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坏

2012年7月21日晚,坏坏坐在北京传媒大学附近的一间日租房里刷着手机。

这一天,萧敬腾演唱会因「偶遇」北京61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而被迫取消,网上「我们划船去演唱会,还有八海里」的段子层出不穷。

坐在日租房床上的坏坏正乐呵呵地玩味着别人的故事,却被涨势逼人的「水位线」拉回了现实。

外面的暴雨气势如虹,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20元一天,不到3平米的半地下室日租房已经渗进了水。水位不断上升,直逼床面,用手抓一把褥子都能感受到它吸纳的水汽。

坏坏和房东协商换到旁边更靠近地面的房间里,并决定熬过当晚就去租房子住。

坏坏的奇葩北京租房经历就此开始,当这片湿乎乎的帷幕拉起时,他未来的「室友」也如这场暴雨一样,洪水猛兽般地一一登场。

01.奇葩室友之直男发小

2013年夏天,坏坏搬进了通州北苑的楼梯房,独享两室一厅中的一间,另一个屋子住着一对夫夫,其中一位是和他同剧组的化妆师,关系交好。

「我在福建一个熟人都没有,生病了也没人管。」搬过去没多久,坏坏收到了一条来自直男发小的短信。

发小和坏坏从初中就认识,上学时就喜欢「欺负」坏坏,把他的鞋带系在课桌上,或是在同学面前玩笑地说「我就是喜欢坏坏啊」,然后在他的脸上猛亲一口,两个人的关系也因此格外亲密。

坏坏想鼓励发小来北京一起打拼,结果发小心里早有小九九,短信沟通之后的第三天就搬进了他的房间里,分摊一半的房租。

这位直男发小是处女座,却只有在要求别人的时候展现出严苛的一面。工作对接时,会要求对方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错,但自己在卧室扔垃圾时,就像马戏团一样,背对着垃圾桶扔纸团,让废纸从头上划一个弧线落在后面,进得去全靠缘份。

而让坏坏觉得最奇葩的是,发小每次和女友视频时,都要拉着自己一起,让自己坐在他的大腿上抱着,再和女友聊天。

发小和女友之间的话题既有情侣间的亲密,又有第三人在场无法敞开聊的私密。坏坏全程一声不吭,傻坐在发小腿上,但又不敢用全部重量,只靠着地的双脚吃着劲,半坐在腿上。

三个人的视频次数多了,敏感的女友有所怀疑,把坏坏当成了假想敌。最初还会和他打声招呼,后来完全当他不存在,关视频的时候连声再见也不说了。

最后,发小因为换工作搬走了。

但在搬走前,发小曾撞见隔壁的夫夫接吻。曾是他心目中关系要好的兄弟突然亲上了,这让他的世界观没办法自圆其说。心态崩塌之后,才选择灰溜溜地搬走。

02.奇葩室友之咸猪手

2015年的夏天,坏坏又搬进了一栋位于北京东边的别墅里。

这栋别墅是同剧组里一位导演的房子,一共有五个房间,住的都是组里的人。刚好有一间带阳台的卧室空着,坏坏就搬进来了,不用押金,房租按月交就可以。

这位导演是GAY,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而且还看得出来,导演很喜欢自己。

有一天晚上,导演敲了敲房门,说是聊聊工作,进了屋之后却把门反锁上,自然地坐在床上。工作的内容只字不提,一张嘴就是「你平时都喜欢怎么玩」这种模棱两可的挑逗。

「你不是来聊工作的吗?」坏坏问。

被扫了兴的导演反倒大胆了起来,一边聊工作一边伸出咸猪手。聊了几句工作,内容又开始回归「正题」。

坏坏知道导演喜欢自己,但他并不知道导演能如此为所欲为。碍于对方是房东和导演的身份不敢贸然翻脸,但是几番拒绝都卸不掉他咸猪手的力量。实在没办法,只好拿出「要报警」的警告言辞,才让咸猪手收了回去。

但这种事只要住在这里一天就没断过,尤其是在导演喝完酒之后,更是变本加厉。

2016年春节前的一个月,剧组又来了一个新项目,坏坏这次选择了不跟组。前同事推荐了一份编导助理的工作,这对于当时一直做场记的他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能够料想到自己很快就会无家可归了,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大年初六回到北京,导演以「父母要来北京,没地方可住」的理由将他从这间屋子里「赶走」,要求初八之前就得搬走。

