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社交软件的后果你想过吗!

「后果」就是,你可能会遇到自己的神仙爱情。

所谓的神仙爱情,最后能打动人的,都是接地气的生活细节。这里有三段在Blued长出的爱情,是天作之合的「神仙」,还是半生难忘的「深陷」,细品才知道。

01.初次见面,我转头就跑

小猴子/27岁/长沙

那是在2016年。

晚上10点,我正躺在宿舍的床上刷新闻,手机上方突然弹出一条Blued消息,是还未谋面的学弟三水发来的,点开显示:「我的洗衣卡没有钱了,你的卡借我一下呗。」

我迟疑了几秒,我猜他是想找机会和我见面,因为洗衣房和他的宿舍同在二楼,如果洗衣卡没钱,完全可以向室友借,没有必要向我这个未曾谋面的同志学长借。

我想了半分钟,关上手机拿着洗衣卡,两步并成一步跑到了二楼。

6月的长沙有点闷热,这是我们在网上聊了一个月后的第一次见面。他穿着黑色短裤,白色背心,带着一副深色眼镜,短头发皮肤很白,有点好看。

我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我把卡塞给他,转头就跑了。

2016年我读研三,是从东北的大学又考回长沙的。三水读研二,是本校的研究生。

那年我第一次在校园里打开Blued,不愧是工科学校,身边潜藏着很多「圈里人」,但是几乎没有人使用头像,都是风景照、卡通照、或者猫狗照。我也是如此。

可能是有新的「同志校友」出现的原因,三水在软件上主动和我打的招呼。他的头像在我列表的前几位,应该是同一栋宿舍楼的。

我刚结束了一段不快乐的异地恋,没心情谈恋爱,只把三水当成一个聊天的朋友。可能是聊天时的文字太容易塑造「虚假人设」,我觉得自己被包装成了一个有趣的人。三水很频繁地开始和我聊天,聊自我认同,聊专业课,聊研究生生活里的琐碎。

我们聊了近一个月,依旧没有见面,我也不知道他是宿舍楼里的哪一个人,可能我们有过擦肩而过只是不知道罢了。当我以为就这么成为聊友的时候,三水开始了他的行动,向我借洗衣卡。

我跑着去给他送卡,但是因为紧张,全程没有和他说话,卡塞到他手里转身就跑。

大概过了半小时,洗衣房洗一次衣服的时间,三水又给我发来一条信息,「你为什么不说话啊。」我告诉他,「我紧张。」

大概过了不到一周的时间,三水邀请我去宿舍的天台。

晚上11点多,天已经彻底黑了。站在6层高的天台上,看向四周,什么也看不清。小公园里的山丘和对面的教学楼只有个模糊的轮廓,只有天上的月亮看得最清。

我和三水在天台上走走坐坐。偶尔偷看他,发现他的皮肤在月光下显得更加干净。原本以为只是聊几句就回去睡觉,结果聊到凌晨1点钟。那些在软件上聊过的话题,在天台上「回锅」之后,依旧有滋有味。

2017年,我毕业了,三水也「晋升」为研三学长。因为入职公司的缘故,我从学校离开后搬去了深圳的福田区。已经成为我男友的三水跟我说,「等我毕业了,我去深圳找你。」

02.话题终结者也有救!

小王子/23岁/乌鲁木齐

在冷热交汇时的雾蒙蒙的操场上,小王子对大胡杨说,「我看不清以后的路。」大胡杨说,「没事,有我在。」

在我和小祝的微信对话框里,只有我自己在不停地发问。

每天10多条语音、文字信息,我连续发了30多天,他一条都没有回复。但是他的朋友圈每一天都在更新,告诉所有人他在北京活得很好。我在他的朋友圈下面点赞、留言,不知道会不会引起他的注意,但绝不会得到他的回复。

2015年的一个周日,爸妈在单位加班。

我记得自己吃完午饭后就坐在书桌前,一只脚踩在椅子上,一只腿耷在地上,靠在椅背上发呆。忘了多久,再看窗外的时候,天空变成了暗红色,对面的住户都亮起了灯,准备迎接周末最后的夜晚。

我的房间还是暗暗的,空气冰冷冷地缺少着生气。我准备起身开灯,左腿发麻没站稳,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还好我扶住了墙。

我是从这个「趔趄」中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情绪已经很糟糕了,每天早上接过妈妈为我准备的温开水,都会不耐烦。我还把自己封闭了起来,在这之前的一段日子里,拉着窗帘不想看阳光,一个人看书做题玩手机,也不想和同学说话。情绪一直处在低压里。

