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做攻,在GAY圈里似乎是一件很寻常,但又很少被探讨的话题。

可能出于「0文化」的羞耻感,很多人不愿提及那段过往;也可能因为自尊心比较强,让一些人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因为「吸引力下降」而被迫转型。但大家暗地里转型的事情,又让人充满好奇。

今天,我们找来几位朋友,聊聊他们转型的初衷和转型之后的人生路。

01.我,陆依萍,今天开始做攻了

小青 25岁 北京

2011年刚入圈的时候,很多人对攻受的概念并不明确,我也一样。但我自己的潜意识里有在做选择,只是当时的我未曾发现。

每次看电视剧,我都会自动代入到女性角色里,把自己想象成那个被保护、被迁就的人。比如说看『情深深雨蒙蒙』,我就觉得自己是陆依萍。

而在生活中,我也被「选择」为受。

我165cm的身高、没有攻击性的外貌和谈吐,总是会吸引特质很「攻」的男生,这也让我在和男友的交往中很自然地处于一种被包容、被照顾的角色中。

滚床单时也是被动的那一方。我会很自然地配合男友,从没想过自己「为什么不反攻一下」。其实从入圈到我想做攻,我都没有思考过、犹豫过自己属于什么,就是很自然地扮演着受的角色。

第一次想做攻是在2018年。

那年我刚来北京,认识了第三任男友,他是一个纯1。我想知道他是受的话会是什么模样,我也想知道自己做攻的话会是什么感觉。出于好奇心,我问他,「如果你喜欢的人让你当一次受,你会怎么办?」

他说自己没经历过,但是愿意尝试。做攻这件事就埋下了种子。

和男友认识后的第一个七夕节前夕,我正在上班,男友发信息问我,「你想要什么礼物?」我想了想说,「那你做零吧。」

我记得发完这句话,聊天界面就静止了,隔了几分钟他回复我,「行,但就只能在节日或者你生日的时候。」

做攻的体验很好。平时自己作为被动角色总有一种被支配的感觉,做攻让我「翻身农奴把歌唱」,而且看到他躺平的模样也会觉得很有趣。

但这仅仅是「有趣」,是靠对新鲜事物的好奇来撑起的满足感,它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兴奋。所以,我觉得自己转型失败了。

而且,我有尝试以攻的身份和一个受交往,但是我觉得自己难做到像前男友对待我那样去对待别人。

我没办法在对方迟到了4个小时之后还心平气和地说「先把行李放下,去吃饭」,没办法每一次都把伞撑给对方而自己淋湿肩膀。

我可能会坚持一周、一个月或者半年,但我不享受这样的牺牲。所以我确定自己转型失败。

其实,从一开始就能察觉自己没办法转型。因为当我问男友能否当一回受的时候,我特别担心他会秒回「可以」,反而他纠结半天之后的回答,让我有一丝窃喜。

可能我心里还是希望对方是纯1的吧。

02.转型后,不再想聊往事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宫先生

最开始我是拒绝这个访谈的,我在饭桌上也会拒绝和朋友聊「转型做攻」这个话题,因为我会感到被冒犯。

我觉得大家对这件事的态度是不正面的,很多人都不愿意相信,或者说带有一点戏谑和质疑。他们会问一些类似「你有什么成功案例」「感受怎么样」的问题,让我觉得自己处在一种不平等的对话状态中。

但我愿意在这里和大家聊聊。

在转型之前,我的生理上是受。我的几任男友多是狮子座、摩羯座、天蝎座这样强势、腹黑的星座。我也特别喜欢坏坏的模样,享受被他们占有、「压迫」的感觉。我甚至觉得,对方在滚床单过程中不需要在意我的想法,满足自己就好。

我会因为满足对方而感到快乐,所以,毫无疑问,那时候我是一个纯粹的受。

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加,我开始喜欢年龄小一些、可爱、带一点天真的男生,尤其是在饭桌上有一点羞涩和被动的男生,看到他们就会有想征服的欲望,我察觉到了自身的这种变化。

事情确实在发生着变化。

那个时候,我在生理上享受着做一个受,但心里并不希望得到别人的照顾。我希望两个人处在一种平等互助的关系当中,渐渐讨厌狮子、摩羯、天蝎那种腹黑属性在生活中展示出的侵略和霸道,我觉得它会打破情侣之间的平衡。

在转型之后,我仍旧希望两个人「势均力敌」,不要存在一方明显包容另一方的情况。小受耍起性子来,也会和大男子主义一样破坏两个人的关系。

这可能也是我单身的原因。应该不算转型成功吧?

03.说到转型,那其实是场意外

胖哥 32岁 吉林

我生理上是排斥做受的。

每次做受都让我感到痛苦,局部撕裂的疼痛,让我对滚床单产生了恐惧。甚至,在和别人的谈话中聊到「菊花」,我都浑身颤栗,本能地想要拒绝那个和我聊天的人。

我也想过转型,但这和我的心理角色不符。

我是一名双鱼座男生,内心情感极其丰富。我觉得爱情应该是激情的、浪漫的、热烈的、跌宕的,而我一定是这场爱情里那位被保护的、被疼爱的、被娇宠的「公主」。

我没办法幻想一名属性为攻的「公主」是什么样子的,也不想舍弃小受才能享受到的偏爱。

2017年是我第一次做攻,那是一个很偶然的机缘巧合。

我认识了一位非常帅气的男生,是我看一眼就会脸红的「菜」。他说想跟我进一步发展,并且亮明了自己纯0的身份,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没有同意。

但在往后一个月里,我们每次在软件上看到对方都会寒暄几句,对彼此也逐渐熟悉。正因如此,后来我还邀请他到我家做客。

这一次他表现得特别主动,富有进攻性,我再一次明确表示「不可」,但他零机一动,在我分神的时刻达成了夙愿。

我就这样被迫转型。

这之后,我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排斥攻的身份。我现在觉得,抗拒成为某种属性只是你在心里戴了一道枷锁,突破之后便没有束缚了。

00.最后

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人们对自己、对事物都会有不同的认知,不论如何转换属性,都是为了找寻当下最真实的自我,没有好坏之分。跟随内心就好。放下包袱,生活不止眼前的攻受。🌈

相关推荐:

  1. 高受矮攻比惨大会
  2. 假1辨别指南
  3. 这8种受在GAY圈危险了
  4. 0多1少,是命还是病?
  5. 攻和受的分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