。第二呢,孩子的事儿呢,先不想,未来需要的时候,就说两个人不能生养,就领养一个。我个人是不希望和她生孩子,不管是试管,还是别的什么方法。因为达成这个共识呢,那年春节是在她们家过的。她家人还都挺喜欢我的,我也挺喜欢她们家人的,说实话。哎就觉得啊,终于可以幸福了,一切都挺完美的。那就敲定了,明年下半年结婚。然后我在市里定了一个最贵的酒店,定金也交了,相关准备的东西呢……因为我做广告做公共关系嘛,有很多的人脉,这方面婚礼的资源很多,也都已经弄好了,就整个很有气势,觉得挺不错的。甚至还有一个藏传佛教的师父,也很高兴,愿意來,帮我(咣咣咣),你说好不好。

都好了以后,就在上个月,忽然这个女孩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这个……我要再确认一下……第一我希望结婚领结婚证。如果你觉得财产什么的,可以公证。但是第二呢,婚前你要跟我签署一个协议。这个协议里面呢,是要把你每个月薪水的40%-60%给我。”我说为什么呀,她说,“这是……因为我要给你生孩子。”我说咱们不是要领养么?她说“那都是胡闹,我仔细想过了,我们一定要生孩子,不生孩子父母会不断地逼我们。”我说我可以跟父母说我们两个不生养啊。“那我妈我爸也会拉着我去医院查。”我说我们查过了,我可以给你开假证明……她说不可能的,而且说我们一定要有一个自己的孩子。而且说,“我跟你相处,已经了解你了,你还不错。”

“你就想我们就是一个没有性生活的夫妻好不好?”

我说干嘛要没有性生活的夫妻呢?没有性还叫夫妻么?

然后她说,“你要在这个社会上生存,我们总是要成为社会的一部分啊?我们只有成为夫妻,才是社会上的一部分啊。”

我说这样那咱俩价值观上的相差太大了,我对世界的理解和你对世界的理解不太一样。

她说你其实还没长大,别看你年纪比我大很多。她90后。

她就说,“你还是一个孩子,我跟你讲。”

她來给我讲什么是社会,什么是世界。她那天晚上逼得我不睡觉,不断地打电话要确定这个事情。我说你不要再逼我,再逼我我就出柜了。

那一刻,我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你知道吗,就是我(一下子)翻起好多我成长的经历,就是我忽然觉得我这辈子啊,撒了太多慌。我对家人撒这个谎,因为一个谎,你要不断地去编更多的谎言去弥补它,(我)好累好辛苦。过去我觉得能承受,是因为……我有,我在恋爱,我为了我现在的这个同性的性生活……同性的这个恋爱。但我忽然发现,这不是一辈子的事情,我也不能一直对我妈这样。然后我就跟她说,这样吧,咱俩算了吧,终止、停止一切,然后我要跟我妈出柜。就这样啊,断了。

第二天,我给我妈打个电话,说妈你来北京吧,咱们看看家具,我买了套房子。来了后我就没跟她提去看家具的事儿,我就说,妈我跟你说一件事情,就是说……我……你先说我是不是一个好孩子啊。我妈说,是啊,你怎么啦,别吓唬妈。然后我说,那我要是个好孩子我就不说(这个事情),但有一件事情还是得跟您说实话。我说,我喜欢男的。我妈哭哭哭,一直哭。然后第二天我妈还给我带到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就是精神病医院。带到那个医院以后,大夫说他没病。当时跟我妈说,您得去看心理干预。然后我就给我妈预约了一个心理干预的号,三天后我们又去了北大六院,那个大夫很厉害,跟我妈聊了一个下午,算是聊通了。

