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小受会因为我的腿毛想和我进一步接触,但是都被我拒绝了,因为我也是受,」一位体毛较重的男同对淡蓝说。

在GAY圈,能让一个小受被另一个小受喜欢的原因之一,就是他的体毛很多,像攻。这些长在男性身上的超值赠品,就像是氤氲开来的荷尔蒙,陶醉了那些迷恋男性气质的TXL。

但对于男性身体上的毛发,直男直女似乎有相反的声音。体毛就像是GAY圈独享的「人体结构甜点」。

今天我们来聊一聊体毛的那些事儿。

01.对体毛的偏好原本只是专属于熊圈的大众爱好

熊圈,作为社群内按照形体划分出来的细分群体,体毛是其必要的入场券。

一位身上纹着熊掌的熊圈KOL分享,与他交好的朋友全都是身材壮硕、体毛较多,且蓄着络腮胡子的熊族人士,「我很少和瘦的、脸上看起来干干净净的GAY一起玩,因为他们对我没有吸引力。」

在熊圈边缘徘徊的小磊说,「我是喜熊的,但是因为我没有胡子,被他们暗指是『猪圈人士』。可是很多身材和我一样,只是留了络腮胡子的却被拉进了熊圈。」

体毛是熊圈的红线,一旦没有它的庇佑,想要进入熊圈,比登天还难。

在欧美和亚洲的研究都表明,相比于非熊族同志,熊族人士喜欢体重更重、毛发更多的伴侣。

而熊对毛发的喜爱,源于熊族对男性气质的追求。

早期西方熊族文化推崇未经雕饰的「蓝领」「劳工阶层」型男性气质,他们认为蓝领工人自然而未受驯服的壮硕身体会更加性感,旺盛的体毛和不修边幅的络腮胡,才是男人味的体现。

我国熊圈和美国熊族其实「同气连枝」。

在90年代初,日本男同在受到美国熊族文化的影响下,出现了一份不同于当时主流美少男风格的杂志——『G-men』(ジーメン),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以「体毛浓密的熊漫」著称的田龟源五郎。其影响力以日本为跳板向我国扩散。

熊圈文化在中国的传播是由南向北的。

1999年,台湾地区出现了第一个以熊为主体的网站「台熊聊天室」;2000年后,台湾熊族聊天室及熊吧开始大量涌现;2001年,上海第一家为熊族聚会创造空间的「BOBOS」酒吧成立;2010年,北京第一家熊族酒吧「SOBEAR」开业。

「熊圈」随着熊圈文化这一颗蒲公英种子北上,在途径的一线城市开花结果。因其独特的雄性魅力,这些城市的同志社群开始拥抱熊圈人士的某些特征。

02.GAY圈存在胡子红利

胡子遇见直男,只是变成了小众艺术家们的爱好。可是当胡子遇见GAY圈,情况就不一样了,你会看到电光火石般的化学反应。

蓄着胡子的男生在GAY圈普遍更受欢迎,这是无数「猕猴桃」们实践出的真理。如果把体毛比喻成熊圈的门票,那么胡子就是整个GAY圈的一条VIP通道。

关于胡子在我国GAY圈流行的历史大概要追溯到2010年前后。

那时以张弦、陈默、深野忠信等人为代表在互联网掀起「微博名媛」的风浪,他们普遍的特征是集齐了「名媛三件套」:胡须、寸头、身材好。正是凭借这三件法器,他们成为在全国范围内极具影响力的GAY圈初代名媛。

肌肉、短发、胡须三要素形成的合力,宛若沉香手中的开天神斧,劈开了当时以长发、瘦弱、净白为美的非主流大山,迅速引领GAY圈审美潮流,成为了GAY圈的「整形」模板:本身就是胡渣男的躺着享受「胡子红利」,没毛的则开始涂抹毛发生长液,企图喝碗「胡子红利」的汤。

