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一个人在脱发!

人们对TXL的「刻板印象」,正在随着对性少数认知的增加而不断加深,比如说脱发这件事。

打开搜索引擎输入关键词「同性恋」「脱发」,就会出现如下提问,「在普遍情况下,男同性恋者是不是不会秃头谢顶?」

乍一看让人觉得心头一暖,「男TXL不会秃头谢顶」好像是少数派得到了特殊偏爱。其实不然,点开链接,会发现里面的回答会让你感觉被冒犯到。

高度浓缩一下这个答案——脱发是因为雄性激素分泌旺盛所致,而男同性恋者因为雌性激素分泌增多反而缓解了脱发症状。至于男同性恋者为什么雌性激素分泌增多,并没有解释,可能是听信了「是GAY三分娘」的古语。

在「不会秃头谢顶」的美好背后,藏着一把「因为你很母」的暗箭,让母1母0猝不及防,就像戴了多年的假发套一朝被撕烂,不知道该捂脸还是该捂头。

答案当然是臆想出来的,不然母1就是最大的赢家,站在毛发鄙视链的顶端傲视群「雄」。事实上,环顾我们身边的姐妹不难发现,毛发焦虑已经笼罩着整个GAY圈,从头发、鬓角,一直蔓延到胡子。

「北胡南发」似乎精炼地概括了全中国TXL的毛发焦虑。北方GAY、熊圈以「胡子稀少」为主要焦虑;南方GAY、小鲜肉以「发量稀少」为主要焦虑。

当「颜值」成为GAY圈内卷的第一指标时,毛发焦虑自然也成了一张隐形的GAY圈入场券。

01.理发师问我是不是做IT的,然后我就再也不去了

讲述者:不疯狂的石头,28岁

我一直被脱发困扰着,但并不耽误我「嫌弃」其他脱发的GAY。

遗传了家族的雄性激素脱发基因,在上大学之前我的头发就不太健康了,最主要的特点就是发量不多,而且又细又软,尤其是在出汗的时候,头发会粘在一起,显得更少的同时还透露着一丝丝「猥琐」。

每次换新地方理发的时候,理发师都问我是不是做IT的,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做IT的头发都少,我就再也不去那里理发了。因为头发,我变得很不自信。

因为常年担心脱发,所以我并不喜欢头发和我一样少的男生。

我曾在豆瓣发过一个交友贴,在帖子上写明「不一定要谈恋爱,交个朋友也行。」后来收到了很多人的私信,其中有一些是奔着谈恋爱去的。

我是一个不懂得拒绝别人的烂好人,如果别人邀请我约会我通常都会赴约。但是当看到对方顶着稀疏的头发向我示好的时候,我心里就会有一点嫌弃,我会委婉地会告诉他「我们做朋友吧。」

我觉得谈恋爱是需要性吸引力的。我喜欢瘦一些,身材匀称的男生,这样的男孩没有头发会很奇怪,不会像巨石强森那样自然,所以很难吸引我。

面对自己的头发困境,我也做过很多努力。我试过烫发,刚开始的几天蓬松好看,时间一长,因为头发软都趴了下来。也买过200元一瓶的洗发水。我在健康行业,知道洗发水其实就是智商税,又贵又没用,有效治疗脱发的只有非那雄胺和米诺地尔这两种药物,但我还是会买一瓶防脱洗发水,买个安慰。

我身边的脱发朋友也很用力,他会买一些假发片夹在头上,这样看起来头发就很茂盛。

每一个脱发GAY都在这件事上很用心,因为GAY之间的吸引要比异性恋之间简单得多。直男秃头会造成一些影响,但是别人可以从经济条件、家庭关系、性格等方面稀释秃头带来的负评。GAY就不一样,都是外貌协会荣誉会员,如果没有第一眼眼缘,通常就不会再想有更多的了解。

02.手术持续了10个小时,中间只换过一次姿势

讲述者:Finn,26岁

我不仅种植了头发,我还种植了胡子。

家里给我2万块,我自己省吃俭用又攒了2万,把胡子和发际线一起植了。手术当天持续了10个小时,从早上10点一直做到晚上8点。中间只换过一次姿势,从脸朝下趴在床上换成平躺在床上,一天下来躺得腰疼。

