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最土的GAY火了,上海名媛开启群嘲模式

2019年11月1日晚。

小田穿上胸口秀着牡丹花的艳红色旗袍,背起半人高的「粉红蚌壳」。照了照镜子,镜子里香肠嘴和爆炸眼妆为他的喜感加成,右脸颊随意涂鸦的大红点,是他整身行头的眼睛,点燃了东北二人转的灵魂。

一身红色装扮的小田钻进北京的夜色里,地铁口的灯光映得小田像是一位赶赴夜场的老年秧歌队领舞。

在地铁里,除了安检员看到小田的模样笑到弯腰外,再没有人理会他的「奇怪」。小田卸下四斤重的贝壳放在脚旁,旁边一个女生拍了拍他说,「你的珍珠掉了。」

这是小田来北京的第十年,是他参加万圣节狂欢的第九年。

他知道自己的装扮能踩在万圣节派对的G点上,但他不知道自己的「蚌精」装扮让他一战成名。

01.从小就是戏精

小田有点「神经」。

因为能在人人都追求高级感、名媛感的GAY圈里扮丑,没有一点「神经质」打底,是完不成的。

把小田的性格特质按照降序排列,排在第一位的就是「神经质」。「有时周末去酒吧玩,我会突发奇想地弄一个奇怪造型,引人注目。」小田说。

那次这样的想法出现后,小田从家里翻出假发,穿上皮裤,光着膀子就向酒吧出发。

两杯⻓岛下肚,脑袋开始发蒙。酒精像一剂劲很大的药引子,激活了整个身体。离开卡座,他穿过拥挤的人潮,蹲在人来人往的⻓廊地上开始劈叉,自在的像是在家里的瑜伽垫上。

旁边人笑出的猪叫声更像是一种鼓励,小田站起身抬起右腿,又开始表演「朝天蹬」,因为柔韧性并不好,抬到一半的腿和佝偻的身体更具喜感。

被问到第二天是否还记得当时发生的事情时,小田说,「我记得,我还躺在地上装贞子抱人大 腿,旁边的人还拍了照,发微博了。」

从东北黑土地里长出来的小田,天生就是一个搞笑艺人,而他谐星的气质从初中就初露端倪。

初中晚自习放学后,小田想趁着夜色装死人吓唬同学。他横躺在回家路上的一条小道上,同班的一名女同学刚好路过这里,骑着自行车就从他身上压过去了。

女生愣了半天,缓过神来后开始数落他,「你躺路上干什么?过去个汽车真把你压死。」

还有一次准备上晚自习前,教室里很安静,小田突然发出像鸟叫一样的怪声,结果被在学校任职的妈妈听到了,把他叫进办公室一顿打。

初中毕业后,小田开启了在外地的住校生活,脱离了爸妈的「监视」范围,终于可以肆无忌惮了。

高中课堂上,老师在前面讲课,小田举手说, 「老师我的指南针找不到了。」

指南针是他在报纸中缝的小广告里淘到的宝⻉。

老师让他坐下好好听课。过了一会他又举手说,「老师,我的指南针找到了。」全班又是一阵哄笑,老师只好罚他站着听课。

至于为什么会形成这样一种性格,小田也解释不好,只说就是想逗大家玩,觉得这样很有趣。他说自己从小与父母的相处就很和谐,同学间也相亲相爱,并非是「受到什么刺激」。

成年之后,这份谐星气质依旧保留着。今年的万圣节,撑起旱船的小田站在人群中不停地摇晃着、律动着,还配合着大家的合影需求。就像是一位走穴多年的⺠间艺术家,把气氛搞得让人上头。

但成年的代价就是,脱下这身装扮,大部分的时间里他都是一个「死板」的人。

02.万圣节网红的背面,是普通的IT男

生活中的小田是另一副模样。

「很多人都认为我应该在传媒公司或是公关公司工作,」小田说,「其实我是一个码农。」

单眼皮的小田,蓄着不茂密的胡茬,再加上贴着头皮的短发和肉壮身材,整个人呈现出一种铁憨憨的模样。

起初接受淡蓝的访谈时,他的声音一度紧张到有些小结巴,和酒吧里如鱼得水的「走穴艺人」判若两人。

平时在公司里,小田话也不多,除了和同事工作上的对接,基本上就是对着屏幕打代码,他形容自己在公司的形象「很死板」。

有一次和其他码农同事去餐厅用餐,GAY圈的一个朋友恰巧路过,看到他和一群直男走在一起,愣是没敢打招呼,只是给他发了条信息,「你上班的时候就是一个淳朴的IT男形象。」

