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异性婚姻的“找固”直男

2022年2月2日,中国农历大年初二。按照中国东北的习俗,这一天小夫妻是要去女方父母家里拜年的。一直被蓝开雄称为“牛老师”的妻子不到七点就起床了。蓝开雄在北屋的榻榻米上睡得正香。牛老师第一下没推开北屋的门,蓝开雄在里面划上了。牛老师的脾气立刻上来了。她摊开手掌,啪啪砸门。见蓝开雄没应,她抬脚踹了两下。才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端着水杯司空见惯地从妈妈身边走过去。

蓝开雄打开门,牛老师看到地板上几个纸巾团,以及房间里若有若无的味道。牛老师有些不屑,“就知道你划起门没做好事。”蓝开雄没吭声,一边用脚探着拖鞋、一边弯腰去捡那几团纸巾。纸巾已经变硬了。

“你快点换衣服,跟我回我妈家。”牛老师转身往厨房走。“我不去。”蓝开雄声音不大,但语气坚定。“你想咋地?”牛老师闻言转过身来,在蓝开雄的眼里,此时的她正蓬头垢面、怒目相向。“咱俩都离婚4年了,总不能一直这样。”蓝开雄话音刚落,牛老师的一个耳光已经上来了。

女儿恰好从卫生间出来,听到这清脆的一声。她先是吓了一跳,然后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向卧室走去。路过蓝开雄时,声音不大地问,“爸爸你疼吗?”

蓝开雄摇摇头,对女儿说,“我和你妈离婚了。”还没等女儿反应,牛老师又冲上来,要打蓝开雄。蓝开雄一伸手,握住这个已经42岁的女人的手腕,语气冷冷地说,“我好歹也是当过兵的,我不打女人,你也不要太嚣张。”牛老师杀猪一般大叫起来。

“爸爸你帮我买吧”

2022年元旦后,蓝开雄回了微信上那个男人七八个月前给自己发的信息。蓝开雄写“今天我方便。”蓝开雄有些讨厌自己。每一次内心苦闷到无法忍耐时,他就会找这个30岁出头的男人。可每次之后,他都会更绝望,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2020年5月之后,蓝开雄在微信上把和自己亲热过四次的男生拉黑了。他不想再联系他,他知道自己心软,要是长期这么黏黏乎乎的,肯定没完没了。到时候被家里这只虽然已经离婚但还住在一起的“母老虎”发现,她更是要得理不饶人了。

妻子比蓝开雄大7岁。2012年,蓝开雄复员回来没多久,在面店吃午饭,和妻子拼桌。两人聊了几句,妻子介绍自己是一名小学老师,姓牛,主动加了蓝开雄的微信。两人认识一周后就发生了关系。小半年后,牛老师说自己怀孕了。那时蓝开雄才来到这个城市工作没一年,26岁的小伙子慌了。稀里糊涂地结了婚,婚后没多久,蓝开雄才知道妻子骗自己。妻子没有怀孕,不过已经33岁的她再不结婚就是老姑娘了。蓝开雄28岁那年有了女儿。可牛老师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开始只是掐掐蓝开雄,后来变成了上手打。

牛老师总怀疑蓝开雄外面有人。蓝开雄个子中等,皮肤黝黑,非常结实。实际上,因为牛老师脾气太暴躁,蓝开雄几次被打后,真的有过别的女人。而2020年新冠疫情中,一直到2月中旬,大家都小心翼翼的时候,牛老师第一次当着5岁多女儿的面打了蓝开雄。蓝开雄一气之下,又想像以前那样找人上床报复妻子。可疫情中,男女关系总是隐隐透着敏感。蓝开雄便把那个数月前在微信附近的人上添加自己的男生搞定了。那是蓝开雄第一次和男人,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觉得一切还可以。而到了2021年,蓝开雄的女儿上小学了。蓝开雄试图断了和这个男人的联系。

“爸爸,我穿好衣服鞋子了,我们去上学呀!”上小学的女儿每天早上七点半出门,父女二人坐着公交车,在六站之后下车,过马路就是女儿就读的小学。在这所小学读书的孩子的家庭里,没有车的是极个别的。而失业已经快6年、几乎零收入的蓝开雄更是其中的少数。

