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其实还是好几年前的事情。

几年前,在小益高三的时候,同桌随手抓拍的一张照片,无意间把他送上了微博热搜。阳光无邪的笑容,纯真的眼睛,网友一瞬间被小益的笑容带回了少年的校园回忆。

但突如其来的巨大流量对于一位尚没到20岁的少年而言,等待他的,注定不会是平静。

狂热的追求者在学校门口公开表白,围观的人群将图片上传到校园论坛,小益被迫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向全校师生出柜。这还没完,学校的一通电话打到小益的家里,突如其来的「被出柜」更是让他后院失火。当时不能理解的姐姐和父亲接连暴力相向,家中一时间鸡飞狗跳,这也让小益一度想要自杀。

而很快,母亲的接纳让家庭重新向小益张开怀抱。如今,家人都已经接纳了他。这也让小益开始意识到LGBTQ社群公众认知的意义,他也正在用切身行动推动公众的认知。

此刻,面对即将毕业的抉择,小益说,他想去支教,他说那些孩子缺太多东西,尤其是爱。

* 为了便于阅读,淡蓝将在下文使用第一人称笔法讲述小益与我们的对话,内容已获得小益确认。

01.一张照片把我送上微博热搜

当时是高三下学期,准备高考的时候,我的好朋友突发奇想,趴在地上拍我,我就随手发了微博,当时的配文是「方知彩虹遇上彩虹」。

其实我那个时候还不清楚到底什么是GAY,也不知道「彩虹」有什么含义,只是当时彩虹糖的广告很多,也觉得彩虹还挺阳光的,就随手写了一句。

我其实很少上微博,直到有一天我同桌跟我说,照片有很多人点赞。我上去一看直接傻眼了,照片被推到了微博热搜,话题记不清了,大概是「青春的时候眼神都是清澈的」之类的。

再一看粉丝,已经涨到十一万了。

更神奇的就是评论和私信。当时除了很多人夸我在照片里笑得好看,还有很多人说我「好勇敢啊」、「力挺」啊什么的,以及「你还是学生,要保护好自己,社会还没有认可」这样的关切的声音。我记得当时也有人说,让用一个叫Blued的软件,说那里有和我一样的朋友。

一开始我很懵,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不怎么理解。其实在高中,我一直都认为自己有病。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好看的男生就会想多看看。我很喜欢那种安静的男生。我们班有个男生学习特别好,喜欢穿衬衫,坐在靠窗的位置。下午的阳光斜射在他的头发上,泛着黄色的光,我看到就觉得好棒啊。是发自内心的欣赏,总忍不住偷偷看他。

我想要去靠近他,想要去找话题,总是莫名其妙地想要跟他靠近一点。我就经常跟他后面的女同学「搭讪」,只是为了能离他近一点。

有一次我们生理课上讲,异性之间会产生爱慕和吸引。我当时就奇怪,为什么我不是这样,为什么我没有产生这种吸引。后来每次老师上课点到那个男生,我都会烦躁。因为我觉得自己与别人不一样,内心孤独,就开始产生了一种自我保护的隔阂。

02.那个体院男生很鲁莽,我不喜欢

其实我在内心一直是知道我喜欢男孩子的,只是一直没有一个概念去定义那种感觉。

上大学后,我就开始在网上搜索「两个男生」之类的,才了解了同志这个概念。后来微博上的私信都让我去用Blued,我就下载了。

后来我在Blued上认识了一些学校里的同学,我们会一起出去打羽毛球。其实我没有很喜欢打,但是我会有一种冲动想要去见那些和我一样、理解我的人,他们和我是同类。

他们会夸我长得好看,我会很开心。他们也很能放开自己,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他们会说,娘也没关系,不影响别人就好。我很欣赏他们的态度。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开始越来越爱笑。被人说我笑起来好看,我的笑容也就越来越多。我会在Blued上记录我生活的点点滴滴。我获奖了、开心的、不开心的,都会发在上面。每一条动态都是我的成长。

后来,我认识了我们学校体院的一个男生。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浑身是汗,讲话也有些鲁莽,我不喜欢那样的男生。但后来他就开始跟身边的人说,我很高冷,说我装。

在那之后,我一直都是单身。我觉得与其谈恋爱,还不如找我的朋友呢。我和室友关系很好,我们一起洗澡、一起逃课、一起去海边下海,就很开心。我总是亲身边的朋友,有的时候不亲他们,他们还不习惯。

03.狂热追求者公开表白,被迫向全校出柜

大二快要放寒假的时候,有一个粉丝说喜欢我,我就开玩笑说,如果你真的来跟我表白,我就同意了。我当时觉得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人会公开做这种事。