工作和酒吧里的小田,就像冰与火一样,对立得极致。

工作环境里的刻板,对于天生谐星天赋的小田来说是一种束缚,所以他想在周末的时候比别人更尽兴。

小田说装扮之后的自己,像已经就位的演员,表演意愿强烈,身上没有包袱。

03.「他是不是有病啊?」

今年的万圣节,小田继经典的「蚌精」造型后,再次走红GAY圈,但这一次却是因为「土LOW」和「不高级」。

一张标着「上海的GAY」VS「北京的GAY」的对比照,就是对他最大的定义。

照片里,上海基友们讲究的站位、精致的吸血鬼仿妆以及梦幻的翅膀,像是从『小时代』里剪辑出来的一帧画面。

而在「北京的GAY」的那张照片里,小田和搭档划着色彩过饱和的旱船被路人围观,加上随手抓拍的粗粝构图,好似在乡镇巡回的二人转草台班子。

「精致」与「土」是这张照片最大的冲击力。

小田知道自己的扮相很土,他只是觉得这种秧歌队的形象很震撼,大家在一起会很热闹。

照片里上海基友的精致模样小田也经历过。刚开始玩COSPLAY的时候,他也希望自己是性感的,只不过这几年心态在变,觉得那样的装扮没特色。

相比较对土味的嘲笑,他更在意别人评价他「今年的装扮没有去年蚌精的精致。」

除了被大家打分,小田还听到了「好友」的骂声,他说,「朋友跟我说,有人把我旱船的照片发到群里,说这个人是他的微信好友,像个精神病一样,想拉黑。」小田并没有去找这个人私聊,只是默默地删除了好友。

直接讲出「有病」的人只是少数,大多数的TXL「好友」选择避开小田,避免自己的高级感接了地气。

「加了联系方式后通常都会看看对方的朋友圈。有的人觉得我的朋友圈里的照片乱七八糟,接受不了,就把我给删了,」小田告诉淡蓝,「可能他们觉得土味恶搞的东西不高级吧。」

配文简单、照片色彩性冷淡,一向是TXL在社媒上高级的发帖规范。最开始,小田也会在意一些「喜欢的人」的感受,还会把「赶客」的土味照片锁起来。但现在已过30岁的他更希望自己在意身边留下来的朋友,希望大家在一起可以玩得开心。而那些陌生人对自己的审视已不那么重要。

2019年,是小田来北京的第10年。小田(Blued ID:-小田-)说,那场蚌精COSPLAY结束后,他就把「大贝壳」扔在了路边的垃圾桶旁,打车回家了。

就像是一个能懂得审视自己美丽的珍珠,在夜色中悄悄地离开了外壳。

00.最后

在萨特的小说『禁闭』里描写了这样一段场景。

四个人的灵魂同时坠入地狱,然而在这个地狱里没有酷刑、没有火焰,只有一件封闭的密室,关着他们四个人。

他们每个人都在掩饰着生前的「坏」,妄图通过谎言呈现一个完美的自己。

但是在这里,无论自己干什么都要在别人在场的情况下进行,于是每个人被迫地做出自己违心的行为和选择。更悲催的是,每个人都没办法离开这里,这种永远违背自己内心的生活方式才是最煎熬的。

「他人即地狱。」

不要活在别人的评价之下,遵从内心就好。没有人规定,做真实的自己会受到惩罚。🌈

相关推荐:

  1. GAY圈第一P图怪,红出圈了
  2. 他是GAY圈第一绿茶,林有有甘拜下风
  3. 这对网红夫夫热恋了近十年
  4. 曾在名媛圈兴风作浪的毛毛迅,如今还好吗
  5. GAY版“奶茶妹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