“妈妈今天生气了,又没做早饭。”等电梯下楼的时候,女儿递给蓝开雄10块钱,“妈妈说让我在路上买面包和牛奶。爸爸你给我买吧!”蓝开雄心里一软。他知道女儿应该是故意的。蓝开雄的钱几乎都来自牛老师,一天也不过二三十块钱。虽然已经2年多没买过新衣服,但二三十块钱似乎成了蓝开雄离婚没分居的主要原因。

“要不咱们复婚吧”

2019年,是蓝开雄失业在家的第3年。“鄙人研究的五行神养法,经过十余年研习密练,现将心法公开,基础版98元;进阶版498元;高级版1498元。”蓝开雄打开某软件,上面充斥着销售各种问答和所谓知识的“梦想家”。

“2020年3月,曾经有个人看上了我研究的功法,打算和我一起开一门课程。后来因为疫情就没成。”蓝开雄至今也不肯放弃这个对他而言是梦想的功法。变化是他不会再对“不懂”的人提起。比如那个隔壁小区的男人,也是蓝开雄唯一保持联系的男人。

2016年,是蓝开雄雪上加霜的一年。先是跟自己相依为命的父亲发现患上癌症,做完手术和化疗还不到2个月,公司又辞退了蓝开雄。老板知道蓝开雄父亲的情况后,还多给了他3万元的补偿金。蓝开雄开始了每天护理父亲的生活,也因此一直没有找工作,没有学历也没有一技之长的他便寄希望于研究内功心法,希望有人会买下他研制的这一套失传已久的内功。

妻子是老师,收入还是可以的。在照顾蓝开雄的父亲这件事上,牛老师虽然没怎么去过医院,但每个月会给两三千块钱。2019年离婚后,似乎为了“报答”前妻,蓝开雄同意继续住在一起,这也是他没有工作不得不做出的选择,而且每个月还会有那么几次“安慰”。

但2021年后的蓝开雄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在和自己家旁边小区的男人保持着断断续续的关系后,2021年元旦,在男人的指导下,蓝开雄成了软件上“离异、有孩、找互不干涉的固定”的一员。也许是蓝开雄的型号的缘故,那几天他的手机翻来覆去有消息提示音。这可把蓝开雄吓坏了,他不希望牛老师看到自己在用的APP。虽是前妻,但还住在一起。除了把红底金字的结婚证变成红底银字的离婚证以外,生活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可蓝开雄最不能接受的是妻子当着女儿的面打自己。一个女人不可能打得太狠,不过就是几巴掌。蓝开雄一般忍忍就过去了。2021年6月,牛老师在学校里因为一个学生上课不好好听讲,她发了飙,一巴掌下去,打在孩子的太阳穴上。孩子当时就哭着要回家。小学四年的孩子已经被家长教育的知道要保护自己。当天下午,孩子家长就找到学校要个说法。牛老师因此被学校勒令回家反思一周。

牛老师把这点气都撒在了蓝开雄身上。“不能打脸。”蓝开雄没有躲。蓝开雄说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爱这个女人,但他每天上午送完女儿就会直接去医院照顾父亲,到了下午才能回来。他不希望父亲看到自己的脸被抓伤。父亲还不知道蓝开雄已经离婚。

不能上班的一周里,牛老师在家闹得鸡飞狗跳,看到什么都不满意。女儿第一次目睹妈妈拽着爸爸的头发扇了两个耳光,起因是买错了酱油的牌子。女儿吓得哭了起来。蓝开雄一把推开妻子,哄着女儿,“爸爸妈妈闹着玩呢!”女儿只是年纪小,又不傻,一边哭一边问“爸爸你疼吗?”蓝开雄心里一酸。那时他竟动了复婚,好好照顾女儿的念头。

谁知道接下来牛老师被学校取消了班主任和教研组组长的资格。牛老师一下子垮了。饭也吃不下去,原本就干瘦的女人愈发像顶着一团枯草的麻杆儿。可牛老师不肯休息,咬牙去上班。脾气也越来越大。

