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了近10年的夫夫,竟是「直弯恋」

他们互相照顾、形影不离,他们甜言蜜语、争吵拌嘴,亲吻、拥抱乃至更进一步……

你能否想象,这样的两个人,可以是一位异性恋者男性(直男)和一位男同性恋者(下称同志)的组合,并广泛存在于我们的身边?

不能否认,如今是一个物质丰足的时代,一个人们逐渐放下偏见的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下,「爱情」对于一个现代人而言,精神上的合拍显得更为至关重要,哪怕,模糊了性别的界限。

随着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包容,社会对同志群体更加友好,越来越多的同志生活在阳光之下。不过,比同志群体还要小众的「直弯恋」群体则更加边缘,边缘到很多同志都不能理解。

为了走近他们,淡蓝与多位「直弯恋」情侣展开了对话,试图倾听并讲述他们的故事和思考。

01.一段无法定义的关系

「以后你不要说你单身了,我是你的男朋友。」在他们认识的第七个年头,李琦在微信上向陈晓鹏说出了这样一句话,确认了他们的情侣关系。

有趣的是,李琦是一名直男,而陈晓鹏则是一名同志。在这七年里,他们互相照顾、形影不离,有甜言蜜语也有争吵拌嘴,亲吻、拥抱乃至更进一步……如果不提起二人的性别和性倾向,他们与普通意义上的情侣别无二致。

2010年,在大一新生的入学军训时,陈晓鹏在一场培训活动中得到了作为同班同学李琦的帮助。此后,他们很快熟络了起来,成了朋友。他们住在相邻的两间宿舍里,但无论是上下课、吃饭还是晚上去澡堂洗澡,他们都会叫上彼此一起,而非是自己的同宿舍舍友。

聊天投机、兴趣相投再加上朝夕相处,他们越走越近。除了在学校期间形影不离,他们开始偶尔相约外出逛街、吃饭。由于两人家乡的省份相邻,在大一寒假期间,两人还买了同一趟回家的列车,在一个中转城市一起游玩几天再各回各家。

「我当时就是觉得和他一起很开心。」陈晓鹏说,虽然在当时「GAY」「搞基」已经成了网络上随处可见的词汇,但是在李琦和陈晓鹏的脑海里,他们从未把自己和「同性恋」这三个字联系到一起。

大一下学期的一个傍晚,李琦的同寝室友都去上各自专业的晚课了,没课的他便叫陈晓鹏来一起用电脑看电影。那是一部讲述一对日本年轻情侣的爱情故事,影片中床戏部分更是情欲弥漫。陈晓鹏说,「他很自然的就把我的手放在他那里」。于是陈晓鹏便用手帮助李琦自慰。随后,两人就这样若无其事的继续看完了电影。

在那之后,陈晓鹏愈发的习惯了李琦的陪伴,如果李琦和别人一起去澡堂洗了,或者和别人出去玩了,他会吃醋,「我就在想我是不是喜欢他,我会不会是GAY?」于是,陈晓鹏通过网络进一步了解了「同性恋」的概念,并确认了自己是一名同志。

李琦则与陈晓鹏不同,他对自己的认知始终是一名直男。陈晓鹏说,在他的浏览器收藏夹里,可以看到面向直人的成人电影网站;他会在寝室里和室友一起看成人电影,甚至交流心得和喜好;他每天晚上会和高中时期喜欢他的女生视频聊天;他还会偷偷给初恋女友写信、买零食……

与此同时,李琦还是会与陈晓鹏形影不离。在此后的两年里,他们依旧一起逛街、吃饭、假期一起回家、去不同的城市旅游。不仅如此,他们还在一同旅游时,尝试了男男性行为方式。「没觉得奇怪尴尬,」陈晓鹏说,「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就发生的。」他们会彼此抚摸,欣赏彼此的身体。

「他想吃什么、买什么、看什么我都会迁就;如果我想做什么,他否定了,我就会听他的。」陈晓鹏发现,在这段关系中,他会迁就,会「丢掉」自己,会希望对方好。甚至本科毕业后,两人还一起选择了同一个省份工作。

直到相识的第五年,他们因为工作需要去往不同的两个城市。

2015年,他们二人第一次面临真正意义上的分别。「我们每次分开都会相互嘱咐很多乱七八糟的,但是那次分别,我们谁都没说话,」陈晓鹏说,「我从没在他眼睛里看到过那种眼神,那种不舍。我们都知道这一次分开和以前不一样了。」

