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让你向父母出柜,你会选择先和父亲讲,还是先和母亲讲?

大部分的人会先选择母亲。因为,我们本能地认为,把一切都奉献给我们的母亲,也一定会在面对出柜事这件事时,最先做出改变,最先理解我们。

但是,你知道她们在理解「同性恋」这件事上,花费了多少心力吗?让我们听一听,她们的故事。

01.他扔下一个炸弹就走了,我守着它哭了2年

讲述者:月亮妈妈

第一次把儿子和「同性恋」联系在一起的,是隔壁的邻居。

每次给儿子安排相亲,他从来都不上心,不洗脸不换衣服,然后找各种理由说不合适。有一天在楼下闲聊天,隔壁邻居突然来一句,「你儿子别是个同性恋!」

我当时特别生气,心想这什么狗屁邻居,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争气的是,2016年的时候,儿子说他交了一个女友,我特别开心。还张罗着给儿子买房子,为结婚做准备。但是,令我很不满意的是,那个女孩很少来我家。

2016年年中,我的父亲生病住院了。那段时间让人很沮丧,老人身体不好,年轻人又不结婚,没有一件事让人省心的。

和儿子再聊起结婚的时候,我就逼他,无论如何你今天都要给我一个答案,房子也买了,女朋友也有了,你到底什么时候结婚,你还能不能结婚?

儿子最后坦诚说,我不喜欢女孩子。

我听完直接就哭出来了,很大声。家里的大狗就趴在我身上,一直想用舌头舔我。我就骂他,「你连狗都不如。狗还知道不让妈妈哭呢。」

从那次出柜后,他再没和我聊过这件事。他就像在我的生活里扔下一个炸弹,然后走了。我不知道跟谁说,也没有想到上网查,这件事就一直噎在我的胸口。

我经常在骑车上班的时候,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看不清路。偶尔看到路边人聊天的轻松模样,我都会哭出来。

我一直都有肠胃病,加上心情不好,所以身体状态特别差,不仅瘦,脸色还难看。亲戚朋友都过来嘘寒问暖,但他们都以为我是因为父亲的病而悲伤,不知道我心里藏着一个更大的悲伤。

这样的日子,一共过了两年。我在网上意外发现,竟然还有和我一样的妈妈。当我听到她们在说,同性恋是「天生的」,我好像找到了出口。

从那开始,我就试着理解自己的儿子。

让我释怀的就是那简单的三个字——「天生的」。他只抛下一句「我是同性恋」就走了,但我背着一座山过了两年。

02.我总说同性恋不是病,但发生在儿子身上时我很难接受

讲述者:雨儿妈妈

我儿子很优秀,情商高、颜值高、在美国留学拿的是全额奖学金。

我是一名医生,每年都会安排儿子进行体检。有一年他从美国回来,我还是和他说,过几天带你去体检。当时他楞了一下,就那么一秒钟,让我觉得呼吸急促。然后,他很唐突地和我说,「妈,我是同性恋。」

当时,我脑子里还没有思考「同性恋」这三个字,因为满脑子想的都是「艾滋病」。我和他确认了最后一次性生活的时间,就无话可说了。

那几天,我本来安排的是休息,回来一趟不容易,准备陪他在家。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他,就只好去医院,可上班也是上得魂不守舍。

带儿子去体检的那天,我要求加项,做HIV检测。化验结果要第二天才能出来。

你们有过等待结果的经历吗?这一天有多难熬,它让人在幻想「不会出事」的时候,又控制不住地去思考,如果不幸,后半生该怎么过。

对我来说,这恐怕是离死亡最近的一天,让人真切地敬畏生命。

报告出来的时候,我的手一直在抖,是儿子一把抢了过去。看到他如释重负的笑出来,我不用看也知道结果。

这时候,我才开始思考「同性恋」这三个字。

我们单位就有一个同事,快50岁了也没结婚,家里还住着一个年轻的小伙。但我和同事们都特别尊重他,因为他人很优秀,业务能力也很强。

而且作为一名医生,我是知道同性恋的。我也经常对人说,同性恋不是病。但是真正发生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很难接受。同性恋虽然不是病,但是它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在他回美国之后,我就一直在用抗抑郁的药。好在人处在事实之中,就会学着接受事实,我的药量在慢慢减少。

我接受他是一个同性恋的事实,我只是遗憾他在我心里「不够完美」。

03.那场形婚给我的不是希望,是绝望

讲述者:飘渺妈妈

他真正出柜并不是他的意思,而是一场意外。

他原本是在外地工作,因为阑尾炎手术需要开刀,我特意跑过去照顾他。我当时拿他手机打电话,结果就看到了,他微信里不一样的微信群,里面都是男孩子。

为了佐证自己的想法,我又查了他的相册,看到他和一个男孩的照片拍得像过日子一样时,我就明白了。

他承认自己喜欢男孩。我并没有伤心,因为他说他要和一个女孩结婚,又给了我希望。他说这个女孩是个拉拉,是形婚。但我的观念里,不管对方是什么,两个人结婚就是准备好好在一起的。