虽然时间很紧,但没有正式的租房合同,也没有押金,即使是当天搬走,也不好抱怨。

大年初八,北京的朋友都陆续回来上班。这一天,整个北京都进入了工作状态,但在人们讨论的话题里,和空气里弥漫的慵懒,依旧能感受到残存的春节气息。

坏坏把不多的行李打成三包,分别放在三个朋友家。安置好后,自己一个人跑去了通州。他曾在通州北苑这片住过,算是此时此刻这座城市里最有温度的地方了。

天渐渐黑了,坏坏在街边花园里漫无目的地行走,思考着在北京工作和生活遇到的波折。也不知道是几点钟,他裹了裹羽绒服就躺在长椅上睡着了。

没睡几个小时天就亮了,冷空气已经钻进了衣服,没有一个角落是温热的。

坏坏起身离开。

03.奇葩室友之室友前男友

「有合租的室友吗?」

朋友圈里有一个不算熟但还挺好看的男生发了朋友圈。

照片里的房子,阳光充足,墙面干净,南北通透的格局给人一种家的温馨。坏坏觉得价格合理,就签了合同搬了进去,对室友没有再多一些了解。

第一天晚上,快午夜的时候,坏坏正和朋友视频展示自己的新家。

听到新家的防盗门被打开又关上,他没多想,以为室友出去吃饭又回来了,依旧在视频「炫耀」这个房子的性价比有多高。

中途坏坏去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发现靠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束手机发出的蓝光打出了一个人的轮廓,吓了一跳。他赶忙加急了脚步回到房间,锁了门发信息给室友,「你在客厅吗?怎么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也不开灯啊。」

「我在卧室呢。」

坏坏脑袋嗡的一下,室友随后发过来,「我忘说啦,那是我前男友,我俩刚分手,他还没搬走,这几天就让他走。」

「行,那你尽快吧。」

第二天早上七八点钟的时候,坏坏被奇怪的声音吵醒,睡眼朦胧间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但是缓了缓神听到的还是同样的声音,只不过是从手机里传出来的。

室友的前男友一大早上,就拿着手机功放小电影,像极了胡同里传出的想和全世界分享的相声或者早间新闻。

小电影一直功放到这位大神出门上班为止。好在坏坏这一阵没有跟组,都是在家里呆着,可以在白天好好享受这个客厅。

到了晚上,室友前男友又叫了外卖,坏坏上厕所的时候看到他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啤酒吃花生,还一丝不挂特别潇洒。旁边有脚步声也不转头看一眼,仿佛眼前这个人只是一阵流动的空气。

第三天早上,小电影又准时响起,功放到他出门。坏坏以为他去上班了,刚打开房门准备去客厅看电视,防盗门突然被开了,为了避免尴尬,只好退回到卧室里。

但这次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还带了一个长发的男生。

当坏坏还在诧异两个人为什么进屋都先洗澡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在客厅里开始现场直播了。这种奇葩场面哪有人见过?他躲在屋子里不知所措,打电话给室友,室友说晚上才能回来。

被逼无奈,坏坏冲到沙发旁,气势汹汹地盯着他们,企图制止他们。

但一分钟过去了,两个人依旧没理他。

「你们够了吗?够了就给我滚。」坏坏带着怒气喊道。

长发的男生停了下来,室友前男友示意他继续之后,两个人又开始了「表演」。

坏坏气急败坏地踹了一脚鞋柜,操着让人忌惮的东北口音说,「你们别得瑟,急眼了我踹『死』你们。」

长发男生因为害怕,还没穿好就抱着衣服跑出去了。

「你凭什么管我?」室友前男友问。

「这房子我交钱了。」坏坏说。

「你交钱了,你就回你屋呆着去。」说完他还推搡了一下,发现自己不占优势,就跑去室友的房间,开始往窗外扔东西,然后又跑到客厅里砸花盆,看着坏坏说,「你不是要好好生活吗?我看你怎么生活。」

一脚踹在玻璃茶几上,「咔嚓」一声,茶几碎了,室友前男友的小腿也划出了一个口子,血顺着小腿流在了地上。他用手摸了一把,然后发疯似的在屋里「跳起舞」,用双手涂抹墙壁,整个屋子变成了一个案发现场。

坏坏进了屋,锁上房门,不知道该做什么,直到他走了很久才出门把防盗门关上。

晚上,室友回到家看到满屋的血,吓到拍打着坏坏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问,「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室友开始打包前男友的东西并扔在楼道里。前男友回来的时候,又把包拿回了客厅,然后躺在沙发上闹着说,「就不走了。」有了白天的交锋,已经不存在相敬如宾,坏坏直接指着他说,「你是不是有病啊,你花钱了吗你就赖在这。」

室友前男友急了,「他没跟你说吧,我们俩都有病,你再废话我给你咬出血。」

看着满屋子的血,坏坏坐在沙发上一句都不敢说。

还没住到第四天,坏坏就毫不犹豫地搬走了,看着视频曾经干净温馨的房间,对比着眼前这幅满地泥土,满是血迹的墙壁,像是一场悲剧电影的收场。

00.最后

生活不是电影,因为生活要比电影难多了,没有编辑会帮你写好出路,只能硬着头皮,过五关斩六将一般地面对各种生活里的奇葩。这样,你才能晋级通关。

坏坏的北漂生活已经整整8年了,回首过往,经历过人生低谷,但他说现在的自己很幸福。他在一家颇有前景的互联网公司从事运营工作,生活在多元包容的青年路,与男友螃蟹有着一段近6年的稳定感情。

就在18年,他还在燕郊买了房。每到周末,两人都会回到自己爱的小窝,增进彼此的感情。

帝都居大不易,但只要心有光芒,诗和远方,一定都会有的。🌈

相关推荐:

  1. 一个北漂同志之死
  2. 秃头同志
  3. 北京GAY的9大缺点,擦亮你的双眼
  4. 两个小男孩
  5. 一个让人非常讨厌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