那个女孩,因为拿过几个冠军,也有一些积蓄。所以她要的面子,我也能满足。其实整个过程呢,我没让她花过一分钱。比如订酒店,定金就是两万多,都是我花的,但定金肯定要不回来了。然后那个每桌的标准呢,都是按照将近四千块钱来定的,在老家那样的城市算是最高的标准了。唉……还有一并的比如她们家人这边的红包啊什么的花费,我都准备好了,房子我也买了。然后她去年还要买车。我说可以呀。她买了个十八万的车,我出了一半,九万块钱。其实这些东西,按理说,也不是真实的婚姻,所以不出也没什么。但我觉得,我当时也是抱着说“相安无事”的心理,都出了。那边又说呢,结婚的时候,她妈要面子,说想换辆车。因为我不喜欢车,我自己也没学,也不开。我说那行,换呗,你想换就换吧。她说想换个60多万的车。啊?我说那你还得花60多万呀?她说,“我妈的意思是让你花。”

哎,我说这就过分了,不是说咱俩,当时我还没有到谈崩那一步,我就说你再考虑考虑吧。我就说,是吗,你妈要是真要那个面子吧,别60万的车了,300万的车我也能搞到,我朋友也多,咱们借一辆去吧。是吧,婚礼上一开,然后你妈来了你就开他的车,就我朋友的新新的车,没有问题。那个奔驰G65,300多万,你喜欢开你就开着,没问题,我那朋友随叫随到。

她就说,其实我也想要。

这个过程中呢,实际上我慢慢地就感觉到两点。第一呢,就是女人和男人本质不同。她虽然是拉拉,但是,她在这个社会里面,她要有安全感,她其实是渴望家庭的。另外一方面,她底子里可能还要自私一些。也不能说自私吧,也就是自我保护意识更强一些。这话就没有贬义了。就是她希望,我有我同性的爱情,但我同时希望也有社会上(很满足)的一面。所以形婚不是大多数,像我这样的,对,最开始想的那么简单。就是说,有一个招牌,有一个幌子,能够挡住嫁人之恐,没那么简单的。对方想的和你想的不是一回事,至少在我身上是这样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这种她对家庭的渴望,会让她对形婚的男方产生不切实际的期待。这个期待呢,就是除了性以外还有一种丈夫的期待。对,你其实就是个丈夫。是家庭角色甚至社会角色上的丈夫。这个,我是满足不了她的。我是管别人叫老公的人。虽然我有时候也是充当一下老公的角色,但我普遍在家的情况是充当被动的一方。我没法给予她想要的那个。我可以很负责任,但我负责任的角色感不一样,跟她(想象的)不一样。

还有第三点,就是她对你的这个期待,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讲的话,是一个极大的心理折磨和负担。我们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因为她的出现,你要想。比如说,你要想经营家庭的事情。因为同性之间,家庭的经营其实很累,你也知道,很辛苦。突然,又多了一份家庭,而且是一个你从来不熟悉的,有女人的一个家庭。你真的好累,因为背后还有两个大家族,实在好累。我要想着怎么跟她妈说,然后想着每个星期给她妈她爸打电话,也要想着她那几个姐夫。逢年过节,我除了想我爱人,还要想他们?好累啊。

还有,另外一个,其实我没有经历过的就是,孩子的事情。这是很重要的一个事情,最终导致我出柜,其实我想来想去,到底是孩子,是她提出要生孩子的。我唯一不能容忍,其实那些我都能忍啊,哪怕是钱的事情,忍!但孩子的事情我没法忍。

我爱孩子,我也想要孩子,但是这孩子一定是我和我的爱人养大的,绝不能是我和她养大的。我们,要不然这孩子养大了,我没法跟孩子交代。就是原来你是一个,爸爸妈妈为了哄骗奶奶爷爷姥姥姥爷的一个工具?你不是因为爱而出生的。我可以和我爱人养一个没有我们共同基因的孩子,哪怕我们领养他的时候都已经五岁了我都愿意。你,你是,两个爸爸共同爱上的。这个跟我小时候家庭有直接关系。就是一个没有爱的家庭,冷得跟冰窖一样。真的,我到现在,(这都是)我没办法跟我爱人吵架的原因,就是(为了爱)我不能吵架。我妈和我爸在我童年的记忆中,天天吵一天,我对这个有心理阴影。我们家只要我和我爱人一吵架,我就闭嘴,我就会出门,我就会冷静会儿我再回来,我不能吵架。我从小,只要家人吵架,我就有一个很暴躁的时期,我就可以把家里头所有能砸的我全砸碎。拿砸碗筷的这些声音,掩盖他们吵架这个声音。

