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当局在近日修改了法律,规定自2022年1月1日起,年满16岁的公民可以自行前往民政登记部门修改自己的出生性别登记,而未满16岁则需要监护人陪同。与一般意义上对西欧国家的印象相反,瑞士存在着广泛的直接民主传统,直到2020年全民公决后才允许个人变更出生性别,瑞士当局遂根据公投结果对相关法律进行修订。

新的变更性别登记称为简易程序,此前如果一个人需要变更自己的性别,需要向当地法院提交变更申请前完成性别重置手术和激素治疗,同时需要经过自我和两名医生的心理评估,在一些地区要求,必须以完成变更后的性别生活一段时间,且新的名字必须已经正式使用若干年。

按照现行的标准,提交变更的申请需要1000瑞士法郎(约合人民币7400元)的费用,随着新规出台,跨性别者个人可以在没有医生或法院介入的情况下合法变更出生性别,流程和费用也将大大缩小。瑞士跨性别者网络(Transgender Network Switzerland)的法务负责人Alecs Recher说:“我们非常高兴能够通过一个非常快速、简单的程序,在自决的基础上获得这种合法的性别承认。”

近年来因为性别问题产生的争议源源不断,最近JK罗琳被哈利波特宇宙除名的风波,起因就是她今年6月发表有关于性别的争议性话题,与瑞士相似,英国当局在2019就计划修改相关规定,允许个人通过简易程序修改自己的出生性别认定。

方案推出就引起了争议,一名名叫Maya Forstater的女性在公开场合抗议,她认为这项政策会侵犯女性的性别空间,随后她被控法庭指控以“攻击性和排他性”的语言针对特定族群。

JK罗琳在得知消息后在自己的推特上力挺这位女士,Maya也曾在推特中表达“男人不可能变成女人”,而罗琳写到“生理性别不容置疑(sex is real)。”

反对者们普遍认为,如果更改出生性别适用于简易程序,将意味着任何人只要表明“修改性别的意愿”就能随心所欲地修改性别,这将加重不同性别之间的冲突,同时对于女性来说,她们将变得更脆弱,其中最常见的就是针对女性的偷拍和骚扰——如果一个人声明自己是跨性别并做了出生性别的变更登记,就可以随心所欲的进入女性专属的空间。

JK罗琳也认为,如果承认所有跨性别者的性别,会导致“真正的女性”权益被侵犯;“跨性别者不应该和女性使用同一间厕所,如果有异性恋男性假扮成跨性别者,会导致女性受到侵犯。”

这样的担忧有数据支持吗?从结果导向来看,瑞士当局的修法并不是孤立的,包括比利时丹麦瑞典挪威等多个国家规定将性别选择与手术脱钩。2018年开始,瑞典当局修改法律,允许跨性别者通过简易程序变更出生性别。

根据数据可知,2019年度瑞典国内报告的性犯罪中有关于偷窥在内的猥琐行为发案率(molestation)并没有显著增加,而是与前三年保持稳定。

更早如挪威,在2016年修法,使得跨性别人人可以通过简易程序变更其官方文件上的法定性别,而不需精神疾病诊断,也不需进行完全的性别重置手术。同样其性犯罪发案率也没有呈现剧烈变化。

Number of reported sex crimes in Norway from 2011 to 2020  Statista

目前,没有任何研究或者数据能够说明,由于给予了跨性别者简易程序以变更出生性别而导致的性犯罪增加。

所以真正的争议,是在一个由二元性别划分的空间里,出现了一个不符合二元性别定义的个体时,可能会随之带来的问题。一个长发飘飘的人进入男厕,会不会对里面的男性造成不适;一个留着寸头的人进入女更衣室,会不会对里面的女性产生困扰?

正如JK罗琳在今年6月在自己的推特上说到:“我的生命与生活经验,都是在女性身分下所塑造的。我理解也爱着跨性别族群,但抹去性别概念,会导致许多人无法有意义地讨论他们的生活经验。”

刚刚过去的东京奥运会上,新西兰的选手劳蕾尔·哈伯德(Laurel Hubbard)就引起了广发地关注。批评者认为,她以一个男性的骨架参与女性的比赛,是一种极大的不公平,但是这些批评者忽略了一个事实——劳蕾尔在33岁就完成了性别重置手术,并且也完成了法律文件的变更,此前她已经以女性运动员的身份参与了多个国际比赛。

劳蕾尔·哈伯德(Laurel Hubbard)在东京奥运会 BBC

面对争议,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对媒体说到:“此前国际举重联合会已经制定了奥运资格赛的规则,这些规则适用于运动员,你不能在奥运会比赛期间改变规则。规则已经制定,那么就必须按照规则执行。世界上所有运动员都必须遵守规则。”

我们今天面对跨性别者性别变更的问题,本质上需要解决的是决定规则的规则,而不是某个孤立地构成性别的要件,倘若器官不是决定一个人性别的标准,那么决定一个人性别的同样不应局限于器官之上。

跨性别者通过简易程序变更出生性别有其内在的合理性,影响跨性别者能不能进行手术的要素是多样的,例如生理健康、个人收入、教育背景等等原因都会左右手术与否。

其中最棘手的问题,就是学历和随之而来的就业问题,因为在学历证书上清楚地标明了取得者在当时的性别,如果一个跨性别者在取得学历证书后再进行性别变更,那么就会面临学历失效的问题。

根据现行的学历管理规定:包括性别在内的学历信息自统一录入学信网之后,学生就必须在毕业之前更改。一旦毕业学校不得变更证书内容及注册信息,也不再受理学生信息变更事宜。

就在12月26日,日本当局的教育委员会宣布,从2022年开始,除东京地区以外,全日本各地的高中入学申请表中的性别一栏将被取消,学历证书将不再与性别挂钩。东京地方业已决定未来也会逐步取消高中入学申请表的性别栏。

对于性别问题,德国当局的政策也许更为合理,一个人在出生时候的性别可以登记为空,直到当事人有意愿确认自己性别时,再通过既定程序登记自己认同的性别,同时德国在2018年引入了“第三性别”,使得性别在男女之外多了一重选择。

性别所影响的,从来就是不是一部分人,而是和每一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世界能容纳70亿个不同的个体,同样也能容纳多一种性别。🌈

相关推荐:

  1. 哈利波特首映20周年庆典活动“开除”作者J.K.罗琳,因反跨言论惹众怒
  2. ILGA称J.K.罗琳的反跨性别言论给英国造成重大损害
  3. 瑞士新规明年实施 年满16岁可通过简易手续变更性别
  4. 瑞士明年7月起允许同性结婚
  5. 瑞士同性婚姻公投,所有西欧国家已实现同婚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