「没人知道我们的这种关系,我们从未跟任何人讲过。别人除了开开玩笑也不会问更多。」陈晓鹏告诉淡蓝,他们这种无论是日常生活、还是性行为,都与普通情侣并无太多不同的生活,一过就是六年。

02.那一刻,我才从梦中惊醒

「我做了整整六年的噩梦,」陈晓鹏说,「即使是中午休息我也会做噩梦。」在和他吵架时,明明很生气,但是有些话又不能说破,「我会气得浑身颤抖。」

实际上,在他们相处的六年中,陈晓鹏始终处于一种巨大的不安全感当中。他从未去和李琦讨论过他们的关系到底是什么,「那种关系很微妙,我们都觉得是不能被提起的,谁也不去触碰它。」

在这种「没有定义」的关系下,喜爱篮球、身材健美的李琦在大学期间,身边少不了女孩子。大学期间,他会和女孩子约跑步、约会。「今天我和那个妹子上床了,」在大三时,李琦还向陈晓鹏分享他的经历。而这一切,都让陈晓鹏的心里不是滋味,却又无人言说。

2016年,李琦25岁,有一天他在微信上对陈晓鹏说,「我觉得,我可能,会为了结婚找一个女朋友。也到了结婚的年龄了,我们以后也不能那样了。」

陈晓鹏说,「那一刻,我才从梦中惊醒。」过去,他并非不知道李琦在未来的某一天可能会结婚,但他就是本能地不去想。直到六年后,李琦终于亲口对他说出这句话,他才意识到,「要结束了。」

「大梦初醒」的陈晓鹏痛苦万分,他无数次想要去找李琦,想告诉他「不要离开我」「我们继续这样好不好」……但他知道,他能做的只有接受。几个月后,陈晓鹏提交了辞职信,只身来到北京,试着放下这段长达六年,真诚、炙热,却没有「定义」的感情。

「我试图真的离开他,」但陈晓鹏发现,他与李琦的生活已经完全的融合在一起了,「他甚至在我们的家人群里,我家人都跟他很熟。」同时,他们六年来的同学、朋友乃至同事,也几乎是完全重合的,「我们的生活已经完全融合到一起了,深入骨髓的那种。」

李琦(左)和陈晓鹏(右)的微信对话节选。

2017年11月,李琦来北京看陈晓鹏。当在火车站看到李琦时,陈晓鹏克制不住地抱了上去。至此,他为期一年的努力宣告失败。「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一起玩一起笑,也在酒店的房间里做了我们之前做过的事情。」

在那天晚上,李琦突然问陈晓鹏,「你听说过Blued吗?」他们第一次,直面这段关系,试图去定义。陈晓鹏向李琦说明了自己是同志,但李琦依然认为自己是一名直男,「我只和你这样,我也不想你和别人这样。」

在李琦踏上离开首都机场的飞机时,他回想起陈晓鹏的Blued信息页面情感状态写的是「单身」,便拿起手机给陈晓鹏发了一条微信,「以后你不要说你没有男朋友了,我是你的男朋友。」

在他们认识的第七个年头,他们终于确定了情侣关系。

「现在他每天都会告诉我,『我下班了』『我吃饭了』,」陈晓鹏对淡蓝说,「我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03.柏拉图式的爱情,甜蜜而满足

张鹏与李琦一样,是一名直男,如今,他和他的男友李浩楠在一起同样已有七年。

张鹏和李浩楠在大学本科期间是同寝室友。张鹏是大学里的篮球队队长,话不多,独来独往,几乎所有的课余时间都在篮球场上度过。李浩楠则喜欢Lady Gaga、Rihana的流行音乐,是个话唠,喜欢广交朋友。

「他就是一个典型的『大直男』」,虽然张鹏和李浩楠在同一个寝室,但是他们在大一期间并不怎么说话,在李浩楠眼里,他默认张鹏是一个可能「恐同」的「直男癌」,「觉得和他应该没什么共同语言,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张鹏(左)是一名直男,而和李浩楠(右)则是一名同志。

大一下学期,由于两人被分到同一专业,外加一个室友转专业搬走了,他们两个「被迫」变得步调一致,一起上下课,一起做作业,一起吃午饭。那年寒假,李浩楠在家中总是想起张鹏,「我觉得大事不好,我可能喜欢上他了。」

