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圈现传销骗局!青壮年白领是重点诱惑对象

资料图

如果你年轻聪明、在大城市里打拼、想要出人头地、偶尔觉得疲惫,想要有一群懂你的朋友,你要读下去。

这关乎你的安全、你的钱包、甚至是你的感情。这是一种与学历、收入与职业无关的骗局,无论你是大城市的白领精英,还是受过高等教育的高知青年,统统都在骗局的射程范围内,我们暂且把这种骗局称为「大都市青年传销」好了。

疫情之下,经济疲软,浮躁焦虑的社会心态给这种传销骗局提供了肥沃的土壤。这种骗局不同以往的地方在于,它甚至还有点「高级」、有点愉快、甚至有些浪漫。深陷其中的,多的是那些上过大学、有着体面工作的都市年轻人

这种骗局正是精准打击了当代都市年轻人的心理痛点:疲惫、孤独、要强和对出人头地的渴望。你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位有趣的爱人,找到了一个热爱生活的组织,而他们却只把你当作一个「人头」,盯着你的钱包。等你回过神来,那个「爱人」和你的几万块钱,早已无影无踪,人财两空。

我们和亲历过「大都市青年传销」并损失惨重的刘一龙(化名)聊了聊,以下是他讲述的故事。

01.骗局瞄准的是我内心深处的软肋

我们是在网络上认识的,当时我觉得他是真的喜欢我。

当时我来北京第三年,已经不算是初来乍到的「新鲜」北漂了。一个人住在潘家园附近的合租屋,虽然单身,也没什么存款,但是我觉得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

而且当时25岁的我,已经觉得自己是个颇为精明的社会人了。从小到大受过的教育也让我对各类骗局并不陌生,所谓传销的种种套路我也听说过。

但是真正的传销有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当它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你身边的时候,很多人是没什么招架之力的,如果不是借助搜索引擎的帮助,或者局外人一把把你拉出来,你可能根本就不会把它和「传销」这样的字眼划上等号。

当时我们很聊得来,不是那种快餐式的都市对话,而是真的会聊很多生活中的日常。他说他在国贸上班,他会跟我说他每天的工作。我也会跟他讲我每天的烦恼,他会很耐心地听我讲的话。

那时的我觉得,在这个冷漠的城市里,有一个愿意倾听的人,真的可以让我在一瞬间放下防备。

后来我们见了面,一起吃饭。他性格开朗外向,爱笑,是个阳光大男孩。虽然我依然保持着资深社会人的矜持和谨慎,但是我很难不对这样一位知心的男生产生好感。

后来他邀请我去他家,发现他和我一样也住在合租屋。但是和我一个人独自一个房间不同的是,他和室友睡在一张床上。而且很明显其他房间还住着人,他介绍说,这个房间里都是朋友,住在一起生活上彼此照顾会很方便。

我当时虽然觉得这样略显拥挤的居住环境有些简陋,但是转念一想,也说得通。毕竟年轻人和朋友租在一起,甚至分享一张双人床的也并不罕见。相反的,我还对他为了省下房租,愿意吃苦的精神感到有些感动。

我和他的「室友」们一起做饭吃,一起聊北漂生活,一起打保龄球,十分愉快。他们都很开朗健谈,我甚至感到很幸运,能认识这样一群活泼可爱的朋友。我能在他们之中感受到,在这个城市独自拼搏的温暖。

而直到那顿饭,我们总共认识不到三个星期。而我所看到的一切,在几年后回想起来时,我才想通其中的诡异之处。

后来的我才明白,骗局来临的时候往往是悄无声息的,因为它所瞄准的,正是我内心深处的软肋。而我一步步深陷其中,毫无察觉。

02.后来我才知道,整个小区里都是他们的人

很快,我们就确定了关系。

他提议一起去山东济南玩,说那里有他的朋友。我问他住在哪,他说住在朋友家。我很享受那种他已经安排好一切的感觉,这不仅让我觉得他很有主见,也让我感受他是一个朋友很多的人。

从北京出发,坐火车到济南,再到济南的「朋友家」,一路上,他显得轻车熟路,丝毫没有第一次来到一个城市旅游的陌生感。当时的我没有察觉出丝毫的不妥,相反,他的成熟和干练给了我十足的安全感。

我们住在一个普通的小区里,和他在北京所住的合租房类似,只是面积更大了一些。他说,这里刚好有他的朋友。我没多想,毕竟我一直觉得他朋友多,这里也有他的朋友也并非不合理。

很快一位年轻的男生来打招呼,他也是同志,我们很快熟络起来。后来又来了一位从事设计行业的小姐姐,好巧不巧的是,我也是一位设计师,这让我们有很多共同话题。

在他们的陪伴下,我很快就适应了济南这个陌生的环境,让我有了归属感。晚上,我们一起出去吃夜宵,一起玩狼人杀,一起玩桌游。当时的我心想,我很久都没有经历过这么愉快的假期了。而我们几乎是在一夜间打成一片的。

第二天,那位小姐姐向我介绍起他们的「俱乐部」。总而言之,就是交一笔钱,并带一些朋友一起,经过「资本运作」,就可以在未来拿到「工资」,并实现可观的「资产增值」。

这一下就触发了我的敏感神经,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传销。而那位小姐姐则发现了我的担忧。她笑着说,「你是不是也吓了一跳,我当时听说时比你还要震惊,我都吓坏了。但是后来才知道是真的。」

