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岁的同志奶爸,丹增朗杰

丹增朗杰,或许是被最多人垂涎的奶爸之一。

2020年34岁的他,面容依然是20岁出头的模样,让人很难相信他已经是两个宝宝的父亲。

丹增朗杰凭借帅气的颜值和健美的身材吸粉无数。他曾位居淡蓝评选的「2017年Blued年度十大男神」榜单之首,帅气又可爱的他一直是众多基友心中的「天菜」。

而现如今,丹增朗杰有了一个新身份——父亲。一定程度上,他是少数不避讳谈及自己性取向的父亲之一,他和他的两位宝宝也是极少数活跃在公众面前的「多元家庭」之一。

「实际上,想要宝宝和已经有宝宝的同志家庭是非常多的,」丹增朗杰对淡蓝说,「但很多有宝宝的同志家庭害怕出柜,我们几乎见不到他们。」

而他正在试图用自己的行动去证明,父亲也能照顾好孩子,以及不必活成「别人想要的样子」的那份骄傲。

01.「我浮躁了很多年」

「2012年的时候,我一周能去三四次酒吧,花天酒地,精力几乎都在吃喝玩乐上了,」丹增朗杰说,「因为攀比,打肿脸充胖子,会把一个月的积蓄拿去买一个现在看来没人会在意的奢侈品。」

丹增朗杰与淡蓝相约在位于北京大望路一家高级购物中心的咖啡厅,他面容精致,皮肤紧致,精神状态很好,俨然20岁出头的模样。他穿着时尚,大方得体,言谈随和风趣。坐下不久,他便打开了话匣子。

如今已经成为两个宝宝的父亲的他,笑着谈起过去的浮躁。

「我一直是一个挺容易受人影响的人。」丹增朗杰坦言。

丹增朗杰是湖南人,美术专业。毕业后,他进入深圳一家美术馆工作。每天「浸泡」在艺术的海洋里,远离市区。当时的丹增朗杰刚刚进入社会,成为一名艺术家,是他的梦想。

二十出头的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触摸到了生活的另一种打开方式。「一次和朋友吃饭,我发现,我一个月的工资买不起人家一双鞋。」而就在那之后,丹增朗杰第一次花一个月的工资,买了一双6000元的鞋。

当时的男友一直劝他跟自己一起做微商,但那时的丹增朗杰放不下身段。

「那时候我可喜欢美化自己了,出个门没喝咖啡也要发张咖啡的照片,显得自己很悠闲很艺术,」丹增朗杰笑着说,后来就被现实打败了,有了钱,「你想要的都可以得到」。毕竟,那时的他,实在有太多东西想买,有太多欲望了。

他说,当时第一次去同志酒吧,看到身边的人穿得那么好看,身材那么好,那让他感到震撼。他试图用高消费和不断地健身去建立自己的自信。

「做微商的那些年,人变得很浮躁,」丹增朗杰说,「天天和钱打交道,精神上就会空虚。应酬聚会、逛街购物,都开始变得乏味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他开始意识到,「人生应该换个方式了。」

02.「有了孩子,父母亲戚对我的身份更接纳了」

那是一次在夫夫友人家中的聚餐,丹增朗杰见到了他们刚出生不久的混血宝宝。当时的丹增朗杰或许没有意识到,孩子那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即将彻底改变他的生活。

当时的丹增朗杰30岁了,赚到的钱,和欣欣向荣的生活,让他在向父母出柜时没有遇到什么阻力。但依然困扰着他的是,「农村出来的小孩,父母亲戚,总是会问怎么没有小孩。」

慢慢地,丹增朗杰懂得,父母的询问不是因为不理解,而是因为担忧,「他们担心我的未来,担心我老无所依,担心没人照顾我。」

丹增朗杰一度试图通过向父母展示他的生活规划,试图让父母对他的未来放心。可似乎在父母那一辈人的眼中,如果没有一个孩子,一切其他都是没有说服力的。

直到看到了夫夫友人的宝宝,他才在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或许,他也可以成为一名父亲,或许,他也可以让父母抱上孙子。