在那之后,李浩楠便开始对张鹏越来越好,除了会在张鹏生病时叮嘱他吃药、喝水,还会帮他洗衣服、打饭,甚至喂他吃东西。对于张鹏超出朋友界限的照顾,张鹏并没有觉得不妥。同样,他也会为李浩楠洗衣服、买牛奶、喂东西吃,在李浩楠生日时偷偷订好蛋糕。

大二的时候,他们的接触越来越多,吃饭、爬山,李浩楠还加入了张鹏的篮球队,做起了「经理」,很快便和队员们玩得比跟队长张鹏还要好。篮球队的队员们也会时常开玩笑地问他们,「你媳妇呢」「你老公呢」。

就这样,他们做什么事情都会想着对方,从吃什么买什么,再到后来的去哪里玩,他们都会一起商量。他们会拉手,会躺在彼此身上,如果李浩楠要求,张鹏也会亲吻他。虽然没有更多的性接触,但这种关系,足够两个人都从中获得甜蜜和满足。

本科毕业后,张鹏和李浩楠希望能考上同一个城市的研究生。2015年,李浩楠收到目标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但张鹏却失利落榜。落榜后的那个假期,张鹏回到了位于三线城市老家的玻璃厂做起文员工作。在目睹了一次安全事故后,他对李浩楠说,「如果我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保险金一部分给我爸妈,一部分就给你出国留学。你替我出去看一看,替我把愿望实现。」

这句话让李浩楠触动,他找借口放弃了到手的OFFER,鼓励张鹏不要放弃,一起再战一年。幸运的是,他们在第二年双双收到了如意的录取通知书。研究生毕业期间,李浩楠更是帮助张鹏投递简历,准备面试的西装。在李浩楠的帮助下,张鹏最终进入一家浙江知名大型事业单位。

04.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是我们不愿醒来

「我们没法分手,」李浩楠说,「我们分开过一段时间,他想刮胡子都不知道怎么给刮胡刀充电。买单、看电影,他也不会。」

不过,张鹏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直男,他走在路上会偷看打扮漂亮的女生,甚至会在交友软件上和附近女孩子聊颇为露骨的内容。李浩楠说,「他还是喜欢女生的,他对男生没有生理上的欲望。」

「我们都不想失去彼此,但是又真的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张鹏知道李浩楠是同志,但他们却也从未真正定义过这段关系,也都在或有意或无意地去避免谈及这段关系的定义,「经历了这么多,我们都觉得,管他呢,为什么一定要去界定呢。」

但就在去年11月,也是他们认识的第8年,27岁的张鹏对李浩楠说,「我可能喜欢上那个女生了,我不想错过。」

这一句话一下子把李浩楠从梦里拉回了现实。李浩楠说,当时他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他也在电话那头哭,「我们在一起六年,我从没见他哭过。虽然我们曾经也试着探讨过未来,但每次都聊不下去,只好草草更换话题。」

直到那一天,李浩楠才意识到,「我是留不住他的,我一直都在骗自己。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是我们不愿醒来。」

那时起,他们约定,用一年的时间试着分开。张鹏甚至颇为认真地提议,未来买房要买在对门,或一起生个孩子。

如今,距离他们约定的时间还剩半年。

「你放下了吗?」

面对淡蓝的提问,李浩楠想都没想,「我放不下,我不可能放下。」

00.最后

他们的关系,让人想起安妮宝贝『蔷薇岛屿』中的两段话:

「最好的爱情是两个人彼此做个伴。不要束缚,不要缠绕,不要占有,不要渴望从对方身上挖掘到意义,那是注定要落空的事情。而应该是,我们两个人,并排站在一起,看看这个落寞的人间。」

「有两个人独立的房间,各自在房间工作。一起找小餐馆吃晚饭。散步的时候能够有很多的话说。拥抱在一起的时候会觉得安全。很平淡,很熟悉,好象他的气味就是你自己身上的气味。不管在何时何地,都要留给彼此距离。不会太想起对方,但累的时候,知道他就是家。」

实际上,哪有什么最好的爱情。最好的爱情就是你和另一半用想要的,最好的方式去爱对方,哪有什么标准和体系。

就像陈晓鹏在与淡蓝对话的最后说的一句话,「我们都是自愿的,我们都因彼此而欢喜,为什么不呢?」🌈

相关推荐:

  1. 直男和GAY真的会日久生情
  2. 交个直男气质的男友,爽爆了
  3. 直男私教装GAY,骗我买课3次
  4. 最新科研报告:「纯直男」可能没有那么「直」
  5. 一块钱的心形直男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