我被她安抚了下来,紧接着,她向我一一列举那些「赚钱了」的朋友,其中的一些「案例」我甚至曾经认识。

而击垮我最后一道心理防线的,则是当我得知,我的「男友」也参与其中。他对我说,「我希望能和你一起,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买一个大房子了。」

这句话击垮了我,我何尝不想要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大房子。和这样一位让我信任的爱人一起做一件为了未来而做的「投资」,何尝不是让人振奋的事。就算是有些异想天开,但万一是真的呢?那些聪明体面的年轻人不会是傻子啊。更何况,他们也没有限制我的自由,没有逼迫我,一切都是自愿的。

于是,我向家里要了5万块钱,汇到了一个账户里。

「俱乐部」的规则是需要先交纳一笔5万元的「启动资金」。在此之后,正式加入者的全部任务,便是邀请自己的朋友加入,每人发展出3个下线,再由这3个下线分别去发展自己的下线。当整个「家族」发展壮大到29人时,即可拿到「分红」,直到拿满800万元,即可从「组织」里出局,完成「资产增值」。

那时的我心想,「我的朋友那么多,三个还不好说?」我满心期待着,要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在北京拥有一个家了。

03.最终,我从受害者变成「施害者」

在「男朋友」和他的「朋友们」的支持下,我愈发对我的「投资计划」深信不疑。

于是,我开始向我最好的朋友和我的家人发起「进攻」。但我眼中的宏图伟志在他们的眼中一文不值,我对未来的美好愿景在他们眼中是我发了疯。

我越是想要解释,我和他们的关系就越远。

我打电话给我最好的朋友,他相信了我。当时的我心想,「不愧是我的好朋友。」

在当时的我看来,我是在为他们好。毕竟我相信这是一个可以让生活变得更美好的项目,我疑惑,为什么身边的人会不愿加入呢,我的这些「朋友」不优秀吗?不有趣吗?为什么不相信我呢?

问题出在半年之后。

由于我的固执,我接连失去了两位挚友。这让我开始怀疑,我是否真的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

我是个重感情的人,我认为如果我为了所谓的「资产增值」失去了我最好的朋友,那我要这些钱有什么用呢?我不就会变成一个失败的朋友吗?

于是,我决定退出。在此之前,我依然相信,所谓的「资产增值」有何不妥。直到我发现,我根本无法把我的本金取出来。

实际上,所谓的「俱乐部」就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后来者的钱,去填补前面的人的钱包。而后来者想要赚钱,则需要吸纳新的玩家加入。所以只要不断有新人加入,这个危险的「游戏」就会继续下去。而一旦这个游戏不被相信了,这个金字塔般的帝国也将在瞬间崩塌。

我的退出让我和我的「爱人」产生了矛盾,因为我是他的「下线」,我的退出将造成他的损失。这让我怀疑,他拉我进入「游戏」,是不是就是为了拉个人头,而不是真的爱我。

在那一瞬间,我一切都明白了。北京拥挤的群租房、轻车熟路的济南之旅、一个个和我趣味相投的「朋友」……哪里有什么巧合,分明都是精心策划的安排。后来我才知道,他所住的小区,几乎被这个「俱乐部」包了下来。各行各业的人,会被有针对性地安排给新人认识。

他们没有机构,没有微信群,仅仅通过一对一的联系,形成了一个巨大而隐蔽的网络。外界几乎无法得知这个组织的体量究竟有多大。而身处其中的人,依然相信他们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

时至今日,已经过去三年。

在现在的我眼中,这不过是一个经不起推敲的传销骗局。而我的那位「爱人」还在不断地寻找新人。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那些光鲜亮丽的都市人,面对着高企的房价,面对着不确定的未来,在济南、在石家庄、在沧州、在北海、在大城市的郊区,追逐着那些他们心中「坚信的梦想」。

就在前几天,一位朋友突然向我提起让我加入一个叫作「创业联盟」的组织,换了一个名字,同一种套路。我看着今天的他,仿佛就看到了昨天的我。

他们仿佛被驯化的羊羔,所闻、所思、所想都被一只大手遮住了,只听那些被允许听到的,只相信那些被允许相信的,只消化那些被投喂的、被称作是「梦想」的饲料。

最终,他们会从羊羔变成狼群,从受害者变成加害者。始终有人脆弱,始终有人相信,一代一代生生不息。这,或许才是传销真正的可怕所在吧。

00.最后

即使是金融从业者,也难逃形式各样的金字塔骗局。

贪婪是人性中的一部分,人们总是相信自己是最幸运的那一个,在这个充满不确定的时代更是如此。

而最容易被忘记的,往往是常识。我们此刻正在做的,则是让常识,成为常识。🌈

相关推荐:

  1. GAY脑子短路的瞬间,爱情就会像偶像剧般出现
  2. GAY版“奶茶妹妹”
  3. 北漂GAY遇到好室友,是要去还愿的
  4. 100天的同志合约恋爱
  5. 总是爱上GAY的直女们,现在还好吗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