北京基友小熊书对淡蓝说,「我有一个朋友很喜欢胡子,但是他没有,所以他每天都会用微针按摩棒在面部滚刷,然后再涂抹毛发生长液。后来他也很满意自己的成果。」(个人行为请勿模仿

「长胡子就抹毛发生长液」是GAY圈里口口相传、人尽皆知的秘密。想拥有胡子的男生都绕不过落健、柳屋、米诺地尔这三座灯塔。这三座灯塔就像指明爱情道路的引路人一样,吸引着祈求增加男性魅力的TXL的目光。

涂抹生发液长胡须仅仅是GAY圈的常规操作,还有一部分人选择简单粗暴的胡须种植,助推蓄须在GAY圈的盛行。以至于,后来这成为了男同变相出柜的重要证据。

网上一名直女分享辨GAY心得,她说,「留胡子的都是GAY。因为我所认识的直男里,大多数是不会长久维持这样的造型的,尤其是工作以后的男生,留胡子并不符合女性的审美。」

而女性对毛发的不喜欢也是被证实的。一项针对中国直女的研究,调查了她们对不同体毛浓密程度的男性身体的喜恶,发现体毛最少的最受直女欢迎。而体毛最多的,则易引起女性厌恶。

中国女性对男性体毛的偏好程度

对于女性不喜欢男生体毛这件事,肖战的肚脐毛最有发言权。

在豆瓣一条名为『慎入,肖战也有肚毛……』的帖子里,博主PO了几张肖战的舞台照。照片里,因为舞蹈动作幅度过大,导致肖战衣服飞起,露出了肚子和肚脐毛。

在帖子的评论区,大家表现出了对体毛的偏见,多是「恶心」「我以前还算他的路好,现在真的幻灭」「这种还是剃掉比较好吧」这类的留言。唯一一个表态「有毛会很性感」的网友,ID头像看起来也是GAY里GAY气。

03.有人爱,自然就有人不喜欢

直女对待体毛的态度似乎方向明确,这和GAY圈不一样。

GAY圈有两种声音,一种是极力推崇,另一种则主张脱毛为妙。淡蓝编辑部知名评论员JIO淋幸菜·丁认为,前者更像是受对攻的喜好,后者更多是攻对受的期待。

GAY圈中主张脱毛的理由和直女很像。

在男权社会,大众想象中具有女性韵味的体貌往往是光滑洁白的,为了提升自己的形象,很多女生主动加入到脱毛大军。

那些比较符合传统刻板印象的TXL常常也是如此,他们更在意伴侣的感受,而忽略自己的意愿。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川零言语中透露着幸福,「我会把体毛都刮掉,因为男友说他喜欢这样。」

但是无论是喜欢还是厌恶,体毛最后都成了TXL区别于直男的关键词。

对社群有着很深洞察的Jackson说,「在GAY圈,最容易被发现的两类TXL就是看起来没有胡须体毛、温婉含蓄的小受,另外就是满脸留着整理过的胡须的男生,因为这两类在直男里都不常见。」

一语道破玄机。直男的体毛是杂草丛生,TXL的体毛要么是乱中有序,要么是斩草除根。

一位开皮肤管理沙龙的朋友对淡蓝说,「在脱毛的男性顾客里,GAY占了大多数。很多直男来脱毛是因为毛囊炎问题,同志则是为了美,但是攻受有别,他们的具体诉求并不太一样。懂的都懂。」

00.最后

粽子该吃甜还是咸的?春节该吃汤圆还是饺子?南北之间的口味之争,GAY圈里也在日常上映。

但不论是喜欢丝般顺滑,还是追求粗犷原生态,当我们集体在意体毛形态的那一瞬间,它就已经成为同志社群中不可分割的文化内容。

其实喜欢什么没必要纠结,甚至刻意隐藏,做你自己就好。🌈

相关推荐:

  1. 大叔受真的有市场?
  2. 20年前的GAY圈黑话,你知道几个
  3. GAY圈假体育生大曝光
  4. 成都GAY圈的受有7大美德
  5. 请救救GAY圈的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