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事人Joyce (右)和 Andrew(左)参加2月14日的陈情集会,他俩都是台湾人,但他们的伴侣都在境外

2月14日西方情人节之际,台北有至少50位跨境同性伴侣的当事人冒雨前往台湾“行政院”陈情,他们绑上四百多条黄丝带,象征即便在亚洲第一个合法承认同性婚姻的台湾,仍有近500对的跨国或两岸的同性伴侣无法完成结婚登记,而且受限于疫情和法律,他们的伴侣还被挡在境外,无法来台团圆。

随风雨飘扬的黄丝带上写着近五百对跨境同性伴侣的名字以及他们的交往日数。这些同性伴侣,每一对都是自台湾2019年中旬、创亚洲首例合法承认同性婚姻以来希望在台湾结婚,却受限于修法进度延宕而无法完成结婚登记。

而且,台湾自从去年5月为防止新冠输入病例以来就禁止非台湾人入境,这些境外的同性伴侣因为无法及时获得合法的配偶身份,至今仍被挡在境外,无法赴台与另一半团聚。

对此,多个台湾同性恋权益团体也于周一(2月14日)同赴台湾“行政院”陈情。维权人士呼吁台湾当局尽速将相关的修正法案送交立法机关审核,以完成立法,让民政单位可以有法源,依法受理跨国或两岸同性婚姻的登记。

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秘书长简至洁在陈情集会上表示:“这多年来,我们收到几百个同志伴侣来跟我们求助,因为疫情的关系,他们没有办法回台。因为疫情的关系,家人生病了,没有办法赴台探视,因为他们的伴侣不被台湾当作合法的家人。”

不愿意透露中文本名的Joyce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她跟她的菲律宾籍伴侣Queenie交往了八年,希望在台结婚并共同生活。她们等了一年,还是等不到“涉外民事适用法”的修法曙光。

Joyce说:“Queenie来到台湾,我们两个相聚,她前前后后用了三种签证,像是外籍移工的签证、旅游签证,那目前用的是学生签证。学生签证去年应该就要到期了,因为遇到新冠疫情,所以签证每个月可以自动延长,但这个政策并不是长久的,一旦终止了, Queenie是随时需要出境的。这是让我们这一年下来处于胆战心惊的状态。”

因为Queenie是一位厨师,Joyce说,她们希望在台湾互许终身后,能一同经营属于她们的餐馆或咖啡馆,这是她们的梦想。

同样不愿意透露中文本名的Andrew告诉外媒:“走到今天已经到了快两年半、快三年的时间了,当局对这方面还是迟迟地无法不作为。每一次去跟不同民意代表拜会的时候,他们都支持这个议题,但是却跟我们说,你要去跟执政党团说才有用。在这样子四处碰壁的情况之下,真的很不好过。一次又一次的期待,然后又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Andrew的同性伴侣是日本人,他们交往了1450天。在疫情爆发之前,他们每三个月轮流往返台湾或日本见面,但台湾自去年中为了防疫,开始封锁边境,即使允许台湾人及其境外配偶入境,但因为Andrew的日本籍伴侣无法取得合法配偶身份,至今一直无法入境。

根据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的统计,目前至少有467对跨国或两岸同性伴侣在台湾等待合法结婚,其中,214对伴侣受疫情阻隔仍身处异地,无法相见。🌈

相关推荐:

  1. 台湾第3对通过法律诉讼获准的跨境同志伴侣登记结婚
  2. 曾打彩虹牌蹭热度,台湾喜饼龙头伊莎贝尔苛待移工
  3. 台湾:同性伴侣筹办婚宴备遭歧视 好事多磨结局温馨
  4. 台湾:创作歌手同志夜店打歌 猛男GOGO舞者助兴
  5. 许光汉、林柏宏同志长片杀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