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同志养老院的报价,我发现我不配

因为全球人口老龄化,同志也在慢慢变老。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实现了同性婚姻合法化,同志养老的重要性正在不断凸显。

今天,我们就来看看那些LGBT社群更成熟的国家和地区的同志养老院有多酷吧。

01.为什么要住同志养老院?

就在最近,瑞士决定建立该国首家LGBT养老院。

养老院位于瑞士第一大城市苏黎世,将为老年同志设有退休公寓及配套医疗服务,预计在2025年之前建成。

其实,瑞士并非同志养老院的先行者。德国、荷兰等国家的同志养老院已经有十年以上的历史了。那么,为什么瑞士在这么久之后才开始讨论建设呢?

答案就是「不建不行」。

「许多老年同志对一般的养老院感到害怕和恐惧,因为他们担心受到歧视,」日内瓦360协会LGBT老年人项目主管介绍说,「他们更愿意在面向同志人群的机构、在彼此认同的环境中安享晚年。」

瑞士第一对公证结婚的同志伴侣恩斯特和罗比是当地同志社群无人不知的伴侣,他们在2003年完婚。

相隔17年,这对年近90岁的同志伴侣,一个很大的心愿就是能住进一个对性别与性倾向友善的养老院里。他们认为,「在一般的养老院,每天都在出柜。」

他们说,现在的那些养老院里的老一辈,依然有在思想上无法接受同志的人,而如果要和排斥这个社群的人在一个养老院里低头不见抬头见,每天面对异样的眼光,或是私底下的议论,这样的老年生活,心理压力真的很大,没有品质可言。

全世界的同志人群都在面临着几乎相同的处境。瑞士如此,我们也是如此;年轻人如此,老人更是如此。

今天的我们身强力壮,面对歧视与偏见或许仍然可以视而不见,心想「我年轻力壮,我会证明自己的优秀」。但试想,当我们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了,容颜和健康不在,那时,若我们依然面对歧视与欺凌,将会是一种怎样的无力和苦涩。我们不想一生都活在「柜子」里,更不想骄傲半生,却在年老时重新进入「柜子」。

也正因如此,对于老年同志这样一群弱者中的弱者,完善周全的生活保障至关重要,因为对弱者的关怀,与我们每一个人的尊严息息相关。

02.欧洲同志养老院遍地开花,供不应求

欧洲作为LGBT社群更为成熟的地区,可谓同志养老院遍地开花。有些甚至已经有了十几年的历史。

位于柏林的「Lebensort Vielfalt」是欧洲首座同志养老院,目前有24个独立住房。它由柏林同志组织「Schwulenberatung Berlin」于2012年成立。

这家同志养老院拥有重症治疗照护楼层,24小时有护士照料,包括洗澡、协助如厕、给药等,并设有专属医疗器材,能够妥善照顾患有癌症、感染HIV的老年同志。每个楼层均配有训练有素的志愿者,协助坐轮椅的老人出外购物和日常需要。性别友善的护理服务处处体现在细节琐碎之中。

「Lebensort Vielfalt」的字面含义是「多元化的居住空间」,住户组成限定60%是55岁以上的男同志、20%为年轻男同志、20%为女性,目前最年轻的住户是24岁。

养老院设有美发厅、餐厅、咖啡厅、图书馆,楼层也向所有民众开放,还会不定期举办音乐或戏剧演出。这一切都旨在增加老年同志与社会的接触,丰富生活,同时也是让人们了解同志生活、多元理念的契机。

实际上,德国曾在纳粹时期颁布恶名昭彰的「刑事法175条」,同性间的性行为被视为有罪,二战期间多达5万人遭受判刑,数万人更因此被送进集中营,而这项历史法条直到1994年才被废除。这也直接导致德国老一辈同志多数选择终生隐瞒自己的性取向,以免丢掉工作或遭到公开的歧视。

不仅曾经历着早年的历史困境,很多老同志因为不被接纳等种种原因与家人分崩离析,加上没有子嗣,「独身同志老人们在家中过世,多日无人发现」成了老年同志心中最深最深的恐惧。

因此,他们想组成一个像大家庭一般的养老院,让老同志们不再担心害怕,能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同时隐私能够得到保护。

这让同志养老院供不应求。目前的「Lebensort Vielfalt」已经满房,24个独立住房显然不能满足刚需,还有超过400人排队计划入住。这也催生了柏林第二家同志养老院的计划,若顺利通过政府申请,新的同志养老院最快2021年就能完工,届时将能提供74个独立居住空间。

自从柏林有了成功案例后,许多国家的LGBT组织都前来取经,像是瑞典、荷兰等国都陆续兴建,让多元性向友善的种子在各地萌芽。

03.我们查了一下同志养老院的价格

同志养老院看上去是如此美好,可实际当中仍面临诸多困境,摆在最前面的问题就是价格。

以法国的同志养老院「米迪运河度假村」(Le Village-Canal du Midi)为例,它属于完全商业化的同志养老院,由英国公司Villages Group开发建造,项目计划仿照传统乡间风格建造107个生态单间。

宣传册中还有一幅米迪运河与同志标志彩虹旗交织的图画,风景宜人。

不仅如此,他们还提供私人网球教练、健身教练、高尔夫、网球等服务。每个单间标价24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00万元,此外每周还要另缴70欧元(约600元人民币)的管理费。

完全由政府主导的项目虽然价格低,但供不应求。完全商品化的发展路径,则必然使价格完全市场化,也使个别同志养老院成为高端选择。

对比瑞士,寸土寸金的苏黎世更是以高昂的生活成本著称,买一块地来实现同志养老院的成本极高。而瑞士的银发酷儿协会(Verein QueerAltern)则提出了一个可行的想法,就是在现今已成立的养老社区中找到一个合作机构,基于现成的软硬件条件,直接将同志养老服务加入其中。

实际上,中国也曾出现开设同志养老院的设想。

重庆市渝中区计生委相关负责人曾对重庆日报表示,「开办一所同性恋养老院,我们也曾设想过。」

但他也指出了问题所在,「在目前社会对同性恋的接纳程度仍然有限的情况下,实现起来有一定难度。」他说,比如去民政局申报,不一定能审批下来;社会上存在一所同志养老院,公众又是否能接受?

此外,进入同志养老院,就等于将自己的性倾向公开化,这对于年轻时承受了很多压力的老年同志来讲,无疑又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

「这是一个时代命题。」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资深分析员柴宇阳在接受淡蓝访谈时说,如今在很多大城市都已经开始试点社区巡访制度,每天由社区工作者上门服务老人。而除了社会养老体系外,还出现了日益多样的商业养老服务,「越来越多的老人开始接受商业化的养老服务,开始愿意为此付费。」

因此,在年轻时做好周全的全生命周期财务规划、通过亲密的爱人与朋友建立生活支持体系,对于如今的同志人群至关重要。

00.最后

我们相信,「我们今天如何对待老人,当我们老了,就会被怎样对待。」🌈

相关推荐:

  1. 英国首个性少数群体养老社区举行落成开幕式
  2. 能接受单身终老的男性是女性人数的一半
  3. 日本一家老年护理院 员工都是肌肉猛男
  4. 美国新泽西州出台LGBTIQ+年长者权利法案
  5. 乘风破浪的中年GAY有啥特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