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夫夫相恋12年,5岁儿子是证婚人!

(原文发表时间:2020年12月26日)

相恋12年的夫夫,Timo和Dan分别来自芬兰和中国,在上周末,他们和家人朋友共同庆祝了注册伴侣关系10周年,并在当天登记成为正式的婚姻关系。

最可爱的是,他们共同的宝宝在当天的迷你婚礼上,担任了小小证婚人。五岁的小朋友超认真的样子太可爱啦!

Dan讲述了他们一家人的幸福故事……

01.桑拿房里的「芬兰式无聊求婚」

我是1984年生人,江苏盐城人,大学毕业后在芬兰成为了一名幼儿园老师。

12年前,我的一个基友告诉我,有一个芬兰朋友——也就是Timo——对亚洲文化特别感兴趣,肯定适合我,于是我们就见面了。他很喜欢踢足球,身材很好,外在给人第一印象很好。见面第一天我们就很俗套地发生了该发生的事情。

他大我五岁,当时他已经工作了,而我还在读书。当时觉得他很好,我就很主动地追求他。我会一直给他发消息,会叫他来家里做饭给他吃,很频繁地接触他,然后就很自然的在一起了。

在一起一年后,我们一起买了房子。也在彼此最艰难的日子里相互照顾,相互鼓励,两个人的生活越来越深地被捆绑在一起。

当时Timo的「芬兰式无聊求婚」让我印象深刻。

那时我们两个刚买完房子。芬兰的房子一般都会有桑拿房,装好的第一天,我们就进去享受。两个人很放松地躺在里面,出着汗,他躺在我的腿上,两个人看着天花板放空,空气很安静。突然他来了一句,要不要把我们的关系「正式一下」。我也没怎么犹豫,就说「好啊」。

很简单的过程,没有四目相对,没有含情脉脉,就那么躺着。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们在芬兰注册了伴侣关系。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桑拿房对于芬兰人的意义非凡。芬兰人将桑拿房视为一个非常神圣、非常重要的地方。老一辈芬兰人会在桑拿房里生孩子,去世后会在桑拿房洗最后一次澡,见证着生命的历程。

02.我每年都跟我的「大舅子」回江苏老家

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我还没有跟家人出柜,但我们却会每年一起回我的江苏老家。

其实我很早就和爸妈出柜了,当时真的很难。父母的不理解,震惊,哭闹,甚至是断绝关系的威胁都经历过。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眼泪变少了,理解变多了。我开始试探性地问他们,我可以带Timo回来吗?我妈说,「你确定你改不了了是吗?改不了的话那就只好接受了,但你不能告诉其他亲戚。」

在后面的三年里,我实际上是在努力「帮爸妈出柜」。

逢年过节,我会跟亲戚介绍说,Timo是我女朋友的哥哥,也就是我的「大舅子」,亲人们竟然也信了。于是,我每年都带我的「大舅子」回家,从来没见过我的「女朋友」,但我的亲戚们也都很喜欢Timo。

直到三年后,我先后跟我表妹、小姑等亲人介绍我们的真正关系时,大家都说「早就猜到了」。

2016年时,我们很幸运地在中国的福利院,以「单身领养」的方式领养到了当时一岁半的宝宝「安安」。意外的是,我们在2017年发现安安有听力障碍,而安装「人工耳蜗」的治疗费用在国内高达百万元。考虑到一家人更好的生活,我们回到芬兰,让安安获得了芬兰的医疗福利,免费接受了治疗。

而且在芬兰,法律认可的同性伴侣可以在家庭内部领养伴侣的孩子。因此,Timo将不再是安安「法律上的陌生人」,能够成为被法律认可的「父亲」,担起他作为家中父亲的责任。

很幸运,安安的术后恢复良好,幼儿园也有专门的老师给予他更多的帮助,为他提供额外的语言辅导和手语辅导。

03.我的儿子是证婚人

在几天前,我们跟安安说,他的两个爸爸想要结婚,想邀请他做证婚人。他问什么是结婚,我就说,「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就要和他结婚。」他似懂非懂地说,那他也要结婚。

今年是我们注册登记伴侣关系10周年,想着可以登记一下婚姻关系,再稍微庆祝一下。可由于疫情的关系,我们就把计划从简了。简单到婚礼只有我、Timo和安安三个人。

我们的婚礼仪式在Timo父母的墓前。我们把手机放在了墓碑上,没有排练,也没有让安安练习。当时,安安手里拿着小纸条,特别正经的样子,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Iskä(芬兰语的父亲),你愿意和我超好的爸爸结婚吗?- 爸爸,你愿意和我有趣的Iskä结婚吗?」

安安手里拿着小纸条,特别正经的样子,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Iskä(芬兰语的父亲),你愿意和我超好的爸爸结婚吗?- 爸爸,你愿意和我有趣的Iskä结婚吗?」

其实我们已经是十多年的「老夫老夫」了,虽然那个瞬间是属于我们的,但我和Timo的目光都在安安身上。因为安安的听力障碍,他的语言能力发育得也比较慢,所以他能这么认真,这么顺利地讲出这段话,我们觉得非常不容易,而且非常可爱。