所以她要是跟我生这个孩子的话,你知道,就是,她这个孩子可能会像我一样,就特别,害怕冰冷。唉,我就觉得不行,就是咱不能要孩子。因为要孩子,你是要养这个孩子的。你养的孩子我不会爱他的,你不是我爱人。

最根本的原因其实是孩子。

最后她跟她们家人说,我们俩去婚检了,我有这个不育症。我能接受,所以她妈也不好意思给我打电话。

但是我内心,说实话,我想跟她妈她爸通个电话。她妈她爸对我还是不错的。我就是想跟她父母说声对不起,但是这对不起也没办法说,所以就是,很多(这样的事)……

说实话,她父母的那种要求,她们家在农村,我完全能理解,因为我们家,我姥姥姥爷也是从农村出来的。我小时候在农村生活过。我有一年特倒霉,八岁还是九岁,那一年就是腮腺炎和麻疹,都长齐了。我就休学了。这时候,我姥姥就说,你别在城市待着了,咱回农村吧。就带我回老家,那是我童年最快乐的一年。那一年我就特别,特别舒服。而且去看农村的姥姥姥爷、爷爷奶奶们、叔叔阿姨们怎么生活啊,我就很了解了。跟那些朋友圈的亲戚们都一起相处啊,她们想法我很了解啊。中国农村人的想法就是,骨子里特别善良,但是有一些很市井、市侩的地方,就是我不能在别人家丢人,我要比别人过得好,我要争面子。

所以就是说,她父母这些东西我真的能理解。当然她父母对我的好呢,我是完全知道的。她心里头喜欢你这一点,人和人之间是能感受得到的。但你不要觉得这是个好事儿。对方的父母很喜欢你,到最后对于你来讲,会是一个心理负担。你会承受不住的,他越喜欢你,你就越不自觉地愿意给自己上责任。

其实这个时代,我反思了,我们都是很自私的人。但自私不是一个贬义词了。自私是什么,就是个人主义,就会把个人体验、个人感受放在很外面,就是为什么这个时代出柜的人越来越多。其实我们可以不出柜,我们出柜就是想自私一下,说白了,就是想活自己。活自己毕竟是要伤害父母的,这是一定的。那你这么想一下,如果你去形婚,你又多了一个父母。你那个自私的心和你要付两份儿子责任的这个责任感,一起在那里冲撞。你可能一时半会儿能承受,时间长了,随着你对这个“自己要有一个同性家庭”的渴望的加强,和你这边形婚的生活的深入,两边的这个矛盾会彻底地撕碎你。

我妈有一天,给我打电话了。因为我妈也有他男朋友嘛,我妈男朋友对我很好,我也很喜欢他,除了不叫爸,其他的我都视作父亲。

我妈说,我找你这个叔叔的时候,全家人都反对,只有你站在我这一边。妈想通了,我不能理解你的行为,但是,我不能让你一个人,站在全世界的对立面……

这是原话,当时我就,真的是泪如泉涌。

哭得真的是……我觉得我妈好爱我……我好爱我妈……

我还没跟我叔叔聊这个事情,我妈跟他说的。我说你一定要跟他说,因为,你要有人跟你分担这个,你不要一个人承受这个。我妈就跟他说了。

但他,我觉得无所谓。我这边,就是,我只要找到一个……爱人吧,稳定的话,会跟他出现在我妈面前,我们再领养个孩子。(到那时候)我觉得我妈会越来越能接受的。

相关推荐:

  1. 形婚的坑:强迫行房、讨要分手费、云养娃
  2. 形婚五年,离婚后,我向父母出了柜
  3. 山东形婚纪实:QQ群相亲,婚礼AA制
  4. “直女+GAY”组合的摩门教夫妻:“这样的婚姻太美妙”
  5. 一块钱的心形直男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