我为这场婚礼尽心准备,因为很开心我的儿子又回归「正常了」。养条猫狗,时间久了都有感情呢。两个大活人在一起生活肯定会日久生情。

真的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我挺怕同性恋这事传出去丢人的,结果婚礼当天,还没来得及按习俗闹洞房,「儿媳妇」就说要给姐妹过生日走了。

面对亲戚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我只能说,「现在年轻人不兴这套了,随他们吧。」然后尴尬收场。

结了婚,也不像我想象的那样。「儿媳妇」成天不来家里住,让人诟病。我好言相劝一周来家住一两天,她答应很爽快,却一次不来。

我想着拿彩礼的钱给女方一点压力,结果「儿媳妇」带着她的女朋友来家里。她的女友特别凶,拿着聊天截图,说我的儿子在外头乱来,有什么资格威胁她。

被一个晚辈指着鼻子说道德败坏,我这辈子都没有这么丢脸。但最让我难过的是,重点大学毕业的,让我引以为傲的儿子,他的形象在我内心崩塌了。

像一个虔诚的信徒被抽走了信仰,只剩绝望。

我给儿子打电话,骂出了难听的「变态,不要脸」。

等他离开家的时候,我拉黑他所有的联系方式。对儿子是一种恨意掺杂着思念,我们有将近一个多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但是我没有闲着,我觉得这个世界上肯定有和我一模一样的家长,我要看看他们都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我还搜出了一部电影,就是讲父母如何对待孩子是同性恋的,叫『天佑鲍比』。鲍比得不到家人的理解,一直陷在痛苦中,从未得到解脱,最后选择死亡。

看着鲍比自杀,让我更加想念我的儿子。

他平时和爸爸说话都是在微信上。因为很想他,有一次我就在他爸的微信上和他说话,但还是被他看出来了。

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不如没有那场形婚。原本以为是希望,结果却是一场痛苦。

04.让我投降的,是我发现儿子的脖子上有一道铁丝细痕

讲述者:冬雪妈妈

儿子是和我在电话里出柜的。在越洋电话的那一端,他嘱咐我先吃点心脏病药,说要告诉我一件事。

自从去了国外工作,他身体一直都不好。再听到他低落的语气,我以为他查出了什么大病。电话那头一直在抽泣。我心里特别慌,问他,「怎么了,你说吧。」

儿子说,他说不出来,让我先看一部电影『喜宴』,我马上就打开来看。

直到女画家怀了伟同的孩子,伟同男友当着伟同父母的面,用英文争吵的时候,我明白了。

我马上关掉电脑,没再往后看。那一瞬间,我很冷静,但是有种心如刀绞的感觉,还有些喘不过气。我努力告诫自己,不能哭,不然会给儿子更大的压力。我挺自责的,在想是不是他去国外学坏了。我想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能不能改。

打完电话的那天晚上,我彻夜未眠。而实际上,之后的两周里,我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我每天坐在电脑前,不停地搜索「同性恋」。每当他爸进屋,我就关掉网页,不想让他知道这事。

上班的时候我也无心工作。我是做电力计算的,平时很少出错,但是那时候一个数,算十遍,十遍都是不同的数。我没有工作的心思,只想着他怎么就成了同性恋呢?坐在办公室,我也挤着时间去搜索相关信息,一旦进来人,我就关掉屏幕。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概有快两个月,从最开始的半片安定,到后来的两片,但仍旧翻来覆去。本该发福的年纪,162的身高,却瘦到了不到100斤。

我在网上找文章来看,也看了凤凰卫视拍的同性恋记录片。我开始有一点了解同性恋群体,但我不理解。

而让我真正想要理解儿子的契机,是有次过年回家,我发现他的脖子上有一道铁丝细痕。我问他,他只说是猫抓的。

那一刻,我突然好担心失去他,我怕那道勒痕是他自杀过的证据。后来,我又重新看了『喜宴』,看到伟同父母无奈地举起手,向生活投降的样子。

就像我现在的模样。

00.最后

出柜是我们「做自己」的权利,是我们爱自己的方式。但是,在出柜这件事里,我们要更懂得爱母亲。

在她们成长的年代,「同性恋」三个字是缺席的。而且,连我们自我认同都需要很多年,为什么去要求妈妈流星赶月般地理解我们?

出柜不光需要勇气,也需要智慧。请大家温柔地、有方法地出柜。别让爱我们的母亲,在痛苦中自责中明白道理。

最后,愿天下所有的母亲都能幸福,愿所有被母亲爱着的我们,都能被生活温柔以待。

祝母亲们,母亲节快乐!🌈

相关推荐:

  1. 父母眼中的GAY圈真可怕
  2. 疫情中,父亲与未出柜儿子的拧巴日常
  3. 为尽孝心,这对同志夫夫要疯了
  4. 武汉封城20天,出柜7年的我终于得到了妈妈的谅解
  5. 和BF同时出柜后,两位妈妈联手了