其实他平时读课本也可以读得挺快的,但是在婚礼仪式上,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读,没有人教他。可能他觉得那是一个庄重的任务,要很认真地完成。

04.突然被老师「请家长」

安安老师的礼物和祝福贺卡

在我们婚礼后的那个星期,我们突然收到安安幼儿园老师的信息,说让我和Timo两个人去学校办公室一趟,说有事要讲。

我们两个人收到信息后,非常忐忑,因为安安听力的特殊原因,我们非常担心安安是不是遇到了学习上的困难。

于是我们战战兢兢地来到学校,令我们没想到的是,老师竟然很庄重地送给我们一瓶香槟,还附赠了写有「新婚快乐」的祝福贺卡。只见她满眼闪着泪光,跟我说她必须要表达她对我们的祝福。还说,疫情期间不允许拥抱,不然她一定会给我们一个大大的拥抱。

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是老师看到了安安平板电脑里面的视频。幼儿园为了帮助安安发展语言能力,专门为他配备了一台平板电脑,以便老师和家长能够知道安安的生活有哪些趣事,从而促进交流和沟通。而我们在一次日常的沟通中,在平板电脑里随手拷贝了我们拍摄的婚礼视频。

老师说,她看到这条视频时就已经流泪了,觉得十分有爱,认为一定要送给我们一个礼物,表达她对我们家庭的喜欢。

我和Timo都特别暖心,觉得老师是一个很棒的人。

05.十年爱情的秘密

我们在一起12年了。认识Timo的时候我24岁,没谈过几个男朋友。我们在一起四五年的时候,我内心一度波动,觉得不平衡,觉得我都还没有见过大海就被拴在了一个人身边。一度很羡慕有丰富经历的人,心里常常会痒痒的。

但我还是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或者说是欲望的那一部分,时刻告诉自己,为了一时之快去丧失一个自己这么喜欢的人是完全不值得的。人生只能有舍有得。

我们能走到今天,「彼此珍惜」是决定性的基础。我直到今天都认为,两个人在一起,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你从头开始是很喜欢这个人的,从心里面喜欢这个人,而不是说「将就处处」。我能很坚定地说,Timo是我见过最善良、最好的一个人,我非常喜欢他。

因为两个人在一起时间久了,是会褪去所有伪装,两个人最真实的样子会赤裸裸地呈现彼此面前。而他的真诚、善良、阳光,是让我至今都佩服的。

我们之间还有一个不成文的硬性规定,就是不能冷战,当日事当日毕。最后一定要心甘情愿地笑着拥抱入睡才行。

其实还有一个十分关键的大背景,就是环境,或者说是社会支持与价值观氛围。

首先,芬兰同性婚姻实现了合法化。这让我们的关系得到了法律的保护,我们要为彼此承担责任和义务,换句话说,我们的关系被法律绑定,成为了法律框架下的利益共同体,如果要分开并不是那么容易。如果要背叛彼此,也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被保护的同时也受到法律的制约。

其次,芬兰的人很少,没有那么多选择和诱惑。社会发展也处于发达水平,没有在经历什么社会变革,人们的价值观和心态也普遍比较平稳踏实。价值观上强调对伴侣忠诚和负责。如果你在关系中出轨,是一定不会得到朋友和亲人的支持的。

总的来说,同志关系更脆弱,就像鸡蛋。如果一切都是和谐的,周围都是柔软的稻草,蛋才不容易碎。如果没有保护,周围都是石头,蛋就更容易碎。

06.关于出柜

虽然不便鼓励大家出柜,但在我本人看来,只有出柜才能获得幸福。

全中国比我父母情况更糟糕的人不会太多。至少我父母是非常典型的保守派。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受教育程度不高,非常在意所谓的「面子」。我父亲是做生意的,「面子」几乎就是他的一切。

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依然克服了重重困难,顺利出柜了。如果讲经验的话,我认为出柜前首先要经济独立,思想独立。然后就是最好能有一段稳定的关系,让父母感受到你生活得很正常稳定,很幸福。而且要注重循序渐进,不要心急。我用了三年,才让全家人接受,其中也经历了家人不接纳的过程。

实话说,我和Timo也在国内工作生活了很多年。即便作为对性取向更敏感的「幼儿园老师」,我都完全没有感受到任何歧视和偏见。我们回到芬兰生活完全是为了安安的治疗和恢复。

我并没有鼓励大家出柜的意思,大家还是要根据个人情况谨慎考虑出柜的问题。但我认为现在国内的正能量太少了,很多人不相信爱情,认为幸福是一种奢望,社群常常被悲观和心浮气躁的心态笼罩。

希望我和Timo的故事,能给更多人力量。🌈

相关推荐:

  1. 带外国同性男友回农村,结果…
  2. 70后同志净身出户,在他向妻子出柜以后
  3. 50岁大爷假装20岁和小鲜肉异地恋
  4. 别让那个西安同性恋跑了
  5. 单身GAY如何寻获真爱?最强攻略奉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