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理查德,大学后赴加拿大继续深造电气和计算机专业,毕业后留在多伦多并找到了份隧道建筑工作,三年前被加拿大公司外派到土耳其伊兹梅尔修建地铁。

三年间几乎游遍了整个土耳其,这是个美丽而热情的国家,不仅有爱琴海,棉花堡,热气球,还有热情似火的帅哥美女,更有举世闻名的MEVLANA旋转舞。正因如此,我决定于2021年的倒数第二天搭乘7个小时的公交车,去舞蹈的发源地科尼亚。

地处内陆的科尼亚是座非常保守的城市,到达预定的旅馆后我打开了HORNET同志网站,想看看这个阴冷寂寞的地方能否找到什么人。果然没多长时间就有几个人来搭腔,其中一个男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他自称克南,浓浓的眉毛和大大的眼睛,深邃的五官让笑容愈发灿烂,满脸的络腮胡非常阳刚。

“今晚约吗?” 简单的自我介绍后,克南直入主题。

“不行”,我回答得很干脆,“我住的是单人间,你这么晚过来,前台会起疑心的”。担心被敲诈勒索,人生地不熟,还是穆斯林国家。

“没关系,明天早上我们一起喝早茶吧”, 克南口气有些无奈,“科尼亚是座历史名城,不光是旋转舞,还有很多古迹清真寺,我可以给你作向导。”互留通讯方式后,我倒头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在预约的咖啡店,我们像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见面就是熊抱,结结实实稍显肥胖的克南正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们边喝茶边聊天,克南30岁多点,已婚同志,迫于社会和家庭压力几年前结婚,已有了两个活泼可爱的女儿。过完早后克南迫不及待地领着我游览了MEVLANA大清真寺和历史博物馆,把舞蹈的起源,历史人物来龙去脉讲解的清清楚楚,为了让我听懂,他的突厥语说得非常清晰缓慢。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时光飞逝,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了,我们来到科尼亚有名的餐馆吃当地小吃肉馅烤饼,新鲜的牛肉馅混合着奶酪和香料涂在面饼上,放到传统的炉火灶烘烤几分钟,新出炉的烤饼烫得握不住手,又香得放不下手,更鲜得停不下手。吃完后我抢着付了账,刚走出饭店,寒风交杂着湿气迎面吹打在脸上,冷得我只打哆嗦,克南把我带进了附近的商场,说要送件新年礼物给我,我挑了件最便宜的运动衫,克南看了看标签很不高兴,说我看不起他,我怎么会呢? 两个孩子的父亲,老婆没工作,自己微薄的工资,生活那么困难。看着克南为我忙碌的背影,我的眼睛有些湿了。随后我也给他买了件价格不菲的羽绒衣。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下起了小雪,新年之夜保守的科尼亚没有一点节日气氛,商店也早早关门打烊了,我和克南走在阴暗的街头,正想着如何庆祝2022年的到来。克南突然兴奋对我说:你不是专程来看MEVLANA旋转舞吗? 今晚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说完牵着我的手往MEVLANA清真寺飞奔起来,宽大的寺内空无一人,克南把进门口的MEVLANA白衣白帽给我套上,自己穿好后,拉着我的手我们原地转动起来,外面大雪纷飞,从空中缓缓降落,一切喧嚣都在白雪中沉静了。刚过12 点,远处浑厚的钟声随风吹来,空旷的清真寺内两人随着悠扬的诵经声翩翩起舞,不停旋转。

我们终于跳累了,停了下来,“我们回旅馆吧,今天早上我改了双人间”。“不行,我女儿还等我一起过新年,我明天过来找你,去看旋转舞吧”。克南没有直视我的眼睛,慢慢地说。我有些失望,也许他看不上我,不想上床只做好朋友吧。我目睹克南离去,一个人闷闷不乐回到了旅馆。

