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道门

白色的大众宝莱在程千凡的面前停下,车门打开时酒气迎面而来。副驾上先下来的男生关了车门等同伴。他穿着朴素,灰色的海鸥体恤、一条深灰色的短裤、一双回力的帆布鞋、一个米白色的帆布袋挂在右肩上。男孩本来的眉毛很好看,但是眉尾补得太长,有些画蛇添足。眼睛有些朦胧,像是没睡醒或是微醺,圆脸薄唇,嘴角微微向下。

程千凡突然后悔应了朋友的约。在这种大家赤裸相见的地方,看着眼前这个似是清冷又似微醺的男生的裸体,大概会是一种享受。他玩味的眼神碰上男生的惺忪,惊鸿一瞥后擦肩而过。

“梅志强,你倒是等等我俩啊。”

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但是程千凡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手机在裤兜里不合时宜地震动,听筒传来音乐的吼声。虽然有可人出场,可是上半场的欢愉已经结束,下半场未知的艳遇显然更有吸引力。

“你看见没,刚才那个男的在看你诶!”志强的同伴推搡着他。

“你俩要是不墨迹,早来一会儿还能看见他的裸体。”志强转头透过玻璃窗看着那个上车的男人。似乎在哪儿见过?推开木色的沉重大门,浴室的暧昧气息和数道打量的眼神轻轻柔柔的扫过耳边,冷风开得很足。

“咱们仨也不知道今天谁先开张……”大家对下半场的期待永远都高于上半场。

最近这个洗浴中心风头强劲,两个同伴跃跃欲试了好久,数次撺掇志强同来,但是志强深知所有的聚集地里,神秘感是“yyds”。但是最近关系要好的这两人有些聒噪。比如在上半场的DES里面,他们喜欢站在走廊的位置,但凡有些姿色的猎物出现,他们就如同闻了猫薄荷的大橘。在酒吧里,志强喜欢这两个玩伴,从一层到二层、从舞池到卡座,被加微信的只有志强一个人。

可是在这里就不一样了,这不是一个摆在明面上的同志浴池,大多数人对着这份聒噪都避之不及。如果是在酒吧里,他们两个还是寸步不离地跟着,大概率今天又要白瞎129元的门票。就像酒吧里搭讪的高个子男孩,因为受不了二人的聒噪,提出改天单约后逃之夭夭。

周五晚上的洗浴中心和酒吧一样人满为患,这里算不上大厅,只能算是一个类似玄关的地方,但是已经攒动地站了十几个人。两个同伴已经出动,志强委蛇地走到第二道感应门前,从服务员手里拿来了号码。他没有告诉同伴自己已经来过几次了,这里只是一道门的前戏。

从前几次的经验来看,要选周五或周六的晚上。最好是进场前要排很久的队,在人群里物色好心仪的目标。这样,可以经历和自己心仪的男人从穿着得体到一丝不挂,这个过程里,期待随着鞋子、袜子、上衣、裤子、内裤一件件褪去,一一得到印证。如同坐在餐桌前,看一道仪式感满满的餐品的制作,人被无形的力量按在椅子上,看着食材被翻滚、被煎炒,慢慢色泽鲜亮。显然,两个同伴是不知道的,他们打开了软件,开始了最不济的那种食用。

排队的人松动了一些,第二道门缓缓打开。

随着原木色自动门的拉开,嘈杂的人声里夹杂着脂粉味、消毒水味打在脸上。志强一瞬脸红心跳,这感觉让他想起来DES关掉的无上装舞房。

第二门进去就是浴池的大厅,半环形的阶梯座位用来换鞋,吧台有人在排队结账,靠近门口的地方穿着西装的服务员在叫号。两个同伴熟悉了环境以后,眼睛开始在等候的人群里再次逡巡起来。离开的大多数都是男女情侣,还有两个孩子躺在妈妈的怀里昏昏欲睡。排队等着进场的人都在巡视。

靠近饮水机的地方,站了一个个子高高的男生,渔夫帽和黑口罩几乎遮住了一整张脸,头也不抬地在手机上疯狂上敲着字。志强身高174,这个男孩似乎比自己高出一头。似乎感受到志强灼灼的目光,男孩抬头跟志强四目相对,眼神仿佛受惊又一瞬低下头去。两个同伴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靠着墙说着什么“吓死,我才不会去”的鬼话。

这个人满为患的洗浴中心不知道开了多久,志强也没有考量过,但自己是在一个交友群里看到的。大部分白领同志都比较会享受生活,只要有一些名气,拔起草来趋之若鹜。靠着这些舍得花钱的同志白领,洗浴中心在北京也算是名声大噪,大小网红、十八线小明星在这里也算随处可见。一时成了DES以外另外一个京城同志新地标。39的过夜费也不贵,如果行情好的话,还能春风一夜,也算物超所值了。两个伙伴一个住在宋家庄、一个住在西小口,也算是不远万里前来瞻拜了。

服务员叫到了137号,饮水机旁的男孩站了起来。号码在自己前一位,志强只求马上有空余的柜子,这样自己大概率可以和这个男孩经历一次从有到无的奇妙经历。可是服务员没有再叫号的意思,等到终于叫到自己的时候已经过去了10多分钟,志强也知道,更衣室的餐前甜点肯定是吃不到了。

脱了鞋袜,是洞开的第三道门,这里没有门也没有任何遮挡物,只有透明的装饰小鹿在低头喝水。左转进去是更衣室,女左男右。还好自己的柜子是在二层的更衣室,另外两个小伙伴是在一层。

“你们收拾完先进去,我要去个卫生间。”志强想办法支开两个小伙伴。

“你要去guan肠啊?”两个同伴嬉笑着走开了。

志强的柜子在G区。穿过二楼的走廊时,脚步明显放慢了很多,虽然脖子没动,但是两侧更衣室里的风光靠着一弯流波全部揽了过来。可惜,这些风光在这里太过平常,没有值得志强驻足流连的。一口气还没叹完,G区更衣间里站着的男孩让志强瞬间瞳仁放大。

男孩高出志强一头,应该有一米八五了。正在脱掉上身的黑色T恤,腹部的毛发慢慢露出来一大片,是三角形的分布,顶点恰好留在肚脐下方。男孩整个上衣褪去,头顶的光打下来,让志强想起来一颗完好无损的水煮蛋。

男孩抬眼上下打量了一番志强,眼神停留在他的裆部。他一挑眉,嘴角也跟着斜斜地往上牵引。面对着志强褪去了自己的牛仔裤,蓝白色的小动物挑衅似的在志强面前耸动着。志强的呼吸随之变得急促起来。男孩没有继续下去,转身关上柜子迎着志强走了过来。显然这出乎了志强的意料,正在志强不知所措的时候,男孩的手指横着在志强的福地划了一下。

“啪嗒”,卫生间的门关上,然后又“咔嚓”露出一条缝。

男孩俯在志强的耳边问道:“你没事儿吧?”

志强知道男孩是什么意思,反问:“你呢?”

两人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但动作也没有停。

酣战结束,都是赢家也都是输家。男孩偷偷开了一条门缝,迅速闪出了卫生间。志强快速拧上了门锁,调整几个呼吸后也走出了卫生间,确认自己身上没有秽物以后,往楼下的淋浴间走去。🌈

相关推荐:

  1. 如果你要到同志浴室去
  2. 日本同志浴室的迷惑性行为
  3. 女装直男遇上GAY
  4. 纽约春情记
  5. 用社交软件的后果你想过吗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