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平的两端摆放着两样珍贵的物件,一件是「难得的爱情」,一件是「喜爱的工作」。对于很多人来说,两者并不需要取舍,但是对于生活在小城的同志来说,这是一道只能二选一的人生选择题。

01.鼓浪屿之波

美丽的鹭江将厦门岛和鼓浪屿分成两部分。隔江相望,红瓦白墙的独特建筑藏匿在翠绿之中,宛若一座海上花园。

兵兵从深圳辞职后来到厦门。这本是一次没有计划的旅行,可当他在鼓浪屿上看到一份旅店前台的工作时,竟然动了心,「反正在这里玩儿也要花钱,顺便做份前台的工作」。就这样,「办理入住」、「陪住客聊天」也成了兵兵在这个岛上旅行的一部分。

入职半个月的一个早上,兵兵在Blued上收到陌生人——也就是现任男友——的招呼。

「好近啊。」「嗯,好近,出来见个面吗?」

男友出现时戴了一个太阳帽,挂着一个单反,上身是灰色T-Shirt,下身是速干裤,形象非常游客。兵兵对男友的第一印象很好,很「面善」。男友对兵兵也颇有好感,在离开厦门前一直都在岛上陪着兵兵工作。

男友第二次来鼓浪屿是半个月以后的事,那天是兵兵27岁的生日。男友乘着船向鼓浪屿靠近,迫不及待地想要讲述这半个月的思念。而单身27年的兵兵,感觉自己就像是曾经人烟稀少的鼓浪屿突然迎来归国华侨在此大兴土木,落地生根。

兵兵是湖南人,男友是四川人,鼓浪屿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终归只是短暂驻足的地方。当男友准备回自贡工作时,兵兵「申请」去他的老家待几天,然后再前往成都。

不料,这一待便是两年。

02.来到自贡的一个月

刚踏上自贡的土地,男友就对兵兵说,「我希望你留下来陪我。」兵兵拒绝了,「我不是很想留在这里,更想去成都做民宿。」

自贡是四川的一座老工业城市,给兵兵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老人很多。

兵兵住在男友的家里,这里属于城乡结合部,周围的房屋有些破败,也很难见到年轻人。同志更是少之又少,打开同志软件,最近的人要在四五公里以外。「小区的周围、菜市场里、街道上,感觉90%的人都是老人,」兵兵说。

即便在自贡市区,情况似乎也是如此。城市「老龄化」意味着兵兵的工作机会不多,这是他面临的最直接的挑战。

「我差不多要走了,」一次吃饭的时候,在自贡生活了一个月的兵兵提出离开这里。

男友嘴上说着同意,但是心里却是万般不同意。

在这座城市里,同志似乎没有爱情。男友在老家认识的同志,要么是已经结婚的深柜,要么就是在准备结婚的路上。大家习惯在线上沟通,但都只是寻求某种程度上的慰藉,没有勇气过属于两个男人的生活。

男友有这份勇气,他很早就和妈妈出柜,希望能找一个男孩儿一起生活。但是这个城市不给他机会,男友唯一一次恋爱是在大学时期,但是毕业后他回家乡任教,恋爱对象则去了其他城市,最后因为异地而分手。

男友喜欢兵兵,希望兵兵留下来和他一起生活。但兵兵和那些离开小城的青年一样,心里向往着大城市,不然也不会一毕业就去到深圳。

是选择自己的人生放弃这段感情,还是选择这段感情放弃自己的职业?兵兵心里纠结了一个月的问题,在他对男友说出「我差不多要走了」的时候,终于做出了决定。

03.在小城生活的危机

兵兵没走成。

因为之前投到成都的几份和民宿相关的求职简历都没有回音。

随着求职的挫败,内心选择爱情的声音在不断放大——「要不为了爱情,稍微委屈一下自己?」

兵兵脑海里存着一句话,「一段爱情可以让人快速地成长起来」,初尝恋爱滋味的他用这样的理由说服自己留了下来。

兵兵开始在这座城市寻找工作,但是更多的都是奶茶店、饭店等服务性质的工作,职业天花板触手可及,生活也不算体面,这都不是兵兵想要的。

直到一份教师岗位的出现,兵兵重燃希望。

但他要面对的,不只是工作,还有同样棘手的事情。

「这个碗怎么可能只洗一遍呢?」「这个炒菜怎么可能不放猪油呢?」这些语气急促、对兵兵不太温柔的声音都是来自男友的妈妈。

兵兵和男友,还有他的妈妈一起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虽然男友已经出柜,并且妈妈也接受了兵兵的出现和存在,但是在她的心里,那簇希望儿子能如小城里的每一个人「正常生活」的火苗不会熄灭。