最痛苦的是术后恢复。

睡觉是最困难的事,因为我种植了络腮胡,所以导致不敢左右侧躺,怕压坏胡子,只能平躺着。保持一个姿势睡觉已经很难受了,后面取头发的部位还会刺痛。医生叮嘱一次吃一片止痛药,我加倍服用后疼痛才得以缓解。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周。有的时候实在难受睡不着,我会拿个枕头靠在后面,坐着睡。

但这些疼痛在头发胡须的焦虑面前似乎都特别的值得。

我是遗传脱发,额头能放下四根合拢的手指头,手指头上方M秃的地方还能按两个指纹。让我觉得最难受的时候是姐妹局上他们叫我「法海」。

很不甘心,都是正当年的TXL,为什么他们就是魅惑众生的青蛇、白蛇,而我却是让人生畏的法海。

除了头发,我对自己的胡子也并不满意,原本只有「人中」和「下巴」处有长一些胡子,但是人中地带的胡子依旧比较稀疏。当时年少不知胡子好,青春期发育的时候用镊子拔,毁坏了很多毛囊,导致现在已经长不出来了。

但是现在觉得胡子在GAY圈就是个法宝。胡子可以修饰脸型。我觉得自己的脸有点胖,但是有了胡子之后就像打了阴影,可以强行让脸变小。

再有就是胡子可以增加阳刚之气,会显得MAN一些。

留胡子是同志圈里的风气,甚至是区分直弯最标志性的一个特点。尤其是在熊圈,如果你没有胡子,就会觉得自己是一只不完整的熊,很多人在拍照的时候还会画一圈胡子。

胡子没有脱落期,种植之后就一直在,所以效果也很明显,收到了很多喜欢「猕猴桃」的男生的表白。但是效果其实也没有那么明显,因为他们都是0,都能看清我是姐妹的本质。

03.我已经放下了,光头挺好

讲述者:Jensen,28岁

大学是我头发焦虑最严重的时候。

上了大学开始健身之后,我的激素水平发生了变化,再加上我爸给的好基因,我迅速变成M型发型。我当时是出门必须戴帽子,连训练都戴着。

直到遇到我的前任,我才有所改变。男友是一个光头,第一面就很吸引我,散发着雄性荷尔蒙的感觉。身边很多人经常打趣说我们有夫妻相,这也让我减弱了对秃头的抵触。

理光头是男友劝我去做的,尝试之后,我发现不仅不会影响外表的观感,反而气质有所提升,自那以后光头就成了我的标志。我觉得光头可以凸显我的性感气质,也不再为M秃而焦虑了。

在自我接纳之后,越来越多认识我的人又会把讨论和攻击集中在我的光头上。

有的人会说我「身材、学历、性格都很好,只可惜没有头发」,甚至我妈也开始念我为什么留光头,留着之前的头发多好。

我心里翻了一个白眼,觉得他们真的是不了解我。对我来说,光头已经成为我自身的一部分,被我掌握了,不再对我造成困扰。但拍摄、出门或是出席不同场合的时候,我会搭配头巾、帽子。这不是出于内心的自卑,而是靠近我心中理想形象的一种自我修饰。

而且,我从没有觉得头发是外在魅力的重要来源。高或矮,胖或瘦,有或没有头发,包括不同的性格……对不同的人来说,吸引他们的特点都不同。我觉得头发根本无法成为绝对的形象标准,就像我被光头前男友吸引一样。

最开始的头发焦虑完全是为了合群,顾及他人目光,从而陷入到一个很被动的境地。而剃了光头之后,我开始掌握了造型的主动权,不再为他人的想法而浪费时间。

00.最后

除了熬夜作死的脱发患者外,很多人都是遗传了脱发基因而被迫脱发。掉头发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件不可抗力的事情,就像「脸圆且好看的TXL一定会被拉进熊圈」一样,任你长一百张嘴都无济于事。

如果不选择植发,似乎就只能「勇敢做自己,然后听天由命」。幸好,人们的审美其实有在变得更加多元,秃头男子也配拥有春天。

当然了,还是希望大家能给予脱发GAY更多的温柔。

这样,世界就会充满爱。🌈

相关推荐:

  1. 「快男」攻还有救么
  2. 脱发问题可能有救啦
  3. 压力导致脱发是可以破解的
  4. 脱发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
  5. GAY的外貌焦虑:月薪两万,七千给私教,两千给化妆品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