但是没想到,由于我当时没有个人信息保护的意识,学校、班级和姓名,都是公开的。他就通过这些信息认识了我们班的女同学。

有一天我的同学把我从饭堂叫出来,说有人找我。我走出来之后就傻眼了,只见到那个人开了一辆车,拉了两个红色的条幅。上面写着「XXX班」,「XX益,我喜欢你」。车上和后备箱里全都是零食和亮亮的水晶球。

我出来的时候,周围已经围了很多人,所有人都看着我。有那么几秒钟,我意识都没有了。其实我是很感动的,但是当时我还没有完全自我认同,我觉得被一个男的表白很尴尬、很丢人。我就灰头土脸地走掉了。

后来,当天的照片被同学投稿到学校的表白墙和广播站。还有人编辑了一下,就说校外男生,对我院的XXX表白,场面非常混乱。内容其实是有误差的。

这条消息有非常多人评论,里面有很多人支持,也有人说这是什么三观啊之类的。这个消息实在太火,以至于辅导员和学校也知道了这件事。

04.学校一通电话,被迫向全家出柜

有一天,我爸妈打电话叫我回家,还给我请了五天假。我当时以为家里有什么事情。结果我一回家,所有亲戚都在。

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学校给我家人打了电话,跟他们说了我在学校被一个男的表白的事情。

我姐姐过来质问我,「你在学校干了什么事?」她的情绪很激动,反复地质问我。后来就拿起扫把打我,一边打一边哭。她说,「你对不起爸爸妈妈」、「你这样子很变态」,说我不争气。紧接着,我爸听到了之后,也过来打了我两巴掌。

我姐姐说,「你是男孩子,如果你不结婚生子,就不能照顾他们了,你对得起他们的养育之恩吗?」还说我的爷爷奶奶也希望我找到一个好女孩,结婚生子。

我一句话也不说,也不哭,就把门关上。我当时绝望极了,明明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我们的喜好不一样而已。为什么要被这样对待?我觉得家人应该给我支持与理解,但似乎没有人理解我。当时我甚至有了自杀的想法。

接下来的几天,我回到了学校,几乎是在谈话中度过的。

校长谈话,班主任谈话,心理健康科主管老师也交谈了很多次。

校长人很好,他跟我说,他不反对,但是要保护好自己的隐私,不要给自己造成困扰,保护好自己,不要想太多。我寻思他可能以为事情很严重,以为我会很抑郁。

辅导员把我当朋友,说可以理解,都挺好的,但是不要闹得太大。

心理辅导员跟我聊的内容也不是反对同志,而是害怕这件事对我造成压力。他让我去做沙盘游戏,我说其实没啥压力,感觉还挺好的。

最让我感动的是,我妈一直在支持我。当时我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三天三夜,饿得不行。我妈就给我发信息,她跟我说,「如果你找到一个对你很好的人,我也会把他当儿子一样。你带他回来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做饭,他可以给我打打下手。」

我妈后来加入了广西当地的同志公益组织,对LGBTQ社群有了更深的理解。她也推动我的家人发生了变化。

我爸也是,以前他很少打电话给我,现在他会经常打过来,问我在学校干嘛,吃饭了吗,有钱花吗。我就会跟他分享我的生活。他也会时不时试探我,问我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也会问我,你要不要带一个对象回家,说带回来他给看看好不好。

我叔叔也跟我说,「年轻要多谈几个,多带几个男朋友回家。我叫你婶婶帮你看,你婶婶看人很准。」

小益通过直播和网友分享属于一家人的幸福时刻

后来想想,出柜后特别开心,因为没有什么要隐瞒的了。我的朋友、同学都接纳我,我的家人也会给我更多的关爱。

00.最后

小益参与了短剧『亲爱的先生』的拍摄,这获得了家人的支持,影片讲述的也是看了会让人微笑的甜蜜故事。

小益说毕业后,他想去广西钦州的偏远地区支教。

他说,「我会觉得那些孩子缺太多东⻄,很孤单,很渴望有人陪他们说说话。那种眼神让人心疼。眼神里渴望很多东⻄,可是现实中并没有。」

「我想给他们更多的爱,也好像是,他们能给我更多的爱。」小益觉得,他可以在孩子的身上看到自己。🌈

相关推荐:

  1. 刘姥姥和他的GAY圈八卦
  2. GAY圈网红在Blued被迫营业?土豆纯一郎有话要说
  3. GAY圈顶流樊野的中年危机
  4. 重庆初代GAY圈网红过气了吗
  5. 在农村开超市的网红夫夫,现在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