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北买房的北漂GAY后悔了么?

在北京朝阳路定福庄区间,隔离带内有一块通县界碑,之前隶属于河北,现在跨过通州直接划入朝阳区。它成了「北三县」房子们的偶像。——题记

拗最时尚的造型、穿最大的LOGO单品、拍最性冷淡的餐盘,大概是追求「极致」的北漂GAY留给人们的印象。

然而,当他们踏上大望路旁「燕郊、燕郊郊郊郊郊郊郊,差一位」的黑车,抵达四号线南终点「天宫院」站,然后继续南行的时候,我们才会察觉,「都市丽人」只是他们的一面。

「燕郊都市丽人」「固安都市丽人」是他们的另一面。

这群追求「精英光环」的GAY被迫接受了「丽人」与「县城」交融之后的标签,有一层淡淡的耻感,却也是他们得以不断前行的战衣。

因为在河北环首都地界的立足,给了他们更多「北漂」的底气。

01.「很多GAY最终都离开了北京,但我不想」

不愿透露姓名的坏坏是一位在燕郊购房的北漂GAY。通常情况,单程通勤时间需要60分钟。如果赶上特殊时间节点,能不能赶上公司的免费午餐,都要随缘。

考虑通勤成本,坏坏选择把燕郊的房子空下来,和同事在北京四环边上租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明知道很少会去住却还要买房,是因为北漂5年渐渐感受到的压力,坏坏说,「当身边的朋友都在谈论房子的时候,我就会很焦虑。我一直在问自己要留在北京吗?拿什么留在北京?」

坏坏用攒下的存款赶在燕郊限购前交了首付,买下了一套小户型。为了这套房子,他看了上百套图纸,关注了几十个装修公号,平时在出租房里体验不到的洗碗机、双开门冰箱、戴森吸尘器也都通通装进新家。

如果说通州是北京的行政副中心,那么燕郊就是坏坏的生活副中心,就像全国人民在海南买度假房一样。他每两周回家一次,不开趴体,不做饭,只是在这个小窝里安安静静地过上一个周末——打Switch游戏,吃外卖,再拍几张照片。

「周六走,周日回,就住一宿,在家里很放松。」坏坏对淡蓝说,「去别人家你会拘谨,在出租房你要时刻小心,而回到自己家就可以肆意妄为。但其实我更喜欢在家里放空自己。」

坏坏在燕郊的家里放空自己,肆意妄为,不再拘谨,也不用小心。

房子大部分的时间都空着,但坏坏心疼新房不愿出租,他说这套房子是他北漂的底气。当到了租房已经不够体面的年纪,燕郊的这套房可以为他托底;也免得和更多的GAY那样,最终像迁徙的大雁,时间一到,便一会呈「一字型」,一会呈「人字型」地离开这座城市。

02.七环都市丽人的梦想

Jack也是在燕郊买房的GAY。他在朋友圈发自家照片的时候,从来不会加上定位。「我是不会主动说我在河北买房的,除非对方想要买房,我才会告诉他具体位置,」Jack说,「如果有人夸我在北京买房好厉害,我不会去纠正他,我只会附和一句『前年买的』,把注意力转到时间上去。」

坏坏也戏称自己的房子属于「毗邻北京CBD的高新技术开发区」。

将房子「去河北化」是每一个「七环都市丽人」的梦想。但这个「梦想」是藏在他们潜意识里的,因为他们真心相信,燕郊就是北京的。

Jack说,「我能说出从燕郊到大望路的十条路线,却不知道如何从燕郊去河北的其他城市。」同时他还坚信,「大家提燕郊的时候,都喜欢说『北京燕郊』。除了老北漂和河北人,谁会觉得燕郊是河北的?就说我认识的一位刚来北京的小鲜肉,当我告诉他燕郊是河北的之后,他诧异地问我,『燕郊不是北京的吗?』」

「燕郊就是北京的」是燕郊人民的集体愿景,但现实,还是现实。

东北有「压新房」的讲究:房子在装修好的第一个年里,人们要住在新房里。

坏坏是东北人,在燕郊的房子装修好的第一个新年,他把爸妈接了过来,一家三口在燕郊过了个欢乐祥和的年。在这个新年里,他对北京的归属感又增加了。

不过今年还没出正月十五,疫情就爆发了,跨城出入都要出示健康码,坏坏说,「当我回四环,需要在健康码上填写我曾经到过河北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被现实打醒了。」

通州和燕郊中间只隔着一条潮白河,但几百米宽的距离,人能跨过去,身份过不去。

03.河北买房,然后「曲线救国」

被一条河隔在北京城外的还有固安,守城河叫永定河。

「我爱北京天安门正南五十公里」,一句口号让固安也成了「睡城」,大量北京务工人员下了班就鱼贯式地涌入这座城市。多年保持在7000一平的房价,在2016年一年便翻了一翻。

固安在北京大兴的南边。相比较北京的东边,城南方向一直都是缺1少0的「TXL无人区」,能选择扎根在固安、霸州、涿州这「南三县」的GAY都是深居简出,跳出GAY圈五行之外的存在。

白墨就是这样的一位,2001年随父母定居大兴,紧邻永定河。不过十年时间,地铁四号线修到了他们家小区门口,「天宫院」终点站的到来,挺直了他们家房价的腰板儿。

白墨看着被永定河隔在对面的固安,那里几乎可以和大兴媲美,但是房价却差了5、6倍。

「固安的战略地位与现实不太匹配」是白墨卖掉大兴房子的理由,换来的是固安的数套房。精明的他找准时机把其他房子抛了出去,仅留一套大户型给爸妈,而自己又回到大兴买了一套。

白墨的新房没有买在北京市区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他觉得大兴交通也算便利,去南三环工作的通勤时间不过半个小时,并且自己也很少结识新的基友,不需要太多的圈内社交,很少去东边。

「修仙」的GAY在北京是少数,同样把房子买在「南三县」涿州的大大,则是一名典型的北京GAY,喜欢大LOGO的衣服,在自己的圈子里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为「妈妈」。他先是在涿州买了房,等房子从90万升值到200多万的时候,换成了在北四环购房的首付。

「一个人背井离乡,需要离朋友近一些。」大大说。

00.最后

聚集在开明的首都,是很多国家的同志不约而同的选择,东京二丁目、曼谷Silom、北京城东,都是非常理想的友同居住地。这里没有亲戚、同事对于婚姻的「日常关心」,浸透到日常里的包容更让你敢于做自己。

只有高不可攀房价在时刻劝退着你,因此在北京周边买房,就成了很多北漂GAY夹在美好与现实之间的妥协之法。

这何尝不是一种以退为进呢?

只要留下来,就能时刻与彩虹为邻。🌈

相关推荐:

  1. 北漂GAY遇到好室友,是要去还愿的
  2. 秃头同志
  3. 一个北漂同志之死
  4. 北京GAY的9大缺点,擦亮你的双眼
  5. 北京“西直东弯”,大数据告诉你全国“基情”衷于何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