2021年4月底的一天中午,蓝开雄正在照顾父亲吃饭,就接到了牛老师学校打来的电话。说是牛老师在午休时刚走到教学楼门口就晕了过去。蓝开雄赶到医院时,校领导都在,牛老师紧闭着眼睛,一句话也不说。校长看到蓝开雄就跟看到救星一样,忙让他劝劝牛老师,等这阵子风头过了,再恢复她教研组长的身份。可牛老师就是不吭声,谁说话也不理。

等领导同事都离开了,牛老师睁开眼睛,对蓝开雄说,“咱们也回家。”路上,牛老师叹了口气,“要不是因为做教研组长一个月多一千块钱,我才不稀罕呢!”蓝开雄有些难受,要是自己也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前妻也不至于这样。“要不咱们复婚吧?”牛老师忽然开了口。蓝开雄却犹豫了。

“我爸走了”

牛老师打人不疼,但听起来气势十足。耳光又脆又响。蓝开雄不是怕打,而是觉得这样的日子没法过下去。牛老师如今也是43岁的人了,在二婚市场上并不吃香。蓝开雄才36岁,似乎更有市场。可他没有工作,这是无法回避的。

2021年下半年对于牛老师和蓝开雄一家来说,看似平静的日子,终于走到了岔路口。先是父亲没有熬过5年内存活率的魔咒,在天气最热的8月份一直嚷着冷,最终骨瘦如柴地走了。

而父亲走前,说想吃儿子包的韭菜鸡蛋馅饺子。父亲已经很久没主动说想吃什么了。蓝开雄急忙给牛老师打电话。牛老师去姐姐家串门了,接到电话就往家里赶。没想到大姨子竟然跟着牛老师回来,说是帮着包饺子。当蓝开雄回到家,帮着煮饺子,再急冲冲拎着饺子准备给父亲送去时,牛老师忽然拦住他,“我们在这里包饺子,你抬腿就走?”蓝开雄习惯了牛老师的这种语气,也没当回事。可那天,也不知道牛老师哪里来的气,见蓝开雄还是开门要往外走,上去就给他一个耳光,“我给你钱,供你吃供你喝,我的话你也不听!”女儿正在客厅里写作业。大姨子笑嘻嘻地也没拦着,她早就知道这一切。蓝开雄急忙往客厅看了一眼,发现女儿正愣愣地看着这一幕。蓝开雄想骂、想打,可还是忍住了。他不知道如何跟女儿解释,又惦记着父亲,转身出了门。

下了楼,蓝开雄看了看微信里的钱,发现并不够打车。他不想回楼上问牛老师要钱,硬着头皮用手机叫了一辆车。到了父亲家楼下,蓝开雄才跟司机说,自己微信上就6块多钱。司机脸色突变,不肯让蓝开雄下车。蓝开雄无奈,让司机看自己的微信、支付宝。果然加起来还不到10块钱。司机无奈,让他先把这10块钱转给自己。然后再加了微信,说剩下的3块钱,等有了钱再给他。

蓝开雄担心饺子冷掉了,一面答应一面下了车。偏偏父亲家的老房子有人在往下搬腌酸菜的缸。就这样又耽误了五六分钟。蓝开雄根本不知道父亲到底是什么时候去世的。他进到房间,一边大声说着“饺子凉了,我用微波炉热一下”一边换拖鞋。就在他急冲冲冲进厨房时,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跑进卧室。蓝开雄愣住了。等他意识到房间里回荡的那个嚎叫声是自己发出来的时候,蓝开雄才哭出声来。

他想给牛老师打个电话,可还是作罢了。只是发了微信,“我爸走了。”牛老师赶过来时,傻乎乎带着女儿。这是女儿第一次看到死去的人,虽然是爷爷,可还是被老人家白青的肤色吓得直哭。牛老师有些不耐烦地数落女儿,“这是你爷爷,你哭什么啊!吵死了!”牛老师开始打殡仪馆的电话。一边告诉工作人员地址,一边问不同物品的价格。蓝开雄抱着女儿嚎啕。他第一次感觉到这么伤心,又这么有安全感。

蓝开雄被这种家的感觉撕扯着。和男人在一起亲热,虽然刺激轻松,但也没有未来,至少很难有个家。而和这个经常扇自己耳光的女人,到底……也许还是有个家。

“删掉那个男人”