晚上,我在网上搜索「同志交友软件」,想认识更多的人淡忘小祝而下载了Blued。

注册、上传头像、填写简介,查看周围的人时,发现身边竟然有好几个距离0.01千米的同志,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个新世界。

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我的粉丝数量涨到了230,关注人数也变成了230多。因为我觉得回关是一种礼貌,包括那些没有脸照的人。

大胡杨就没有脸照,他的头像是一张风景照。我打开Blued,发现有新增关注。他没有主动和我说话,但我还是点进主页点了回关。

可能是看到我的回关,他向我打了一个招呼,我也回了「你好」。我很少能和网友聊下去,自己总是成为话题的终结者,但是大胡杨却有能力把我的「结束语」救活,再峰回路转地聊下去。

我试着和他见面,有时候看电影,有时候出去吃饭。我平时在家吃饭,因为吃几口就饱了,常常被妈妈唠叨「吃饭费劲」。和他出去时,我依旧吃几口就不动筷,但他并不责怪我。有一次我还怯怯地问,「我吃得少,一会又饿了怎么办?」他说,「饿了就再吃呗。」心头一阵温暖。

因为大胡杨,我能感受到自己的世界在明朗起来,妈妈递给我温开水的时候,我都会以撒娇的方式表示谢谢,我渐渐从窗帘后面走到了阳光下。

只可惜,他还是成为了我的前男友。但我仍旧记得他的好,以至于我们恋爱三年半,我却爱了他五年。

03.用「漂流瓶」偶遇来的爱情

浩伟/27岁/湘潭

「你要处对象吗?」

「可以啊,但是我要告诉你,我是一名HIV携带者。」

消息发出去后,对方再没有回复,再点进对方主页时发现自己已经被「拉黑」。这已经是第几次已读不回、第几次拉黑,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这还算友好,有一些恐艾的人会骂完一句脏话之后再拉黑。

我也渐渐地习惯只在Blued上发一些动态,对聊天找对象失去了信心。

我总是被心里的一个声音折磨着,认定自己的不如意和10年前的一次「毒誓」有关。

2009年,我在QQ上认识了我的第二任男友宏伟,但是相处了一年半之后,我被分手了。可能是因为年轻,也可能是因为还爱着,在最后一次给他发信息的时候,我发了毒誓并告诉了他,

「我发毒誓,即使我们现在分开了,我也不会和其他男生发生关系,否则不得好死。如果十年之后我们再遇到,我们重新在一起好不好?」

从这之后,对宏伟的感情在慢慢变淡,但是那句话却变得愈发得清晰。这10年间,我感受到自己的感情生活特别的不顺,接连交往的三任男友,不是劈腿就是相处没到一个月便管我借钱。

十年后,可能是心结打开的缘故吧,我感觉自己的桃花运来了。

2019年末,我同时收到了三四个男生的示好,我都如实地告诉他们我是HIV携带者,但是他们都不介意,还和我说,「做好安全措施就可以了。」

但是,我还是告诉他们,「我不想连累你,哪怕有千分之一的几率都不想。」

今年春节,我发了两张照片动态,一张是小时候和妈妈的照片,一张是今年和妈妈的合影。

辰辰通过内容推荐给我点了一个赞,然后私信和我聊天。

在回复了他一声「你好」之后,我便很少理会他的各种问候,「很高兴认识你」「早上好」「吃饭了吗」「上班了吗」。在我多次已读不回的情况下,他又问了一句,「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这句话让我觉得他会设身处地为人着想,我以为他是懂得关心人的1,便马上点开他的主页又仔细地看了一遍,发现型号写的是「0」,就回复了一句「我很少上软件」作为借口。

第二天凌晨四点钟,他给我发了一大段话,告诉我他是HIV感染者,如果不能处男友的话,能否从朋友做起。我没有直接回应这些话,只回了他早上7点钟发来的「早安」。

人总要朝前看,我觉得可以试着和他接触一下。我们互换了照片,他戴着木质眼镜的气质很吸引我。最后我们以「在一起生活不单只是为了原始欲望,更应该注重感情生活」的准则达成了共识。

我在湖南湘潭,他在河南周口,虽然因为疫情的关系,我们没办法马上在生活中见面,但是线上的沟通让我们知道,彼此对电视剧、对历史读物、对音乐都有着相同的兴趣,加上没有心理负担的相同情况,我们都在期盼着在不远的将来奔现。

00.最后

时光无涯,聚散有时。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不管你的爱情,是过去时、进行时,还是即将发生的将来时,都值得被珍视。

相关推荐:

  1. 乡村同性恋厨师の上位记
  2. 形婚逼我出了柜
  3. 一块钱的心形直男
  4. 一个流浪的1
  5. 男保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