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和围围为求共同获得养女的亲权,打了近3年的诉讼,如今终于如愿以偿,成为全台湾乃至亚洲第一对合法共同收养子女的同志家庭。

台湾高雄法院周二(12月4日)裁定许可,允许男同志“喵喵”收养其同性伴侣“围围”的养女“肉肉”,终结近3年的法律救济,成为台湾、也是亚洲第一个同性配偶双方皆拥有非血缘小孩亲权的同志家庭

喵喵和围围梦想在婚后一同养育儿女。2019年时,“围围”收养了女婴“肉肉”,但依据台湾现行法规,同志伴侣仅能收养配偶的亲生子女,无法收养配偶的养子女,使“喵喵”不能获得“肉肉”的亲权。夫夫两人上法院争取权益后,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认为,收养事件应该以子女最佳利益为核心,因而裁定许可“喵喵”的收养声请。

台湾于2019年开放同性婚姻,然而“跨境同婚”、“收养子女”等权益仍旧是现行法律的未竟之处。LGBTQ组织“彩虹平权大平台”指出,同性婚姻通过两年多来,许多同志团体持续为同性配偶无法共同收养子女的问题进行修法研议跟倡议,并组成律师团来协助三组同志收养家庭争取权益,“喵喵”及“围围”就是其中的一对。

彩虹平权大平台表示,这三组家庭有同样的共通点:其中一方皆以“单身身份”收养子女,在同婚通过后跟伴侣结婚。但因为同婚专法限制同性配偶只能收养另一方的“亲生子女”,非养父母的一方因此被迫走上司法救济,向法院声请收养“配偶的养子女”。

除了法院判决许可的这组家庭之外,另外两组家庭在日前都已被一审法院驳回,进入抗告程序。

台湾于2019年通过同婚后,社会对同志族群包容度逐渐上升,但法律上仍有未竟之处。

同志团体:正式修法为目标

同志团体虽祝贺“喵喵”顺利收养女儿,但他们也表示,由于这个裁定效果只对诉讼的当事人成立,没有通案的法律效力。这也意味着,未来其他遇到同样状况的同志家庭,仍须自行寻求法律救济。

对此,“喵喵”与“围围”也通过脸书表示:“虽然我们这一案开了先例,但也仅适用个案;三个案件,一审的结果不一样,希望司事官(司法事务官)不一致的见解与裁定,更证明修法及释宪的必要性。”

两人认为,审判不应违反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或违反“宪法”,并强调同志收养家庭的孩子,不应依家长的认同,或是否亲生而有不公平的对待。

彩虹平权大平台执行长吕欣洁向媒体表示,多数同志收养家庭目前孩子都还小,但由于只有一方有亲权,使得另一方不能进行医疗相关决定、没有育婴留职停薪的福利,甚至在疫情期间还遇到幼儿园只准法定家长才来接小孩等状况。

“事实上,司法救济费力耗时,有意愿和时间进行诉讼的家庭有限,”吕欣洁说,“如果工作等条件不允许,也就必须承担这些不平等的待遇。”

吕欣洁认为,这些是当初台湾同性婚姻通过时使用专法,而非直接适用《民法》的结果。“我们很难每个案子都去处理,最终还是要直接去修改法案本身的缺漏,”她说。

台湾对同志家庭包容度上升

虽然法律仍有缺陷,但台湾社会对于同志家庭的包容度正逐年上升。2021年5月,彩虹平权大平台曾公布LGBTQ相关民调,发现在共同收养议题方面,有59%的民众支持同志收养小孩,支持度比前一年增加2.2%;另有58.7%的民众支持修法,让已结婚的同志可以平等地收养小孩。

台湾“行政院”2021年5月也曾公布另一份民调,显示有超过6成的台湾民众表示支持“同性伴侣应该享有合法结婚权利”,另有67.2%的民众同意“同性配偶应该有领养小孩的权利”。

对此,吕欣洁表示,自同婚通过以来,越来越多台湾民众可以接受同志有小孩,这也使得该团体在推动同性伴侣共同收养的议题时得到更多支持。

然而她也提到,在“喵喵”与“围围”的新闻发布后,即便社交媒体上多数网友都对这个新组成的同志家庭表达恭喜,仍旧有不少反对声音,质疑孩子并无选择的权利、并认为同志家庭成长的孩子未来可能会遇到歧视。

像是有台湾网友评论称:“这小女孩未来让人担忧!同志我尊重!领养小孩请法官三思!”又或“实在不敢去想这个孩子的将来。”

吕欣洁说,台湾的收养流程繁复,社工会进行非常多的评估、审核当事人的经济条件、成长背景及伴侣关系等状况,最后由法院裁定是否可以收养。她表示:“这样的层层把关可以破解外界许多疑虑。”

至于同志家庭长大的孩子遇到歧视怎么办?吕欣洁强调,这不是孩子的问题,而是台湾性别教育需要继续加强的问题。“任何弱势族群都可能遇到一定程度的歧视,”她说,“我们要做到的是如何去接纳不同的族群。”

相关推荐:

  1. 台湾:新北市新年新政 同性配偶也可申请生育奖励金
  2. 宣称“无性少数”的波兰,竟有7成民众同性领养
  3. 美国女同办理领养被拒起诉联邦政府
  4. 台北修改生育奖励金发放办法 同志家长家庭入列
  5. HIV弃婴自述:被领养后我有了两个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