可2021年10月,蓝开雄下定决心在微信上删掉那个男人时,牛老师又打了他。起因小到蓝开雄隔了四五个月都想不起来了。他只记得自己那一次还了手。当时蓝开雄的想法是:“我都为你把男人删了,你还有什么不知足。”那一拳打出去时,他有些不忍。虽然不再爱这个女人,但她毕竟可以给自己一个家。而且父亲去世时,也多亏了牛老师。于是,拳头转了方向,没有打在牛老师的脸上,而是打在她的肩膀上。

牛老师跌坐到沙发上,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她迅速蹦起来,指着蓝开雄的鼻子,骂了两句。又不解恨,打电话叫来姐姐。两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这么多年你没工作,我也没问你要过钱。”“你照顾你爸,我还给你钱。”“知道你没工作就没地方住,还让你住在家里”……蓝开雄好歹是个男人,被两人这么数落羞辱,实在受不了,气得浑身哆嗦,又握紧了拳头。大姨子见状,先叫起来,“你这是要连我一起打了!”蓝开雄忍受不了,胡乱套了件衣服,夺门而出。

蓝开雄太了解牛老师的想法了。他不好意思要钱,她不主动给钱。以前父亲在世,每个月初,牛老师发了工资,就会在微信上转钱给他。如今父亲不在了,办葬礼用的都是牛老师的钱。牛老师自然认为蓝开雄是一定会跟自己复婚的。

如今蓝开雄跑出来,能去哪里呢?住酒店,需要钱;吃饭,需要钱;打车,需要钱……就连扫一辆共享单车,也需要钱。蓝开雄早没钱了。父亲不在后的这两个月,蓝开雄没好意思问牛老师要钱,他几乎连家门都不出。身上剩下不到20块钱。去哪里呢?蓝开雄在心里问自己。他只剩下唯一的去处:隔壁小区那个男人的家。

蓝开雄微信上和男人说时,没说这么多,只说心情不好,想去他家里。男人也正寂寞难耐。那晚上,两人折腾了多半宿。第二天早上,蓝开雄从男人家里出来时,还带着男人给他的两个面包当早饭。男人劝蓝开雄不着急回去,蓝开雄说自己要送女儿上学。可到了家,牛老师已经把沙发上的靠枕都撕破了。女儿眼睛都哭肿了,正在被大姨子拽着穿衣服。女儿看到蓝开雄,哭得更大声了,上气不接下气。

“你去哪里了?”看到蓝开雄没事人一样回来,牛老师发飙了。一面让大姨子去送女儿,一面上来拽着蓝开雄的衣领,“你现在真是长本事了,学会夜不归宿了,你这是外面有人了,也不顾这个家了!”

蓝开雄敲开家门前,有些心虚,觉得自己对不起牛老师。虽然离婚多年,但毕竟住在一起。如今听完牛老师的这些话,他反倒不再难受。蓝开雄开始收拾东西,把衣服、鞋子装在行李箱里。居然一个行李箱就装下了!他惊讶于自己东西这么少。

“你要是走了,就再也见不到你女儿!”牛老师的语气从一开始的胡闹,变得恶狠狠。蓝开雄愣住了。女儿的确是在离婚时判给了牛老师。主要原因是牛老师有工作,是女性,而且年纪大了,再生育的可能不大。

可这一次不走,以后还能走得出去吗?

10月末的时候,蓝开雄找了份超市店员的工作。以前父亲需要人照顾,他虽没有专业技能,但也不好意思做这样的工作。现在他觉得没什么要顾了。他需要钱。

“我可以住在父亲留给我的房子里。等钱多一些,我想打官司,得到女儿的抚养权。”2022年2月3日,虎年农历初三,蓝开雄终于彻底离开了牛老师的房子。🌈

相关推荐:

  1. 00后直男这样跟GAY相处
  2. 处了近10年的夫夫,竟是「直弯恋」
  3. 直男和GAY真的会日久生情
  4. 交个直男气质的男友,爽爆了
  5. 直男私教装GAY,骗我买课3次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