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仅仅有家人、伴侣,也可以是寝室室友。作为同志,要想对24小时朝夕相处的寝室室友隐瞒性取向,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幸好,00后的直男什么世面没见过?

我们和来自不同城市、不同高校的3位受访者聊了聊。

01.室友出柜后变得放肆了

陈大斌(化名) 哈尔滨 01年 大二直男

我是个直男,在我的印象中GAY这个词在我的脑海里出现的频率几乎为0,直到室友跟我说他喜欢男生,我才真正有所了解,GET到了一些新知识。我现在觉得,「GAY」只是个像「男人」「女人」一样的称谓,他依旧是我们寝室里那个可爱的小弟弟。 在室友们都还不知道他性取向的时候,我们相处起来像兄弟,都把他当成小弟弟一样看待。生病了这个买药那个倒水的,也挺照顾他的。直到疫情期间我们远距离闲聊的时候,他跟我出柜了。

事情是这样的。当时我问他为什么长得这么好看还没有对象,他说因为他喜欢男生。听到这话的时候我脑瓜子嗡嗡的,刚开始还不信,问了好多遍,直到他很确定地跟我说「我喜欢男生」,我才停止追问。 回想起来,他是GAY这件事早就有迹可循,只是我们没发现而已。求我们帮忙的时候,「撒娇」就是他的利器;不交女朋友,连个暧昧对象都没有;拿他手机刷短视频,刷到的几乎都是男人……

开学见面后,室友们也没觉得有啥不自在的,他还是他,只是他开始变得「放肆」了。

我跟他说别老嚯嚯我,我是直男,但他老戏谑地说我有弯的潜质。前几天在我们学校东门走路,因为冷,他就把手放在了我的口袋里。我们就一直手攥着手。路上遇到很多人,但我觉得没啥就一直走到宿舍楼下才撒手。打游戏的时候,他经常会从后面搂住我的腰,然后顺势亲我的脸。刚开始我跟其他室友都躲,渐渐地我们就「礼尚往来」了。

我能明显感觉到,因为他出柜的缘故,我们寝室关系更近了。 我问过我身边的直男朋友,如果是他们遇到朋友出柜,他们会怎么做?从他们的言语中我能知道,虽然他们对GAY不是很理解,但也不歧视。我想这或许能代表当代大学直男的想法。

02.班长说,「就算我再不接受GAY,我也会接受你」

姚粒荣(化名) 合肥 00年 大四小可爱

应该是一个周三的晚上,我跟室友出柜了。大概晚上十一点多吧,寝室已经熄灯了,我们四个躺在床上聊天。开始的时候我们聊的是别的话题,聊完之后,我就很严肃地说,「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然后他们就都把手机放了下来,在那儿听我发言。

我说我是GAY。

当时沉寂了几秒钟,是一个混二次元的肥宅室友出来救的场。他说他早就有所察觉,只是不好问,他觉得在意料之中。另外两个室友也在安慰我说很正常,现在社会这么开放了,以后会好的。那天我们聊到了夜里三四点钟,直到躺在那儿心里放空了,才不知不觉睡着了。 我跟他们出柜,是因为我觉得我真正的朋友应该了解一个完整的我,包括我的性取向。刻意的隐瞒,会让我很大程度上不能够做自己。再加上我当时压力比较大,无法平衡学习、兴趣和社团的时间,每天都觉得很疲惫,没人理解,很多事情都只能藏在心里,所以一咬牙一跺脚就说了。 出柜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甚至会徒增烦恼。

有个铁直铁直的室友虽然说接受了我,但行为上还是有些抵触。之前我们在一块儿都是勾肩搭背、骂骂咧咧,知道我性向之后,有一段时间他都不是很敢靠近我,像是我们之间多了层无形的屏障,总保持着一种距离感。

在那段时间里,勾肩搭背这种亲密的举动就很少出现在我俩之间,以前污一点的玩笑话现在也变少了。

但事情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他后来竟也慢慢地接受了,因为他确定我不会喜欢他那种糙直男,便放下了紧绷着的弦。