第二天起床很晚,心里还惦念着克南是不是回来?实在不甘心这份无一而终,雪还在继续下,窗外大风呼啸,主干道几乎没有行人,克南是不会来了。既然无缘无份,我就不信在6百万人口的科尼亚找不到人,打开HORNET,不一会儿就和一个库尔德小伙子热聊起来,他叫尔顿,一个商场的经理,平常几乎不和本地同志交往,怕被发现和暴露,而我也是他喜欢的类型,我给他发了旅馆的位置,几分钟后他赶了过来,在前台登记后我们急匆匆回到房间,几乎没交流两人就开始脱衣服准备上床,此时前台电话突然响起来,说一个叫克南的找我,我顾不上已在床上躺着的尔顿,马上下楼,脸冻得紫红的克南拎着个包见到我,高兴地迎面走来,却被前台中年人挡下了。

“来客拜访先要登记,这是旅馆的规则”。前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克南,说得漫不经心。

克南停止了脚步,因为太冷,填表时手不停地颤抖。前台对我似笑非笑:“你的朋友真多啊,前脚刚来一个,后脚马上又有人来找你,好歹我们也是四星宾馆,很多东西都见怪不怪了,你们外国人来这儿喜欢找不同女朋友玩耍,但几个男的找男的我还是头一次碰到。”

“你给我住嘴!”我非常气愤,“我已经换成双人间,客人能自由来往,做好你自己的事”!

旁边的克南填表的手抖得更加厉害了,终于他把笔一甩,冲出了门外。

“亲爱的请听我解释”!我尾随着克南,一把抓住他的手往屋里拖,外面的雪下得更大了,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没有必要了,新人正等你回房, 我现在就回家”。语气冷得像冰窖。

“不要这样,在这里等我几分钟,我换了衣服就回来找你”。我几乎是哀求,眼睛无助地望着他。不等他回答,我转身向房间飞奔,“克南是不会离开的,我们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他肯定会等我”。我边跑脑海里不断浮现他的身影。

冲进房间,我和尔顿短短解释了几句说有急事要马上出门,不由他开口就把椅子上脱下的衣裤甩给了他。“尔顿我对不起你,你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下次我请你吃饭。”和尔顿告别后,我奔向了雪中的克南,我紧紧抓住他的手,唯恐他会跑掉。

吃过晚饭后我们一起去MEVLANA 艺术中心观看了MEVLANA 旋转舞,整个表演持续了一个半小时,二十多位俊美的小伙子身穿白衣头戴白帽,右手向上高举象征着从真主那儿得到,左手手心向下表示给与,人神对话,沿着圆形广场不停旋转,在古奥斯曼音乐伴奏下长久地起舞。

看完表演,克南和我一起回到了旅馆,一进房间我们就急不可耐地吻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猛烈,又那么自然。完事后我们紧紧相拥,但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到明早我就要离开科尼亚,不由低声哽咽起来。克南翻过身重重压在我身上,用手擦干我的泪水,那双深邃的眼睛,浓密坚硬的洛腮胡子不停地在我脸上摩擦。我张口想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用力又推不开他,抱住他在他耳边喊了起来:“和我回加拿大吧!我舍不得你,在那儿不用偷偷摸摸,我们可以在大街上牵手亲吻,可以向世人宣布我们的恋情,我们的爱会得到祝福”。

“不行,我这儿有老有小,他们不能没有我”。我感觉大颗大颗的眼泪滴答在我脸上。我们紧紧拥抱接吻,只能不停地做爱。

早晨醒来后,克南已经离开,桌子上留有一张字条和一幅用镜框裱好的画,字条留言:昨晚在家花了整晚描这幅画,希望你喜欢。祝你一帆风顺,我会努力学习英语,等女儿长大成人后,就去加拿大找你。爱你的克南。

我撕开了包装纸,画面上两个白衣白帽少男在空旷的清真寺内手牵手一起跳着MEVLANA旋转舞。🌈

相关推荐:

  1. 高受矮攻比惨大会
  2. 100天的同志合约恋爱
  3. 别让那个西安同性恋跑了
  4. 第二道门
  5. 纽约春情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