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3日,在自动推送生日祝福PO文后,同志剧『我和X先生』的主演土豆纯一郎的微博便处于「半停业」状态,以往几乎日更的频率变成了月更或是季更。偶尔发一张自拍,还会自嘲「诈一下」。

粉丝也毫不客气地配合他的演出,调侃说「终于记起密码了」「失踪人口归案」「诈尸了」,还有一条留言因为获得高赞排在了留言区榜首,「爷爷,你关注的这个博主发微博啦」,以此来形容他上次更博已经是上上辈人的事了。

土豆纯一郎一直都很活跃,他的朋友圈依然「高产」,除了日更,每天还会加更。他只是换了一种活跃的「姿势」,从社交媒体「迁徙」到最多不超过5000位好友的更私密的空间。

这次「迁徙」也是土豆纯一郎生活方式开始发生改变的标志。

这一年土豆纯一郎29岁,站在准而立之年的时间点上,他明白一个道理,「人的精力有限,只能讨好自己喜欢的人」。或者换句话说,就像他所说的那样,「我从来都没想过要红」,而放弃经营带有「人设」的微博,就是他最不想红的真实模样。

01.剧火了,公关危机也来了

「即使背对着坐,你也能察觉到有人在看你。」土豆对淡蓝说,「有一次和老板出差去见客户,我们提前到了,坐在咖啡馆里等。当时我的第六感就来了,一转头,发现邻桌的一个男生正盯着我们这桌看,看几眼老板又看几眼我。好像在揣测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再看那个男生的时候,他正在拿手机拍我。他虽然在假装在看手机,但你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在偷拍。有的人拍完之后会发信息给我说『我在哪哪哪见到你了』。但我特别担心有些人会捕风捉影说闲话。老板是一个四五十岁成功男人的作派,我们俩坐在一起,大概很容易被旁人误会。」

除了风言风语,土豆最怕的就是自己「被迫出柜」之后会给家人带来压力。

在重庆和妈妈逛街的时候,一名男生和土豆面对面经过,男生紧锁在土豆身上的目光引来土豆妈妈的疑惑,不解地问,「那个男生为什么一直盯着你?」

土豆只能装傻地说,「可能我好看吧」,搪塞了过去。

作为一名同志网剧红人,土豆却并没有和家人出柜,也不能出柜。

「什么乱七八糟的」,每当『我是歌手』播出时,中性气质的周深一出场,妈妈就用言语表示「不喜欢」的态度。上一季的吴青峰,同样不招待见。

土豆的家庭很传统,妈妈是教师爸爸是医生。对于出柜这件事,土豆玩笑说,「我不敢,如果出柜会被打『死』。」

「我之前用护肤品的时候,妈妈都会把我的瓶瓶罐罐拿走,还说『一个大老爷们擦什么擦?』后来她不管我了,但并不是接受男性用护肤品,而是接受我要见客户,必须体面一些。」

作为一位圈内知名网红,走在重庆的街上,随时都有被认出来的可能。对于土豆来说,每一个粉丝都有可能是一枚「炸弹」,稍有不慎就被迫出柜。

02.当时没想过红,红只是意外

「『我和X先生』拍完之后,我其实没有太多期待,因为我知道我不会演戏,就是一个花瓶,」土豆说,他并没有想过这部戏在GAY圈中的传播会给他带来怎样的改变。

直到剧开播之后,土豆发现自己的微博和Blued粉丝在快速增长,「第一次察觉自己红了,是微博上突然多了好多说喜欢我的留言,粉丝也从几千人一下涨到6万多。Blued账号也是一样,从几千粉涨到6、7万个关注者。」

土豆说,「网剧见面会的那天,来的人很多,工作人员临时从一个小空间换到了一个二层的大场地。」

土豆的生活的确在发生变化。

「当时我在逛街,走累了就想做个按摩,」土豆说,技师一进屋就认出了自己,想要合影,还愿意免费帮自己按摩。当时他已经脱了上衣,技师这么一说,突然觉得分外尴尬,便婉拒了,临走的时候,钱也一分不少地照付。

还有一次出国旅行,登机口排队的人很少,等到土豆验票的时候,一名男性检票员看着他问,「你是土豆吗?」

土豆忙否认,「我不是。」

检票员说,「不可能,我认得你。」

土豆买的是经济舱,检票员看了看他的登机牌,抬头说,「你说是,我就给你升舱。」

「是。」

然后,那个检票员就给土豆升舱了。

红了之后的生活,有「惊吓」,也有惊喜。但大多事情,拍剧之前的土豆根本想象不到。

「当时参演『我和X先生』,是因为我和导演很熟。当时他还没有毕业,想让我出演他的毕业作品,我没答应。后来他又找了我好几次,我一想,当时在家也没什么事要做,就去帮忙了。」

「还有一个很吸引我的点,是在没和导演沟通的情况下,我发现剧中男友的名字和我前男友一样,都叫家明,觉得缘分很奇妙。」

03.实红之后

网剧热播之后,土豆在Blued上直播了三个月。后来因为「除非喝醉不然话太少」的原因就渐渐淡出直播圈,但这短短的时间也获得了不少「弯豆」。具体数值土豆笑嘻嘻地说忘记了,只说后来都拿去买了金首饰。