2017年,丹增朗杰和伴侣在美国登记结婚,同时也向父母表达了想要宝宝的想法。令他意外的是,父母顺利地接受了他的提议。在那之后不久,他的母亲给了他一副金镯子。

那似乎是母亲给他的「嫁妆」,是一种接纳和祝福。

丹增朗杰在2018年迎来了他的宝宝,而且是一对双胞胎。

「本以为我会哭出来,但我没有,」丹增朗杰说,那种感觉和我预想的不一样,更像是认识了一位新朋友,有一种陌生感。

「完全是一种责任在那里撑着,」丹增朗杰坦言,在孩子出生后的前五个月,唯一的关键词就是「心累」。

每天晚上要起床很多次,每睡一两个小时就要睁眼,要去喂奶,要去查看。「我甚至不敢抱他们,因为他们全身都是软的。太脆弱了,我害怕他们受伤。我害怕他们生病,因为他们不能吃药。」丹增朗杰说,整整三个月,我几乎没有生活,没有睡过完整的觉,精神一直是蹦着的。

「他们会哭,一直在哭,你不知道该做什么。你想生他们的气,但是会发现,你除了生自己的气,什么也做不了。」丹增朗杰说,自己一旦熬夜就会口腔溃疡,那段时间的黑白颠倒让他满嘴都是水泡,吃不下东西,体重更是一度瘦到66公斤。

丹增朗杰长舒了一口气,紧接着说,「虽然这段经历比较令人煎熬,但就和身边有孩子的同志家庭那样,这点累在甜蜜面前太微不足道了。」

03.「我们带孩子去医院,都会大方地向医生护士们出柜」

他们实在是太小了,让你本能地想要去保护。当他们看到什么害怕的时候,会跑过来抱住你,小小的手力气不大,但是却紧紧地抓着你。看到他们脸上的笑容,就觉得什么都值了。

丹增朗杰说,那是一种与取悦自己完全不同的快乐,「就像为什么和好朋友一起吃火锅会很开心一样,人的幸福在于分享。」

那种前五个月的「累」、「陌生」、「烦」,会随着越来越熟练,获得的反馈越来越多,而逐渐消失。就像打游戏一样,越来越顺,就会开始有成就感。

这种变化也发生在丹增朗杰自己身上。「我变得更会照顾自己,不会去做很危险的事情,比如我现在不去蹦极了。」更重要的是,我会变得特别正能量,如果你现在给我100元让我去洗马桶,我愿意!以前打死是不会的,「因为我知道我的努力可以让宝宝更好,快乐得像恋爱一样。」

更重要的是,孩子让他重新思考自己的生活。

「有一天我在想,如果有一天孩子开家长会,老师问他爸爸是做什么的,他难道要说是做微商的吗?」丹增朗杰开玩笑说,我过去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觉得自己很优秀很高端,但孩子让我看到了更大的世界,也让我开始思考,是否要走出舒适圈。

他感叹,「过去的我们,太像井底之蛙了。」

和大多数同志家庭不同,丹增朗杰并不认为「出柜」是一件需要避讳的事。

他说,我们带孩子去医院做检查,都会很大方地向医生护士们说明情况。他们都很喜欢我们的宝宝,对我们也很友好。逛商场时也时常有人来问,我们都大方回答。甚至是回老家的时候,我们也都和亲戚们坦白,经常被要求一家人留下吃饭。直到今天没有遇到任何所谓的歧视和不愉快。

丹增朗杰对淡蓝说,「实际上,身边有非常多同志家庭有了孩子,但我们几乎见不到他们。因为很多人害怕出柜,父母害怕异样的眼光,害怕孩子遇到异样的眼光。」

同志组建家庭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同志伴侣之间也有携手终生的承诺,也有着深厚的爱与共识。或许有人会认为两个爸爸的家庭不完整,但在丹增朗杰看来,他与伴侣的细腻与照顾,能够保证孩子在一个充满爱的环境里成长,可以教给孩子自信与明辨是非的能力,「小孩就是一张白纸,家长是怎样的,孩子就是怎样的。家长首先要自信起来。」

「同志还是要脚踏实地,在强大之前要努力,用实力说话。付出双倍的努力去证明自己的骄傲。」丹增朗杰说,他想证明两个爸爸也能照顾好孩子,以及不必活成「别人想要的样子」的那份骄傲。

「我父母对我就是坦坦荡荡,从没有要低着头做的事情。」他说,「我希望这种舒坦,传承下去。」🌈

相关推荐:

  1. 同志三口之家的二十多年
  2. 爸爸与杨叔叔
  3. 武汉封城20天,出柜7年的我终于得到了妈妈的谅解
  4. 中国同性伴侣生子,分手后孩子归谁
  5. 疫情中,我隔着视频做了“同志奶爸”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