果然直男都很自恋。

前不久,住在隔壁的班长也知道我是GAY了。本来很早之前就打算告诉他的,但我一直觉得他有点恐同。

之前我们寝室在夜聊,室友就问他对于GAY这个群体怎么看。我当时在玩手机,只模模糊糊地听到他说,「有点接受不了,一想到两个男人在一起,就觉得有点恶心」,我当时心里还咯噔了一下。

班长他一直以为我是直男,他还总觉得我跟我关系很好的一个女生在谈恋爱。那个女生受不了跟我组CP,就问我能不能告诉班长实情。后来我觉得大家都那么熟了,他如果实在接受不了,我也没办法,就同意她把我「卖了」。 得知我是GAY后,班长见到我的第一面表现得若无其事,但是他的那种神态早就出卖了他。结果他憋了半天,说了一句很暖心的话,「就算我再不接受GAY,我也会接受你。」

这剧情,也过于反转了。

他虽然也是个钢铁直男,但跟我就贼GAY,或许他觉得这是和GAY最好的相处方式也说不定。

上次学院组织打疫苗,我们俩就手攥着手在人群中晃悠。他来我们寝室的时候,我俩还会抱在一起,故意搞那种亲密的动作,假装亲亲,快亲到的时候就赶紧撤开了。其实也就是GAY和直男之间闹着玩的「小把戏」。 有一个说来搞笑的事。我和一个室友聊天的时候会故意发那种很暧昧的话,室友也回我很暧昧的表情包,所以他女朋友就常开玩笑说,室友天天跟我在一块很危险,总感觉自己头上有一顶绿帽子,被我给绿了。

03.3个直男室友都下载了Blued

尹骏毅(化名) 郑州 01年 大二帅气攻

虽然我对自己身份的认同比较早,但我是前年11月才知道的Blued。

我当时加入了学校的一个防艾志愿队,其中一项工作是线上服务,主要是借助Blued为群体里的人提供一些帮助,进行线上答疑。从那开始我才知道Blued的存在。 我们学校评星级志愿者是需要记录志愿时长的,而防艾志愿活动的志愿时长比较长,因此三个直男室友才陆续加入我们团队。

我们志愿队的目标除了防艾,还有就是反歧视,所以想要进来,还必须要懂得尊重和包容LGBT群体。几个直男室友的思想还是比较开放的,不管是加入志愿队之前还是之后,他们对于同志族群都很尊重和理解。 因为志愿活动,我们都注册了Blued。有一次,一个室友新注册了Blued,他就假装网友给我们发信息,「在嘛?」「换个照片吗?」打开发来的闪照一看,是我们几个的合照。然后我们捧腹大笑。

自从我把他们拉到线上志愿活动后,我的Blued小号就再也没登过。他们目前还不知道我是GAY,但我觉得再搞搞就可能知道了。 平时呢,我们寝室会经常开一些小玩笑,「晚上保护好,别让我上去找你呦」,还爱做一些很GAY的事情,比如有室友会伸出咸猪手摸我胸,虽然我也没胸。这个年代的学生其实多少都有在「搞基」,所以对他们出柜,应该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00.最后

就在2020年五月,中国计划生育协会、中国计生协中国青年网络、清华大学公共健康研究中心共同发布了『全国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调查报告』,调查数据显示,有近3成大学生认为自己不是异性恋,超过15%的学生是LGBT+人群。

我们惊讶于超过15%的占比,但一切都在情理之中,因为整个社会都在变得更加包容。

尤其是在大学校园。朝气蓬勃的大学生更易于接纳不同事物的存在,能够给予更多的理解,正因如此,那些00后的直男室友们才会这样「放得开」。而友同的校园氛围,也促使更多年轻的性少数实现了自我认同。

感谢友同的人们,是你们让世界变得更加有爱。🌈

相关推荐:

  1. 私底下的GAY圈体育生,你还爱吗
  2. 处了近10年的夫夫,竟是「直弯恋」
  3. 艾滋少年不回头
  4. GAY脑子短路的瞬间,爱情就会像偶像剧般出现
  5. 用社交软件的后果你想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