不知道为什么,土豆从小就喜欢金饰,或是金色的东西。当时买不起金饰,只能买金色的铜制品。好友雷雷也爆料说,土豆很爱金饰,并称呼土豆的「金饰们」为「金器」。

「为什么他打麻将要戴很多金器?金手镯、金项链、金眼镜、金戒指、金脚链,手机屏保还是两条金色的锦鲤……可能是为了吸光我们的好运。」雷雷说,「89.5%的胜率,比他本命英雄胜率都高。」

实红之后,土豆还有了广告邀约,直人圈、同志圈都有。

「还有一些服装、手表、手机之类的广告找到我,」土豆说,「但那时候我时间有限,只能周末去拍摄,其实一年就拍了三四个广告。」

「现在的邀约少了。我们有模特群专门是接活的,我在这方面也不是很努力,都是等着别人来找我。我不会主动做模卡找广告,再加上现在小鲜肉一堆一堆的,也没什么活了。」

对于「红」这件事,土豆似乎不太积极,「我不排斥,也不能说喜欢。我是卡在中间,不主动不拒绝的那种。」

04.土豆:我最怕别人说他是我的粉丝

「我怕别人认出来我,是特别害怕听到『我是你的粉丝』这样的话。」土豆说,「你说是我的粉丝,就把我推到偶像的位置上,我就要维持偶像的模样,如果有表现得不好的一面,我就会耿耿于怀。」

在土豆心里,「被很多人喜欢」是要维持自己的人设的。

「『偶像』这个角色太重了,它要时刻传递正能量。比如没洗脸、没抓头发就出门,打麻将到凌晨,喝酒喝到第二天被粉丝『抓包』,就很不好。」

生活中的土豆,是一个很没有「偶像」气场的人。

土豆的个性签名上写着,「哭什么哭,他不喜欢你又怎样?要记住还有我,我也不喜欢你。(」他没有偶像那种「话少人狠性冷淡」的克制,甚至还神经大条地在签名里多打出来一个「(」。

朋友圈里简单刷一下,也都是满屏的文字,并没有精心设计的摆拍、统一滤镜或是整齐的文字格式,充满着与偶像不同的野生气息。

再点开公开PO出的照片,不全是美照,也有别人的偷拍丑照和自己美照的对比图,还戏称,「好累哦,我再也高冷不起来了。」

前文有提到的土豆的好友雷雷,也是用「有很多耍宝的内容」来形容他,「比如见到比较成熟的中年友人时,土豆就会用一种很『风尘』的音色,提高声调地喊『李总』『王总』什么的~」

土豆说,「『偶像』和我平时生活中的状态不太一样,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没有包袱。出门的时候越随意越好,醒了之后刷个牙就直接出门玩耍了。不太喜欢『披着』一些我没有的东西在身上。」

土豆喜欢以最真实的样子去生活。当我们对视频通话进行截图,并问他要不要P图时,他说,「不用了,就这样吧,喜欢我的人,不管怎样都会喜欢我。」

Q&A.土豆纯一郎&他的身体变化

今年三十岁的土豆,发的动态已经开始有了一丝「中年」的痕迹。今天,就让我们通过他身体的变化,来了解他的三十岁。

Q:看到你的动态说,「以前理发师夸我头发厚,现在理发师都不敢给我打薄了。」头发变少是确有其事吗?

A:我今年的愿望就是「植发」。(笑

我曾PO了我两个外甥的照片,发量少且发际线靠后。我们家的人头发从小就是这种M型。

我还没来重庆的时候头发很多。来了之后,因为工作特别的忙,每天都忙到凌晨2、3点钟才回家,有时候睡觉都3点钟了,那段期间就开始疯狂掉发。

Q:你的护心毛和纹身在动态里出现的频率最高,你很喜欢护心毛吗?纹身有什么故事吗?

A:护心毛是在我毕业之后才开始长的。之前是走青春小可爱路线的,大学毕业之后一下子就长出来了。当时觉得自己好MAN,感觉省了一笔钱。但我身边的一些朋友看到我发的胸毛照片,都说想趁我睡觉的时候把它拔干净。

胸口的纹身没有特殊意义,就代表毕业了,要踏入社会了。而我进入社会的仪式就是纹身打耳洞。我在左侧文了一个心电图,在左耳扎了一个耳洞。

Q:Blued新剧『亲爱的先生』即将上线了,听说你在里有一场「脚戏」,但是因为你的脚太干了,为了上镜好看打了很厚的一层粉底,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A:不是!是天气干!我在重庆就不会这样,是北京的气候太干燥了。

Q:你曾PO出一张小肚腩的特写照,你是喜欢「爸爸肚」吗?

A:我上大学的时候是有6块腹肌的,那时候没有太多生活费,省着钱去玩,所以吃的就很少。后来我特别喜欢喝酒,有朋友来了就一定要喝酒,喝到抱着别人哭被拍丑照,第二天啥也不知道的那种。

喝酒就特别容易胖,但我不喜欢腹肌,我喜欢小肚子,这样摸着才舒服。而且现在的主流不就是那种肉肉的吗?

Q:你每年过生日都会发一组照片,最近连续三年都不露脸,为什么?

A:我看到了拍到的剧照,照片太吓人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上镜那么胖,本人其实不胖的,但是上镜就很胖,很吓人。我就感觉自己现在需要医美,身边有很多人很早就做了,我想打瘦脸针,但又怕疼。🌈

相关推荐:

  1. 刘姥姥和他的GAY圈八卦
  2. GAY圈顶流樊野的中年危机
  3. 重庆初代GAY圈网红过气了吗
  4. 在农村开超市的网红夫夫,现在还好吗
  5. 网红夫夫在重庆街头发生争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