有一次,男友的表妹要结婚了,妈妈就当着兵兵的面说男友,「你看你表妹都结婚了,你也要结婚。」男友早已见怪不怪,也习惯用「我不会结婚的」这样的话去浇灭妈妈残存的希望。但妈妈并不放弃,等到表妹生娃的时候仍会继续「点化」两个人。

一句话说给两个人听,兵兵只能默不作声,但是心里特别难受,「感觉自己不是这个家里的人,每时每刻都有会被赶走的感觉。」

曾经试图努力经营的爱情亮起了一盏红灯。

04.分手

兵兵发现,男友是一个妈宝男。

有一次,男友对兵兵说,「我妈说我了,说你刷的碗不干净,你下次刷干净一点吧。」兵兵很不开心,他觉得,当两代人因为观念产生分歧的时候,男友只会让自己妥协,迁就于妈妈,没法充当两个「陌生人」之间的缓冲垫。

兵兵说,「刚恋爱的时候,你会飞蛾扑火,你会拼尽全部力气去爱一个人。在这个过程当中你肯定会受伤。当你受伤的时候,你就会变得理智了。你知道在生活里面,除了爱情,还有你自己。千万不要把自己给弄丢了。」

爱情的激情期过去,生活上暴露了更多的很难轻易改变的问题,这让兵兵又一次想要离开。

兵兵辞掉了那份教师的工作。入职之后才发现,这其实是一份教育销售的工作,你要去城里招生,才能成为这批生源里的「班主任」,和兵兵想象中的教师岗位出入太大了。在工作了半年后,他终于提出了离职。

而离职这个决定,让男友的妈妈很不高兴。

「你不要辞职,我妈不高兴,」男友说。沟通下来兵兵才知道,男友妈妈是觉得辞职后他要花自己儿子的钱,心生不快。

也许在大城市,兵兵可以拥有一份满意的工作,拥有一份稳定的收入,而不至于寄人篱下,兵兵这么认为。

「我不想在这里把自己耗死。」

去成都的想法被再次提了出来。男友先是说,「你去了我们就分手吧」,但马上又给了这段感情一个缓冲期,「你要去成都也可以,我们先不分,要是你找到了合适的朋友,我们再分。」

05.平凡之路

兵兵的第二次离开又以失败告终。

或许不能用「失败」来形容,而是「看开」。

冷战之后的男友,主动向兵兵服软,希望他能留下来。同时,兵兵也找到了一份真正的「教师」职位,是一所职高的任课老师。

这份工作成了留住他的一个理由。兵兵对自己有了新的职业规划,他想在这所学校里提升自己的教学能力,再去考取编制,成为一名正式的教师。

而在找到目标,不断朝前努力的时候,他发现了生活的「秘密」。

「我听朴树的那首『平凡之路』很有感触,」兵兵说,「刚毕业的时候,打死我也不会来自贡,我要去深圳做一个不平凡的人,像歌词里说的那样,『我要跨越山河大海,我要穿越人山人海』,但是后半句呢,歌词变成了『我拥有着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

「这里生活很慢,让我觉得生活平淡无聊,但其实是一种真实。」

「我慢慢地认可了这种生活,我现在觉得,平凡是唯一的出路,我需要去踏踏实实地存钱过日子,而不是每天满山遍野的跑。以后的生活可能就是这样了:有一个喜欢的人,有一份喜欢的工作,然后寒暑假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比如,去旅行。」

有人觉得这是对生活的妥协,但兵兵觉得,这是一种恬静的美好。🌈

相关推荐:

  1. HIV感染者最害怕的竟然是…
  2. 在农村开超市的网红夫夫,现在还好吗
  3. 地铁6号线的同性暧昧
  4. 6岁对爸爸「下毒」的GAY,后来怎么样了
  5. 直男私教装GAY,骗我买课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