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同志遭女私生饭骚扰

早已公开出柜多年的苹果CEO蒂姆·库克,竟然被曝出有了妻子,还为其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咋回事?

最近,苹果公司声称美国弗吉尼亚州一名女子涉嫌跟踪公司CEO库克,向法庭申请并获得针对这名女子的限制令。

据法院文件显示,这名可能携带有武器的女子涉嫌跟踪库克有一年多的时间,曾将一把子弹上膛的手枪照片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库克,还擅自闯入过库克家中。

更要命的是,该女子还声称自己是库克的妻子。库克人在家中坐,孩从天上来,女子称库克是“她所生双胞胎的父亲”。

有网友调侃,要碰瓷,女子说自己是苹果CEO可能更可信,毕竟库克早在几年前就公开宣布了自己出柜的消息。2014年10月30日,库克在《商业周刊》网站发表文章称,“身为同性恋者我感到很自豪。”

不久前,马斯克也经历过类似的烦恼。1月18日,在关于马斯克将于周日前往德国参观特斯拉首个欧洲工厂的报道浮出水面后,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追踪他的旅行计划已成为一个安全问题。

有媒体人士也表示,为了保证马斯克及其家人的安全,自己将不再发表任何有关马斯克的旅行计划。

科技大佬身家动辄成百上千亿美元,面对几成公开秘密的住址行程信息,个人安保问题由不得他们不重视。2015年,苹果首次公开了库克的安保费用,一年支出69.9万美元。

这些年,库克的工资一路迅猛提升,从2015财年的1028万美元,涨到了2021年的9873万美元,但库克的安保费用却陷入停滞,甚至倒退,2018年的安保费用仅为31万美元,2021年为63万美元,还不如2014年。

在一众科技首富里,库克算是安保费用最少的大佬。与之相比,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的安保费要高出不少,2017年为260万美元,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在2018年的安保费用也有160万美元,是库克的5倍。

库克是怎么被这位女子盯上的?

苹果在发给法庭的申请中写到,库克是在2020年底首次得知自己是这名女子的痴迷对象。当Twitter账户和内容被标记时库克会收到提醒,而这名女子特意使用“库克”作为姓氏,声称自己是库克的妻子,而库克是她所生双胞胎的父亲。

2020年的万圣节,这名女子在Twitter上多次发布了这段所谓“恋情”。在当年的10月下旬到11月中旬,她给库克发了大约200封电子邮件。

苹果在申请对该女子的限制令时称,这些邮件的措辞“语气明显更为激烈,变得具有威胁性,非常令人不安”,很多电子邮件里都有左轮手枪和子弹的照片。申请书称,在一封表示想与库克发生关系的电子邮件中,这名女子说自己的耐心“几乎耗尽了”。

这名女子给库克发邮件时,还曾提供过一个圣何塞的地址,不过圣何塞警方查证后发现这是一处Airbnb公寓,而这名女子并不住在那里。

邮件得不到回应后,该女子开始私闯民宅。2021年10月,她闯入库克的私人住宅,彼时她要求与库克交谈,但被保安拒之门外,几分钟后,该女子驾驶着一辆驾照过期的保时捷Macan再次返回,并告诉与她对质的当地警察,她可能会变得暴力,后被当地警方拘留。

法院文件显示,2021年,这名女子还在加州、弗吉尼亚、纽约等地注册了多家虚假公司,并声称库克是该公司的主管、董事、或代理人。

而2021年圣诞节前一周,这名女子再次给库克发邮件,索要5亿美元的赔偿。根据法庭文件,她在12月18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不必见面。给我5亿现金。”

今年1月1日,这名女子又在推特上发帖称库克将在他的公寓内自杀,随后向库克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以受害人的语气表示“你必须清空公寓,我将在下周第二次警告搬入”,要求库克尽快从家中搬走。

对于该名女子的所作所为,库克一直未有过正面回应。最新的进展是,苹果已经向法院申请限制令,后续听证会定于3月29日举行。苹果公司表示,该女子“可能携带武器,目前仍在南湾区,打算在不久将来回到(库克的)住所,或在其他地方找到他。”

库克并不是第一次被人骚扰。

2020年,苹果公司对一名41岁的旧金山男子拉凯什·夏尔马(Rakesh Sharma)申请了一项限制令,原因是他不断地骚扰和跟踪库克,还私闯库克的宅邸。

法庭文件显示,夏尔马的骚扰始于2019年9月25日,一切还是从邮件开始。他给库克留下了一封“令人不安”的语音邮件。一周后,夏尔马又打了一个电话。在那之后,夏尔马的行为开始越来越放肆,甚至试图“跟踪库克,并侵入库克的私人住所”。

2019年12月初的一天晚上,夏尔马私自进入了库克家的院子,拿着一束鲜花和一瓶香槟,并按响了库克家的门铃;2020年1月15日,夏尔马仍未罢休,再次翻入库克家,并触响门铃,执法人员赶到后,夏尔马已逃之夭夭。此后,夏尔马不断地在推特上发布自己的性感照片,并且还在其中提到了库克。

苹果表示,在闯入私宅之前,夏尔马还曾给另一名苹果高管留下“令人不安的电话语音”,他还拨打技术客服,称自己知道高管成员的住所。

加州一家法院批准了苹果公司对夏尔马的临时限制令,最终这名男子被命令远离库克、苹果高管团队和苹果公园,该命令将持续至2020年的3月3日,并对夏尔马私自闯入他人住宅行为进行庭审。

最后,经过调查发现,这位来自美国旧金山的夏尔马原来是库克的黑粉,夏尔马还在网络上录了一段批评库克的视频:“嘿!蒂姆·库克!你的品牌有严重问题,识趣的话赶紧离开旧金山湾区(旧金山高级住宅区),否则我要把你赶出去,滚出旧金山湾区!”值得一提的是,后来有外媒联系过夏尔马,此人却说这一切都是误会。

彼时的“私生饭”事件淡出大众脑海以后,隔了一年,库克却再次遭遇了同样的骚扰问题,这次的骚扰者是否是库克的黑粉不得而知。

不过,目前苹果公司和提交申请书的律师方,都没有回答未来该采取何种措施保护库克、苹果员工安全的问题。🌈

相关推荐:

  1. 新款Apple Watch彩虹表带新增两款元素
  2. 最新更新的iOS中,新增多款LGBTQIA+的emoji表情
  3. 亿万富翁忍无可忍退出恐同教会,怒捐50亿帮扶性少数
  4. 美国德州堕胎禁令惹议 硅谷执行长支持员工搬家
  5. 美国大法官布雷尔将退休 任职期间护同志婚权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